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热点事件 > 方毅:做有节操的送水工
方毅:做有节操的送水工
2013-04-02 10:22:22 53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这次见到个推创始人方毅是在上海虹桥火车站的咖啡馆里。当看到这个30+的男人一副校园范儿地背双肩包穿红格子衬衫喝着红茶发邮件,听这个浙江大学计算机科班出身的人说起《易经》里的乾卦六爻,你真心会有一种可能性无限的混搭感。

"个推’今年预计实现五亿用户。”去年10月到现在短短四个月,用户数破2亿的战绩让方毅对今年用户数增长有了这样的预期:“应用领域的更新也不断在尝试做,到年底一定能做出五六个。另外今年很重要的事就是在这个平台上长出商业模式,除了SAAS模式,现在我们正在做一个媒体联盟。”

2013年方毅要做的,用以上3件事概括。他称是一个“不断试错、小步稳进”的节奏。

“个推”这个还为普通用户陌生的名字,在移动互联开发者中却颇为人所知,推出短短四月后,成了中国最成功的SAAS服务商之一。用通俗的话讲,如同美国西部早期掘金时代很多人通过卖水获利,“个推”做的也是送水的生意。为Android开发者提供应用推送方案,App接入个推之后,开发者可以在应用推送功能上节省开发成本,达到节省资源、保证应用推送功能质量以及省流量和省电的效果。

“按《易经》的卦来看?现在‘个推’算‘飞龙在天’了吗?”《环球企业家》记者问。

方毅抿着茶,定了一两秒,笑了:“应该还是在‘现龙在田’的积蓄阶段,等‘飞天’。”

但明显已不算是初创期的“个推”,目前被高速推向了移动互联网业界和风投的视线中。除了实现与新浪、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的合作,如网龙、唱吧、啪啪、应用汇等当下最火的移动端应用也都引入了个推的推送功能。第一轮融资由中经合领投,融资规模在五百万到一千万美元,第二轮的融资也刚刚结束。

根据公司自己提供的数据:3月5日0点,个推累计注册用户数超过2亿,目前他们累计接入应用个数超过3000个,每日分发消息数超过2.5亿,使用个推推送服务的应用每日平均注册用户数超过百万。

方毅一边说着安卓版消息管理器刚刚推上线,一边背着双肩包奔赴张江和几家公司去谈合作,背影就像一个真正的少年。从大学起历经三次连环创业,这个乐观向前的白羊座大男生脸上没有一丝倦容。

过去未来都是双刃剑

按方毅的四段论看,2013年中国的移动互联网业将跳出混战期进入延伸阶段。这一阶段大公司开始聚焦,小公司开始站队。传统互联网公司和互联网模式开始迁移到移动终端上。

而广告模式、网盟模式经过 2012 年的乱撞,预测 2013 年会在行业洗牌之后,有一些公司开始获得正常的现金流。这也是业界普遍认同的,2013 年将会成为移动互联网创业能力的分水岭。

研究生时学的就是计算机,也是从那时起,方毅就开始了创业的探索。经历了硬件开发商、软件开发商到技术提供商的混搭路径,几度定位之后,迎来个推的横空出世。

2005年时的“备备”—一种能够自动备份手机通讯录的移动电源,2007年时的云端通讯录备份。两次做通讯录备份的经历让他知道了“高频、刚需”这样一个趋势。于是方毅的第三次创业开始了,做移动通讯应用—“个信”,点对点走移动互联网流量通道来发免费短信。

“个信”在2010年10月推出,虽然积累了千万级用户,但是商业化模型构建复杂。帮助了用户省钱,但并没有从中获得相应的收入。曾经尝试过挑选一部分用户来推送广告,向广告主收费,但用户对此十分反感,卸载率很高,不得不停止这种方式。直到2011年微信出现了,方毅才感觉错失了先机,也正是当年第三季度,他正式决定转型做个推。

那是方毅创业来最揪心的时候。公司人员还面临峰值,战略迁移、裁员转型,一系列的艰难选择,是继续孤注一掷还是紧急刹车?这是个问题。“如果投入一百万到个信,能赚到一百五十万,那可以,我们能放心大胆地去做。”但对微信或类微信领域将来可能出现的垄断,尤其在当时并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董事会共同决定—放弃“个信”,专做“个推”。

创业三次之后,“个推”终于横空出世。当新浪微博的私信、@、评论等提示每天服务呈几何级的用户时,方毅找到了他想找的“刚需、高频、乐享”的产品,并把这六个字贴在了他杭州办公室的产品区。

潜水艇的商业发梦期

方毅知道,商业模型之一SAAS做不了很大,每年有四五千万级的收入几乎已经是峰值。现在个推转向新浪微博、百度这样的大客户收费,而对用户数量百万以下的中小开发者的应用是免费开放的。

如何在这个平台上长出商业模式,如何吸引更多的开发者使用SDK,显然是方在眼前的重大课题。

在个信的经验中,方毅也知道直接推广告位是一定不会做的一件事,因为用户会反感,卸载率高达30%。如何做让用户不反感的事并实现产品的盈利,方毅心中的蓝图简单明晰,并已着手在做—基于媒体联盟模型的广告分成和应用领域的更新尝试,以期进行应用分发。

记者问他,你会担心大佬抄袭或者与大公司的合作到了一定阶段别人自己开发推送这一块吗?他说,我不担心。他的逻辑仍然直接而清晰:一方面大公司不一定看得上这一块,如果把移动互联网天下分成15份,他们那12份就够见刀见血伤筋动骨了;另一方面,第三方来做推送显然更客观,用户更能放心选择和接受;第三,因为站位早,不断在细节上进行优化也无形中增加了被替代的门槛。

此外,方毅不担心合作伙伴搭建自主平台的一个重要因素还在于,他认为节约流量和耗电量是“个推”在竞争激烈的市场里很凸显的实在优势,除此之外,考验的是后端并发能力,这使得“个推”在成本控制上具备较大优势,它的费用通常只是开发商自己搭建的十分之一。

“做好让用户可以轻易把你替换掉的准备,用户才会决定用你,你也会不断做得更好。”方毅的逻辑思维这回跳脱了一些,但绝对是高情商的一个体现了。他说,这样自己也能够随时保持一种忧患意识,不断地优化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让自己“不轻易被替换掉”。

“个推”承担着所有的推送技术,犹如给挖掘金矿的矿主们送水。但具体的推送主要仍由开发商自己管控,但方毅同样会担心信息推送对用户造成的打扰,因此也设置了后台的总开关。

他最希望未来能够在合作伙伴中建立一种联盟或模式,可以网状互荐。“用户体验始终是最重要的,要做有用又让他们不讨厌的事。而且我认识所有金矿的矿主,未来说不定能搭建成一个贸易的平台。”这是不断微创新中的方毅所想的大未来。

有着无限可能性的“个推”,无论是“在田”、“在天”还是别的什么,不能否认的是现在它处的是最有资格做梦的时期。而他的主人方毅,在历经了三次创业的失败后,脸上丝毫没有被“摧残”过的印记,这时他有点腼腆地打了一个比方:

“个推现在是一艘潜水艇,但我们并不要那么快就浮出水面。还是潜伏着把功底打扎实了,那么有一天,大潮退去潜水艇也会登上好望角。”

潜水艇也有登上好望角的梦想,记者表示有点有趣和惊奇。然后方毅又打了比方概括了自己所想的商业模式:“移动互联网界大家都在挖金矿,我就从旁做一个有节操的、靠谱的送水工吧。如果有一天我可以给金矿主们搭一个彼此贸易的新的平台,是大是小,那都很酷。”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