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界动态 > 赢鼎教育半年考:“AI+教育”独角兽的诞生
赢鼎教育半年考:“AI+教育”独角兽的诞生
2018-08-07 10:24:00 79

来源:商界新媒体作者:何适

7月30日晚,半年财报发布不到十分钟,王海涛接到了第一通投资人的电话。

上半年,赢鼎教育营收1.05亿,净利润3200万。当整个K12在线教育行业深陷大把烧钱、盈利无门的商海泥沼,赢鼎,成了中国人工智能教育领域最赚钱的企业。

接下来的三个小时,十几家基金先后向王海涛表达了投资意向,想要约个时间,来赢鼎看一看,聊一聊。

王海涛更新了一条朋友圈,“在商业模式升级的一年里,有些人看不懂赢鼎的打法,我都一笑置之,这就是赢鼎人的自信。”

这一年,频频在媒体露面的王海涛选择了沉寂,江湖质疑声四起,高手自岿然不动,他在静待继高考报考之后,赢鼎在教育市场的新一轮爆发。

商业组合拳

2016年下半年,赢鼎在最辉煌的时候,革了自己的命。

高考报考业务,免费;一点马•高考名师机器人,问世。在王海涛的商业构想中,前者作为流量入口,后者作为高利润产品,组合成为赢鼎新一阶段的双重引擎。

然而,资本市场并不买账,毕竟从2015年到2016年,高考报考先后为赢鼎创下了1.41亿和1.82亿的漂亮业绩。

新产品“钱途”未卜,主营业务却宣布“免费”?

其实,所谓高考报考业务的免费化,是不再按单个产品收费,而是对代理商收取年度服务费。“这就像当年的卡巴斯基,一个一个地贩卖着杀毒软件账号,待360使出免费化的一技截杀,流量瞬间引爆。”唯一不同的,杀毒软件行业的更迭,是从卡巴斯基到360的外部革命,而高考报考业务的迭代,是赢鼎内部的自我革命。

革命的初心,源于一个教育行业老兵对于行业痛点的敏锐追踪。

东北小伙王海涛的发家史,肇始于他在长春考研培训市场淘来的第一桶金;2010年,只身来到高校云集的北京,他发现随着大学扩招,就业市场上的毕业生供过于求,当即转换赛道,做起了就业咨询;渐渐地,王海涛意识到,大学生就业难,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高考报考时院校和专业选择的决策失误,2012年,赢鼎进军高考报考咨询……

三年后,率先杀入这片蓝海的王海涛,带领赢鼎教育挂牌新三板,被誉为“新三板黑马”。

与此同时,高达90%以上的毛利率招徕了同行们眼红,竞争者跃跃欲试,王海涛却当即宣布主营业务免费,把高考报考做成了一门渠道生意。

回溯中国式教育体系,高考只是衔接K12教育与高等教育的一环。赢鼎的高考报考业务,虽是刚需,却只是阶段性、低频次的需求,对于绝大部分考生和家长而言,只有单次消费的可能。所以,把高考报考作为流量入口,开发可持续、高频次的K12教育产品,才是直击行业痛点的王海涛式打法。

从“六月市场”拓展到“K12市场”,一点马·高考名师机器人,是王海涛全新的秘密武器。

好莱坞式打法

教育行业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线下面授型企业,挣钱易,扩张难,以新东方、好未来为代表;第二类是在线教育型企业,扩张易,盈利难,以51talk、VIPKID为代表。

凭借着一点马,赢鼎教育趟出了第三条路。

极佳的教学效果,搭配可规模化的商业模式,构成了赢鼎的护城河。“别的教育企业,是开话剧店的,赢鼎是开影视公司的。”看似天马行空的类比,背后是王海涛关于行业趋势的准确预判。

关于教育行业的发展,王海涛提出了一个广为流传的五段论:话剧阶段、视频网站阶段、影视公司阶段、人工智能+影视公司阶段、人工智能+影视公司+服务阶段。

线下教育机构大多停留在话剧阶段,不停开班,反复授课,教师水平不一,扩张速度缓慢。“这就如同话剧表演,终将沦为小众文艺青年的艺术阵地,而真正适合大众的文娱方式,是随时随地可以观影的好莱坞大片。”

于是,企业纷纷发力在线教育,推出了各式各样的教学视频,却鲜有引爆市场的“大片”,画虎不成反类犬。究其根源在于,内容海量且参差不齐,难以一举抓住消费者眼球。

王海涛意识到,只有影视制作的水准才能保证优质的教学内容,从而真正实现规模化扩张。影视化的基因,自创业初期,便流淌在这个老兵的血液里。

2009年的长春,王海涛的考研培训班里,没有讲台,只有荧幕,没有老师,只有录像。乌泱泱的学子挤满教室,认真聆听着荧幕上各科考研名师授业解惑。

2015年的北京,王海涛的一点马研发团队,编写覆盖高中3年、9大学科、20000个知识点的教材体系,遍寻国内一线名师,精心录制授课、解题、知识点解析等全方位教学视频,载于高考名师机器人的产品之内。

从录像带到一点马,变的是载体,不变的是内容至上。

教材+名师+制作,完美复制了“编剧+卡司+后期”的好莱坞大片打法,但这仍然停留在教育行业的第三个阶段,只有辅以人工智能和渠道服务,才是最完美的教育生态。

以人工智能为例,一点马的纸笔互动完全还原在校学习场景,大数据系统及时反馈、指导学生个性化的学习效果。今年4月,赢鼎联合香港科技大学设立人工智能实验室,为一点马未来的产品迭代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至于终端服务,则是赢鼎打通产业闭环的最后一公里。“教育一定需要终端渠道,因为教育产品的消费路径太长,从试听、体验到租借、购买再到监督学习、答疑解惑,都必须依靠线下门店,和学生建立起有效链接。”

在赢鼎的商业模式里,教育从一个纯服务业,被重新结构成内容+产品+服务业,其终极目标,是给予学生最佳的学习效果。

“效果模式就是无敌模式”,打造全中国效果最好的教育企业,是王海涛的愿景所在。

教育资源的搬运工

王海涛的办公室里,摆放着两座漫威英雄的模型和十大元帅的雕塑。

如果前者代表了他所深谙的好莱坞式打法,后者,大概暗含着他对抗教育资源不公的决心和勇气。

据《2017中国高中排行榜》显示,中国优秀的高中教育资源主要集中在以北京为核心的华北地区(35%)和以上海、浙江为核心的华东地区(39%),相比2016年两地区进入百强榜的学校数量增加11%,中国优质的教育资源进一步向东部地区倾斜。

“而在许多偏远地区的学校,没有教得了130分以上的数学老师,更没有做化学实验的器材和实验室。”浸淫教育行业多年的王海涛,对于全国范围内教育资源分配的严重失衡,深有感触。

于是,一点马的宣传册上,赫然印着:让全国各地的孩子都能够平等地享受“超重点高中”的教育资源。

两个月前,成都的一所县级中学,购买了22台一点马产品,用于教育扶贫,资助成绩优异的贫困学生,这和王海涛致力于教育慈善的初衷不谋而合。

做慈善,资助穷人是一种方式,资助精英对国家的意义更大。正如马克斯·韦伯所说,“一个国家的落后,往往不在于民众的落后,而在于精英的落后”。

2017年8月,赢鼎教育发起了“中国少年领袖公益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每届遴选5000名顶尖高中生,每年捐赠价值超过5亿元的产品和服务,提供高考报考多对一、一点马•高考名师机器人、高考大师课、《开讲啦》栏目指导等四大服务体系。

2018年3月,在叶茂中团队的操刀下,赢鼎冠名中国首档青年电视公开课《开讲啦》。王海涛觉得,这不只是一场单纯的营销战役,更是赢鼎献给中国青年的一场知识盛宴。

从长春到北京,从北京到一点马目前落地的612座城市,王海涛和他的团队,正在把中国最好的教育资源,搬运到每一位学子的书桌上。

写在最后

赢鼎的办公大厅里,有一块实时更新的显示屏。上面是高考报考和一点马两大主营业务的落地情况,旁边滚动着学生们使用一点马学习的实况。

王海涛习惯每次进办公室前,瞥一眼墙上的屏幕,一切了然于心。

“过去的一年,我们主动转型,既夯实了业务根基,又迷惑了对手。”从倚靠高考报考一条腿走路,到高考报考和一点马的组合拳出击,赢鼎交出了这份漂亮的2018半年财报。行业加速洗牌,唯有赢鼎傲立潮头。

AI+教育,这片时下厮杀火热的红海,迎来了最赚钱的独角兽企业。

王海涛相信,赢鼎教育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