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西少爷拆伙:又一个创业公司的股权悲剧

3个月前 1 热点事件

摘要:在这些年轻人的讲述中,我们能看到合伙人、股权、融资、众筹……在很多关键环节上,这些初出茅庐的创业者们处理的轻率,为以后埋下更大隐患。

11月15日晚七点半,西少爷创始人之一的袁泽陆匆匆赶到五道口某创业沙龙活动,这比之前约定时间晚了近半个小时。活动主办方曾担忧,袁是否能如期出席。

两天前,西少爷另一创始人宋鑫在知乎上发布一篇名为《西少爷赖账,众筹的钱怎么还》,指责CEO孟兵将其“逼”走,并拖欠早期众筹股东的钱迟迟不还。在静默一天之后,14日晚间,“西少爷”官方以另外两位创始人罗高景、袁泽陆的身份发布公开信回应宋鑫指责,称其全文污蔑。主要当事人孟兵则以“新品研发”为由,表示不再对该事做进一步的解释说明。

从4月8号开业,到6月中旬宋鑫离开,在短短两个月里,这家由四名合伙人创办的明星创业公司缘何分东离西?

伏笔:毫无了解的合伙人

这家公司从第一天就存在隐患。

孟兵、宋鑫、罗高景三人在2012年年底的西安交通大学北京校友会上认识(彼时袁泽陆尚未加入)。已在投资机构工作三年的宋鑫,有了想要出来创业的想法,于是通过校友会的关系认识了有技术能力的孟兵等人。三人一拍即合,第二年4月份,成立了名为“奇点兄弟”的科技公司。由于孟兵承担了主要的产品研发工作,因此孟兵、宋鑫、罗高景的股权分别为40%、 30%、 30%。

“矛盾不是突然爆发的,在做第一个项目时就有积累”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袁泽陆如此说道。

对于第一个项目,孟兵鲜少对媒体提起,但从几篇报道中可以看到其中的影子,“我(孟兵)从13年4月份开始创业,做了奇点兄弟IT公司,后来攒了一些钱,想要换一个项目做。”。但在宋鑫的表述中,这个项目“十分失败”以至于“提起来都感到丢人”。“当时做的就是一个网页,连网站都算不上。”

回忆三人第一个项目,罗高景在公开信中是这样写的“还记得去年和宋鑫一起去天津出差的时候,一起住在30块一间的昏暗旅馆里,灭螳螂,写方案。现在想起来真是五味陈杂,我们曾经是如此信任的朋友。”

共苦经历并没有阻止矛盾的产生。5月份,孟、宋之间便开始争吵,在罗高景看来,宋鑫没有工作成果是争吵的直接原因。“2013年5月我、孟和宋创业做科技公司时,我和孟兵几乎每天都熬夜通宵写代码、赶方案,但宋却经常熬夜看小说、打游戏,基本上是我们俩养着他一个人。于是决定让宋去尝试跑业务、做BD,结果一单都没成。”

这一说法遭到了宋鑫的否认。他在接受凤凰科技专访时称,自己学土木工程出身因此不会IT技术,但对销售工作已经尽力。“通常是我们三个人一起出去跑业务,都是我负责敲开每一家公司的门,之后再由孟兵跟经理谈业务。”

业务的持续低迷,导致了孟、宋的矛盾升级。没有订单的7、8月份,两人在位于石景山的出租屋里发生了一次又一次的争吵。宋鑫认为产品本身存在问题因此才会卖不出去,而孟兵则将责任归结为销售不力。

彼时,孟宋两人已经表现出了对彼此的不满。

在10月份,由于业绩实在不佳,孟、宋、罗三人不再坚持之前的项目,开始转做肉夹馍,袁泽陆也在这时候加入,形成“西少爷”四个创始人的状态。

随着“西少爷”的走红,孟宋之间的不满在一片红火之下被暂时地“和谐”掉了。

这个团队并不是稳定架构。孟兵和宋鑫都属于个性强势的人,区别在于,孟兵会表露出来,所以会在爆发争吵时,指责宋鑫“产品有什么问题,都怪你销售做的不好”;宋鑫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强攻击性,但在骨子里,却是个非常固执己见的人。袁大多充当了调节者的角色。

升级:股权分配

4月7日晚上,在西少爷肉夹馍开业前夕,四人花了1388元买了一瓶飞天茅台,当时他们想如果如果有一天肉加馍一天能卖出一千个,就把这个酒给喝了。而在8号开业当天中午,西少爷就卖出了1200个肉夹馍。

火爆的销售业绩加上“互联网思维”的外衣,孟兵以创业明星的姿态登上各类媒体讲述创业故事。开业不到一周,便有投资机构找来,并给出了4000万美元的估值。

四个人认为这时候需要引入投资来扩大业务,但就在引入投资、协商股权架构的过程中,孟宋之间的矛盾被彻底激发。

在 5月初,西少爷四人开始与投资人开始商讨有关投资的细节。据袁泽陆介绍,当时孟兵提到为了公司之后在海外的发展,希望组建VIE结构,他的投票权是其他创始人的三倍。由于孟兵的口气比较随意,袁、宋、罗都没有太在意。但不久,在孟兵转发给他们拟好的正式合同里,增加了组建VIE结构、增加孟兵投票权这两项,“当时我们都感到很意外”。

宋鑫的说法略有差异。宋鑫表示,在与投资人共同协商时孟兵并没有提出三倍投票权,他直至看到那封邮件才知道孟兵给自己增加了投票权。“早上高景躺在床上翻手机,看到那封邮件,就拍我的床把邮件给我看。当时我们俩都特别震惊。”

宋鑫担忧的是,孟兵的投票权超过了50%,那么自己是处于一个被动的地位,可能会因为他的决定而被出局。而袁泽陆也感到不满,感觉自己的权力被削减。

按照孟兵的解释,当时之所以会提出三倍投票权,是因为在公司决策过程中需要有一人能够保证话语权,以便于公司的管理和决策。但宋鑫称,当时孟兵给他的说法是,自己没有安全感,暗示担心被夺权。

而为何会没有另外三个合伙人的明确同意,在合同中增加该条款?孟兵没有向凤凰科技直接回应,而是称“以袁泽陆的回答为准”。袁是这样说的,“可能当时投资人向他提了这样一个建议,依照我对孟兵的了解,他跟我们这么提了一下,我们以为他随口一说就没有表达出反对,而他可能以为我们默认了。”

随后在5月中旬,袁泽陆、罗高景做了让步,表示2.5倍投票权可以接受。袁希望双方都下一个台阶,所以提出了2.5倍。

孟兵妥协了,说没问题。但宋鑫没有同意。

宋鑫给出的方案是,如果是投资人的意思要增加孟兵的投票权,并保证自己30%的股权不变那么他就同意。但在袁泽陆、罗高景看来去见投资人不是一个好的处理方法,这意味着将内部矛盾公开化。

此时,袁泽陆对宋鑫的不满也已产生,“孟兵在很多时候会做出让步的,但宋鑫不顾大局只顾自己有些自私,那个阶段公司事情进展很慢。”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