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热点事件 > 乐视网IPO“看门人”被抓,乐视大清算开始了?
乐视网IPO“看门人”被抓,乐视大清算开始了?
2017-10-31 23:06:47 95

来源:丽尔摩斯作者:花生

该来的迟早会来!

闯下债务危机、业绩一泻千里、公司停牌半年,那个曾经卖情怀的人却遥坐大洋彼岸,忙于“辟谣”、“掐架”。股民和债主都不解,“明显的贾氏骗局,为什么不去查乐视!为什么让贾跃亭跑了?”现在,该来的终于来了。

10月31日,《财经》杂志报道,因乐视网IPO财务造假,参与其IPO的多名发审委委员被采取强制措施。

消息人士称,最终名单超过10人。

一切原本都是有迹可循的。

7年之前,乐视网上市时,就伴随着质疑和猜测。随着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和证监会原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的相继落马,乐视网贿赂证监会官员上市的证据开始浮出水面。

2017年7月姚刚被正式立案审查,8月三名发审委委员涉及乐视网IPO造假被牵连。此次是警方顺藤摸瓜,案件慢慢发酵,牵扯更多人深陷其中。

也许,现在我们终于明白,贾跃亭为什么在7月份的时候跑到美国,并且始终以种种借口拖延不敢回来。对乐视来说,此次行动可能是暴风雨要来临的征兆,或许接下来乐视将会面临“大清算”。

7年前IPO真相揭秘

2010年乐视网登陆创业板时,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

在国内网站流量排名远远落后于其他公司,而且还面临着版权不断涨价及盈利模式的可持续性等方面的问题,但是他竟然成功上市!成为视频行业第一股。

乐视网的横空出世引发各种猜测,当时就有投资顾问公司负责人在社交媒体上吐槽说:“建议发审委的委员们多向行业内真正的专家或相关服务机构咨询下再做决定。”

彼时,就有乐视网贿赂证监会某官员的消息传出。

此事的端倪在2015年11月,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就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中纪委带走调查开始揭开。

祖籍山西的姚刚,作为证监会的“二号”人物,执掌IPO、再融资审核大权长达13年之久,因此也被坊间称为“发审皇帝”。

2015年11月13日,姚刚被突然带走调查。历时20个月的调查,中纪委2017年7月20日披露,中纪委官网披露,经中共中央批准,中共中央纪委对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原党委委员、副主席姚刚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据悉,姚刚在任内曾经利用职权为他人及企业提供帮助,其中就包括了山西老乡贾跃亭的乐视网。

在姚刚执掌发审期间,其治下多人相继落马。2014年12月1日,证监会投资者保护局局长李量被调查,此前李量曾担任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2016年11月10日,检方指控,李量曾利用职务之便为乐视网等9家公司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在13年间受贿693万余元。

李量事件后,乐视回应称,“公司以及公司的现有各主要股东和公司的管理层均与该事项无关,不受到任何影响。”

其实,乐视当年的声明并未直接否认行贿一事确实存在,只是否认“行贿”与公司现任股东及管理层有关。这一回应在当时也被部分人士解读为乐视的避重就轻之举。只是当时的乐视正风生水起,这一消息没被更多关注和解读。

随着姚刚在7月20日正式立案调查,乐视网IPO造假事件开始发酵。

“看门员”被抓

2017年8月份,随着姚刚事件发酵,因牵扯乐视网IPO造假,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中的三人被带走。

创业板是姚刚在2008年升任副主席后,迅速着手筹备设立的。2012年下半年,证监会领导班子分管工作调整,姚刚不仅分管发行部,还分管创业板部和人教部。

发审委所承担的职责是一种实质性审核职责。也就是说,既要考察IPO的合规性,也要关注IPO的真实性,属于IPO看门人。但对发审委本身对IPO审核缺乏责任追究和监督,为IPO造假提供便利。

《财经》记者报道,8月被带走的委员包括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谢忠平,系亚太集团会计师事务所副主任会计;以及北京天圆会计师事务所副总经理孙小波。

大华会计师事务所董事、执行合伙人韩建旻亦被带走,他也是第一届创业板发审委委员,虽未直接参与乐视网首发申请,但据《财经》了解,亦在乐视网IPO期间提供帮助。

接近韩建旻的人却称,“印象中韩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但赶上乐视也没办法”。

根据证监会当年的公告显示,乐视IPO当日参会的创业板发审委委员是:王越豪、付彦、孙小波、朱增进、张云龙和谢忠平。

知情人士称,目前三人被关押在西南某省,已长达数月。

在警方顺藤摸瓜后,案件慢慢发酵,更多人深陷其中。至今,多名发审委委员被采取强制措施,消息人士透露,最终名单超过10人。

事实上,乐视网上市造假早有披露。根据乐视网上市公告,其前两大收入分别是付费用户和广告,其最大的广告客户北京新锐力广告有限公司,办公人员长期只有2位,但发展出了千万级的广告业务。

另外一个广告客户中视龙圣2008年营业收入为零,净亏损0.45万元,从业人员1名。但2010年的乐视网招股书披露,中视龙圣在2008年为乐视贡献了651万元的广告收入;2009年,中视龙圣营业收入8.5万元,净利润为0.23万元,从业人员2名,乐视网招股书披露,中视龙圣在这一年为乐视贡献了324.5万元的广告收入。

华兴资本CEO包凡当时就中指出:“一个排名第17位的视频网站,却有业内第一的财务指标,变戏法啊。”

如今,在姚刚和李量落马后,“湿鞋”的发审委委员被拉进来自然不奇怪。不过在现在这个敏感的时期,乐视网IPO发审委委员被秋后算账,也许意味着接下来乐视将面临一场更大的“风暴”。

是否会退市?

从山西垣曲到太原再到北京,从一位县级地税局的最底层员工一步步成长为今日互联网青年企业领袖之一,贾跃亭凭借的是敏感的商业嗅觉和赌徒般的勇气,围绕在贾跃亭身上的非议也一直没有停止。

但更多人不知道的是,贾跃亭深谙资本运作外,也颇擅长政商关系,不仅助力他多年来游走在监管和政策的红线内外,更获得了一路顺利“通关”的贵人。

在乐视网IPO的时候,曾被汇金方入股。一直以来都有传闻,汇金立方的王诚就是令完成。令完成是正在接受组织调查的时任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家族成员,百度百科显示,令完成别名“王诚”。

2014年受“令氏家族”影响,贾跃亭当时选择的也是海外停留数月没有回国,甚至同样在香港转悠一圈没有回内地。当时他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对“汇金立方的王诚是否就是传闻中的令完成”时,贾没有正面回应,只是说:“汇金立方的投资不是一个非正常投资。”

而在2013年7月,贾跃亭接受记者专访时曾表示:“令家一个亲戚在乐视Pre—IPO的时候进入,占到极低的股份,1%左右。”

那一次,贾跃亭幸运的躲过了“令氏风波”,剧情逆转,一炮而红。这一次显然不一样了。唯一相同的就是,贾跃亭再次选择滞外不归。

目前的乐视债务重重,股价一泻千里,高管集体离职,公司内部一地鸡毛。周末公募基金突然把乐视估值下调三个跌停,可能只是听到这次的风声。乐视大风暴正在席卷,是否只有退市才能收拾这个烂摊子。对投资者来说,如果能发起集体诉讼,也算是一种解脱。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