首页> 新闻资讯 > 热点事件 > 特朗普葫芦里的炸药:西方经济一体化
特朗普葫芦里的炸药:西方经济一体化
2018-06-19 22:38:31 198

来源:FT中文网作者:欧阳俊

编者按:

表面上G7正变成G6+1,西方公开分裂。如滤去杂音噪声,美国是寻求G7国家间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

按照过往的标准,2018年度七国集团(G7)峰会无疑是失败的。

峰会尚未开始,因美国解除钢铝关税豁免,导致其他六国强烈不满,外界定调为抗美大会。峰会期间,特朗普迟到早退、不尊重伙伴,其他首脑大为光火,导致与美对立情绪升温。会议刚刚结束,特朗普又公开在推特上攻击特鲁多,宣布撤销支持G7联合公报。42年来,峰会首次不欢而散。

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

如果只看到这些,的确可以说,西方已经公开分裂,G7经济上正在变成G6+1。然而,如果滤去各种情绪化的杂音与噪声,你会捕捉到美国向其盟国发出的一个不同寻常的信号——6月10日,特朗普离开加拿大前往新加坡参加特金会前宣称,其最终目的是寻求G7国家之间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反对贸易保护主义:

“No tariffs, no barriers——that's the way it should be. And no subsidies. …… That would be the ultimate thing, whether or not it works, but I did suggest it.”

随后,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证实特朗普与其他六国首脑的确讨论过此事。不过,主流媒体对特朗普此番表态好像并未给予重视,以为这只是他作为商人的又一个诡计,注意力很快转向了新加坡,相关报道与评论寥寥。

然而,要是熟悉特朗普的逻辑套路,了解他对世界政治经济形势的判断,就会明白:如果特朗普此番表态确是其真实意思表达,这绝不是一个可忽略的信号!

推进西方经济一体化?!

熟悉国际贸易实务的人都知道,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是自由贸易区的典型特征,通常被视为推进经济一体化的第一步,其后将是关税同盟、共同市场和经济同盟。“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这是最终目标。”难道美国正在寻求建立西方自贸区,暗地里推动西方国家内部经济一体化?

西方经济一体化!这的确出人意料。

首先,这是一个超越地理区位的新设想。传统上,经济一体化主要是某一区域内部经济体间的一体化,成员之间通常在地理上连接一起,对成员经济发展水平、制度文化差异考虑较少。

过去,欧盟、北美自贸区(NAFTA)、加共体、南方共同市场、东盟等一体化实践都莫不如此。新倡议推动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成员间虽横隔着大洋但其间并无非成员经济体。

其次,这是在传统区域一体化出现危机情况下的新设想。由于弥合制度文化差异、平衡不同利益诉求的成本高昂,除欧洲、北美外的区域经济一体化进展都十分缓慢。

虽然欧盟一度进展很快,但由于近年扩张过快,成员差异性加大,目前隐然出现危机。NAFTA更加前途未卜,美、加、墨三方谈判随时可能破裂。至于TPP、TTIP,目前基本都已停滞,尚不知何日能够重启。

第三,这是可能取得突破的一体化新设想。如果在西方国家内部推进经济一体化,那么这个设想基于共同价值,强调的是成员间经济发展水平和制度文化相似性,对于是否地理上连接在一起并不在意。

从成员来看,西方自贸区涵盖了TPP、TTIP和NAFTA的所有发达成员,而剔除了所有不发达成员。从一体化程度看,西方贸易区以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为目标,水平也高于TPP、TTIP和NAFTA。

可以说,西方自贸区将是改良升级版的TPP、TTIP和NAFTA。由于潜在成员都是发达国家,制度文化高度趋同,推进西方经济一体化只存在边境税收调节安排(BTA)和农产品保护两个大的障碍,一旦启动短期内就可能取得突破。

特朗普的逻辑

“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这是最终目标。”特朗普此番表态固然显得突兀,不符合他一贯的贸易保护主义者形象,却完全符合其一贯的逻辑。特朗普深受文明冲突论影响,坚信西方世界正面临异质文明威胁,以保护西方文明的战士自居。

而作为一个商人,他较二战以来历任美国总统更为重视经济的力量。

在提交国会的《国家安全战略2018》中,他明确表示经济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柱。按照特朗普的逻辑,为保障军事安全,过去美国联合西欧建立了军事北约,对抗前苏联的威胁。

为保障经济安全,如今也有必要联合其他发达国家建立“经济北约”,应对臆想对手的竞争。推动西方经济一体化就是这一逻辑的自然结论。

而且,以特朗普商人的盘算,一旦西方经济一体化得以实现(哪怕只是建立了自由贸易区),美国在贸易投资方面与盟国的争吵就会自然消失,企业、工人和农场主就不再遭受不公平规则的伤害,还能牵制盟国与臆想对手的经济贸易往来,完全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也就是说,特朗普的确存在推动西方经济一体化的动力。

如果西方经济一体化是特朗普的目标,就更容易理解之前他针对其G7盟国的系列举措。

特朗普一直认为,现行贸易机制严重损害了美企业竞争力,导致美长期出现大规模赤字,不可持续必须变革。

然而,欧盟、日本、加拿大对现行机制虽也诸多不满,但主要针对新兴经济体,并没有意愿推动有利于美国的改革。而且,WTO条款的更改遵行一致同意规则,所有成员方都必须表示明确接受方能生效。

这意味着,美国几乎不可能通过谈判协商更改任何条款。对此,特朗普一方面冻结法官遴选瘫痪WTO上诉机构,一方面以国家安全为名征收钢铝关税,一举打破了僵局。

如果其他成员方不理睬,那么美国将继续以国家安全为名,不断扩大关税范围。如果有成员方发动关税报复,那么美国就会趁机掀起贸易战。通过这一举措,美国将其他WTO成员置于两难境地,既难以承受报复带来的后果,又不甘心就此妥协。

事实上,欧盟、日本、加拿大眼下就进退维谷。此时,特朗普抛出西方自贸区方案,既可以减少外界对他保护主义行为的批评,又可诱使G7其他成员走上谈判桌讨论自己设定的议题。据Politico欧洲网站报道,特朗普的建议得到了正面响应,默克尔当时就表示“We’ll take it as a starting point”。

发展中国家的噩耗

特朗普的信号对发达国家算得上是好消息。但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而言,绝不是福音。

一旦美国及其盟国最终实现经济一体化,WTO不可避免将会被彻底边缘化。

在此情形下,发展中国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被排除在最发达市场之外,经济发展必将面临灾难性的打击。而且,即使被允许加入,在新的国际贸易规则下,发展中国家也不会有任何竞争优势,经济发展同样会受到严重影响。

特朗普一直宣称,WTO协定中发展中国家条款被滥用损害了美国利益,而一个成员一票、条款更改要求一致同意的规则极大制约着自我美国保护能力。因此可以想见,在美国起草新的国际贸易规则时,发展中国家条款即使不被完全抛弃也会做大幅修改,而一致同意规则将肯定会被某种有利于美国的议事规则完全替代。

很多发展中国家寄希望于德、法、英、意、日、加组成的G6,希望他们能够阻止特朗普一意孤行,维持WTO等多边机制继续运行。但是,这样的希望终将不可避免归于失望。虽然其仍在扬言对美进行关税报复,但终将因无法承受贸易战后果而不得不妥协。更何况,特朗普的一体化方案,对他们也有很大的诱惑力。此外,G7集团自诩为自由世界,具有非常广泛的共同利益,眼下的纷争只是其“家庭内部的口角”,不可能发展成为全面对抗。对此,发展中国家要有清醒的认识。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