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飞越疯人院”:精神科主任带64名患者集体出走

鄢银婵 3个月前 1 热点事件

摘要: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无数人上演了说走就走的旅行,但贵阳一家医院的科室主任则为此上了头条,因为陪他“说走就走”的是64名精神疾病患者。

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无数人上演了说走就走的旅行,但贵阳一家医院的科室主任则为此上了头条,因为陪他“说走就走”的是64名精神疾病患者。

2月4日,贵航贵阳医院发布声明称,经警方确认,1月30日该院64名患者被精神科主任杨绍雷带离至贵阳市第六人民医院(以下简称贵阳六医院),目前患者具体情况不明。

贵阳贵航医院

医生带领患者集体“出走”实属罕见。这一事件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矛盾?记者调查发现,一笔牵涉8亿元的生意逐渐浮出水面……

现实版“飞越疯人院”

2月4日,贵航贵阳医院的一纸公告令整个网络炸了锅。

该份名为《关于我院精神科主任私自带患者集体离院的声明》(下称《声明》)称,2017年1月3日,贵航贵阳医院精神科的住院患者,除1名103岁老年痴呆并肺部感染患者以外,其他64名患者在精神科主任杨绍雷未经告知患者家属及监护人、未办理离院/出院手续,未申请调离/辞职等情况下,私自将患者带离医院。

《声明》表示,经警方确认,所有患者均被带到贵阳六医院,目前患者具体情况不明;同时,还有4名医师、7名护士未履行相关手续离岗。

2月4日晚上,记者登录贵航贵阳医院官网发现,在该院精神科医生介绍一栏中,仅剩一名医生挂网。

“医院认为这是一起有计划、有组织,严重侵犯监护人知情选者权、恶意违反医务人员职业操守、肆意践踏行业良性竞争规则、极大损害贵航贵阳医院利益、伤害贵航贵阳医院人感情的恶性事件。”该《声明》表示。

2月5日,记者致电贵航贵阳医院办公室,对方工作人员表示上述《声明》确实是真实的,并称事件发生后已经向包括贵阳市花溪区卫计局等主管部门通报了有关情况。

贵阳贵航医院

值得注意的是,贵阳六医院相关人员对上述《声明》并不认同。“患者都是自愿转过来的。”该院办公室人士表示,“入院前,必须手续齐全才能办理入院,因为和医保挂钩,如果上家医院的手续没办完,医保也没法转过来”。

此外,贵阳六医院这位工作人员还表示,该事件中的主角杨绍雷也尚未在贵阳六医院就职,不过病人确实有不少已经转院。

据了解,贵阳六医院为国家二级甲等综合性医院,原为贵阳铁路分局直属中心医院;贵航贵阳医院又名遵义医学院附属贵航三00医院,隶属于中央军工企业——中航工业集团公司,为国家级三级甲等综合性医院,目前仍为非营利性公立医院。

一家三甲医院患者为何会集体转至一家二甲医院?何况,据贵航贵阳医院官网介绍,该院的精神心理专科在贵州当地还颇具知名度。

一家公司准备砸下8亿重金

公开资料显示,贵阳六医院原是贵阳市卫计委下属二级甲等综合医院,是一家事业单位,后改制为营利性医疗机构。

2015年11月,A股上市公司朗玛信息(300288,SZ)发布公告,拟增资1.41亿元,获得贵阳六医院66%股权,成为朗玛信息的控股子公司。由于朗玛信息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为自然人王伟,因此贵阳六医院实际上成为民营资本控制的医院。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当中,贵阳六医院的所有董事与监事和朗玛信息及其子公司的工作人员重名,比如贵阳六医院一位监事为王春,而朗玛信息证券事务代表也名为王春;贵阳六医院一位董事名为刘隆平,而朗玛信息医药电商公司的法人代表为刘隆平等等。具体参见下表:

注:上述职位只是姓名相同,是否为同一人尚不能完全确定

在拿下贵阳六医院控制权后,朗玛信息打算大干一场。2016年12月1日,朗玛信息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拟募资6.5亿元,用于贵阳六医院的升级扩建,编制床位数由现在的300张提升至800张;同时,还将购置国内外先进医疗仪器设备,达到三级医院标准。

朗玛信息公告截图

如果朗玛信息的融资计划成功,加上当初拿下控制权的1.41亿元资金,其在贵阳六医院的总投入将高达8亿元!从朗玛信息这一系列动作,也足见其提升贵阳六医院医疗硬件、软件的强烈意愿。

另根据朗玛信息公告,贵阳六医院在2015年4月就被批准同意开展互联网就诊医疗业务,该院也是贵州互联网医院的首批试点医院之一。

不过,记者也注意到,因未按时披露年报,贵阳六医院曾被当地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单中,列入日期为2016年7月1日,随后于当年8月10日移出。

此外,2012年朗玛信息第一次上市曾经失败。原因是最终参与询价的机构数量不足20家,这也是继八菱科技后,朗玛信息成为A股历史上第二家中止发行公司,同时也成为首家中止发行的创业板公司。在经过调整后,朗玛信息二度发行终于成功。

上市后,凭借各种眼花缭乱的概念以及2015年创业板大涨的势头,朗玛信息股价一度高达288元,超越贵州茅台成为第一高价股。2014年5月15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邓舸称,已对朗玛信息异常交易案等案件展开全面调查。不过目前并未其调查结果的最终消息。

民营医院盈利难

近些年来,民营资本大举进军医疗领域,据去年8月国家卫计委公布的调查数据,我国民营医院已经占到全国医院总数的52.6%。

入场者增多,医院对医生这一核心资源的争夺也日趋激烈。每日经济新闻(微信号:nbdnews)记者搜索公开资料发现,近年来公立医院核心人才流动到民营医疗机构的情况比比皆是。比如拜博口腔医疗集团CEO邓峰原为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学院院长、协和医院急诊科主治医师于莺也离职前往私立医院等。

据上述贵阳六医院工作人员表示,该院院长也曾为贵航贵阳医院院长。贵阳六医院工商资料也显示,2016年1月22日,该院负责人变更为康正茂,而贵航贵阳医院官网则显示,其法定代表人也是康正茂。

“民间资本、社会资本介入,一方面对医院硬件环境升级改造有很大的推动力,另一方面也促进了医疗人才的流动性。”第三方医药服务体系麦斯康莱创始人史立臣表示。

尽管民营资本势头强劲,但民营医院的市场占有率却不高。去年8月国家卫计委公布的调查数据显示,民营医院床位总数为103.5万张,仅占医院床位总数的19.4%,诊疗人次占医院诊疗人次总数的12%,去民营医院看病的人次不到公立医院的1/7。

贵阳六医院的业绩也并无太大亮点。根据朗玛信息2015年增资该医院的公告,2013年、2014年、2015年(前10个月),贵阳六医院的净利润(模拟计算)分别为-951.9万元、-628.5万元、-867.6万元。

贵阳六医院财务数据(模拟)

为了解更多信息,记者2月5日上午拨打了朗玛信息董秘办电话,但无人接听。

包括史立臣在内的业内观察人士均认为,这两年不少公立医院也在扩张,同时公立医院还具备医院最核心的资源——人才,眼下民营医院的人才结构仍以退休老专家、刚毕业的年轻医生为主,优秀年轻医生在择业上仍然愿意选择公立医院。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公立医院改革是整个新医改的首要焦点。“自从2013年国务院40号文出台后,社会办医就进入了全新的发展阶段,眼下,虽然民营医疗机构和公立医院在实力上还不在一个量级,但未来随着公立医院转型、改制相继铺开,民营医疗机构又处于快速发展的上升期,二者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小,公立医院的铁饭碗含金量也会相应被弱化。”北京一家三甲公立医院刘姓医生说。

刘医生还表示,“人才荒”在一定程度上导致民营医院在接诊量上受到限制。而谈及带走64名住院患者一起去新东家时,他认为,“据我了解,民营医院的薪资待遇确实要好过公立医院,但医生的薪资也往往和自己的接诊量完全挂钩,提成金额也是按这个来确定的。”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t.kanshangjie.com/r4

对于刘医生这一说法,上述贵阳六医院办公室人士未对其置评。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