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界动态 > 在小城大妈的身上,我见到了互联网下沉的威力
在小城大妈的身上,我见到了互联网下沉的威力
2018-05-04 14:07:05 109

来源:首席人物观作者:子璇

我在医院见到郇芳时,她正迈着小碎步往病房外跑。被我拉住也顾不上多说,只是亮出手机里的小视频“用塑料造假大米”,火急火燎的,“我去护士站让那些小护士也看看”。

郇芳是小视频应用的深度用户,最近痴迷一位叫朱之文的农民歌手,山东本地人,60后,七年前参加《星光大道》,在总决赛拿了第五名。

“大衣哥”朱之文

郇芳以为他很火,因为“西瓜视频上全是他的事儿”。我告诉她,这只是因为系统知道了她的爱好,她看什么视频多,西瓜视频就给她放什么。听罢她咯咯乐,“怪不得上瘾呢!”

她在6年前用上第一台智能手机,是儿子淘汰的诺基亚5800。拿到手机的第一周,她跟老伴一直在看全国各地的风景图——用他们的话说,不用花一分钱就能到处旅游,不累又安全,美事一桩。

再后来,手机越来越成为老两口的心头好,儿子给买的平板电脑、网络电视就都成了摆设。

郇芳对小视频的沉迷始于微信。总有人在微信群里甩出各种各样的短视频,几秒钟就能看完,比戴起老花镜看文字方便多了。

如果说微信里流传的小视频是打发时间的小玩具,西瓜视频就像吸噬时间的怪物——电视机不开了,以前爱开的爱奇艺和腾讯视频也再没打开。

“不愿意看那些长篇大论,这上面的视频几分钟就一个事儿,多好。”机器算法很快掌握了这位山东大妈的喜好,推送的戏曲、朱之文演出视频总让郇芳觉得看不够。

就连躺在医院的这些日子,郇芳都离不开手机,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看视频。大夫警告她这样会得青光眼,但她忍不住,偶尔出去溜达,也惦记着赶紧回去玩手机。

“看这些小视频的时候,就什么烦心事都忘了”。

徐兰的手机如今像只存钱罐,经常发出硬币碰撞的声音,那是几个名字后缀都叫头条的APP又在提醒她挣金币了。

“挣钱”是这位70后家庭主妇的梦想,但她没什么真正实现的机会。

她在三十岁出头时开始照顾卧病在床的母亲,整整伺候了8年,期间没有工作,日子也过得紧巴巴。母亲去世后,她短暂工作过三年,又因为父亲病重回归了家庭。

她尝试过不少挣钱的路子,比如卖安利产品。一位济南朋友带她入了坑。但身边的人不认这些,进来的货多半都自己用了。

后来她又从网上学习刷单——先掏299元加入一个专门教宝妈刷单的“公益”组织,每在京东淘宝等网购平台完成一笔刷单,就有一两块钱的酬劳。但刷不够300单,会费就不再退。而刷单任务全靠组织分配,每月只有零星几单,到后来就根本抢不到了。

徐兰没挣到钱,299的入会费也打了水漂。受骗后,她不再从网上找兼职,直到邻居收了她当东方头条上的“徒弟”。

看新闻也能挣钱,这件事情让坚持认为“一分钱也是钱”的中年妇女彻底兴奋。很快,她下载了今日头条、东方头条和趣头条这三个资讯App,也把账目算得很清楚:

以东方头条为例,看首页推荐的一篇文章或是一个小视频会得到10个到20个不等的金币奖励。她还招收了三个徒弟(即她按照规定操作邀请到的下载用户),每个徒弟浏览内容挣到的金币,会乘双倍后奖励给她。

算下来,在东方头条上,她每天可以挣到两块钱左右,一个月就是60元,“充话费的钱就有了”。

现在,每晚10点之后是她的“刷任务”时间,此时,父亲已睡下,家务也干完了。

东方头条的任务界面

这两天,在市区打工的表姐也找到她,想成为她的徒弟下载这些App——队伍壮大后,徐兰每天的收入可以涨到3块多。

徐兰最近提过一笔现,2个月的时间里,几个App的收入总计100多块,她对此很满意,“看来不光够充话费,还能买点心”。

她似乎又重燃了对挣钱的兴趣,比如鼓励上高中的女儿尝试当唱歌主播,或者提醒她今后要研究投资和基金。经历过失败的婚姻,年轻时没能闯一番天下,她现在把希望都放在了女儿身上。

下午一点多,张梅刚吃完午饭,她在酒店大堂角落找了把椅子坐下,开始刷手机。

这位46岁的酒店兼职保洁员有着忙碌的一天:早上4点多醒来,去楼下早点摊帮工;干到8点多,赶到家附近一处集合地,等待一辆面包车把她带到酒店做卫生——这家酒店在两个县区的交界处,离家很远,只能靠面包车往来——干到下午6点,面包车再把这车人送回来。

张梅的儿子在四川上大学,即将毕业,在当地找了份实习工作。事实上,因为离家太远路费也贵,儿子上大学后就很少回家。

张梅跟老公的生活被几份工作填得满满当当,刷手机是她为数不多的消遣。她喜欢看搞笑和美食类视频,“别的就没什么意思了”。

休闲娱乐的短视频没有让她上瘾,但是拼多多做到了。

逛街中的女人就是自己心中的女王。对于张梅来说,这种体验在动辄全场9.9的拼多多里来得最热烈——就像经过撤店大甩卖的商店时,不扎进去花点钱就是女人的损失。

张梅是偶然迷上拼多多的。一次意外骨裂后,她在医院住了十几天,回家又打着石膏被困了些日子,那段时间,逛拼多多成为她最大的乐趣所在。

“我不放心那些吃的,就是买点床单、被罩、卫生纸、鞋子、棉袄之类的日用品,都特别便宜。”相对于张梅3000左右的月收入,10块钱一条的裤子、夏季网面鞋都不算贵。

不过,买着买着就成了习惯。

从受伤至今的3个多月里,张梅每天都打开拼多多签到,奖金攒了接近20块。除此之外,她还可以通过分享红包获得额外收入,每次几分钱到几毛钱不等——尽管分享出去后很容易被朋友当骗术,但真金白银的收益还是让她乐此不疲。

拼多多上的签到、拆红包领奖励

我生活的淄博在山东经济排名还算靠前,虽然为此付出的代价是空气质量巨差。

而我认识的这几位大妈,她们居住在淄博不同地段,收入不同,生活境况也大不相同,最大的共同点:都是手机重度用户。

钻研用户下沉的互联网公司们,精明地抓住了赚钱和娱乐这两项最重要的驱动力。

于是,大妈们可以为了几块钱,把同一个链接甩进所有的微信群,拜托亲友帮忙拆红包;也可以因为几块钱,成为某些App的最忠实用户,如同对待上班打卡一样,勤恳地完成每日签到任务,为互联网公司们的DAU作贡献。

大妈们对于刷小视频的热情,也丝毫不逊于年轻人刷快手和抖音。

越来越多的数据证明:更多中老年人拥抱了移动互联网。

根据Quest Mobile 2017年12月发布的数据,70后及以前的年龄段人群中,已经有700多万用上了移动互联网,是00后的近两倍,其中八成以上来自二三线及以下的城市。此外,极光大数据在今年Q1移动互联网行业数据研究报告中称,相比其他年龄段,45岁以上人群更偏爱西瓜视频和今日头条。

在我看来,这确实让我的小城生活多了些改变。

拼多多、各种短视频和资讯类App,成为把大妈生活接入网路的几个主要端口,也为她们造就了一场不亚于广场舞的全民运动。虽然机器算法对她们的喜好、习惯了如指掌,但更多新鲜词儿也闯进了她们原本固化的世界,于是我突然被老妈问区块链和比特币是干嘛的,也会被奶奶问,“听说华为手机最近挺火?”

而对一名95后独生子来说,出门在外时,我不用再惦记着是否要给爸妈买条宠物狗,回家也听不到“低头族”的指责,无形中淡化了许多矛盾。

我的编辑最后发问:

你身边的大爷们都喜欢用手机玩什么?我回复了一个省略号,然后答道:要么不玩,要么看老婆玩什么就要一起玩。

嗯,似乎确实是这样,抓住了三四线城市的大妈,也就占据了互联网下沉的核心堡垒。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