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请回答,2017!

于东辉 17天前 0 商界动态

摘要:冬“如果再审判我无罪,那才是我最好的新年礼。

“如果再审判我无罪,那才是我最好的新年礼。”

2017年1月1日,内蒙古西部巴彦绰尔市一间乡下的民宅里,农民王力军向电话那头的记者说出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王力军在当地种玉米,农闲时收购其他农民的玉米卖给粮库赚些差价,2014年秋后到2015年春天,他靠这种营生赚了6000多块钱。

王力军没想到这6000块钱差点儿让自己摊上了牢狱之灾:2016年4月,巴彦绰尔市临河区人民法院以违反《粮食流通管理条例》相关规定为由,以非法经营罪判处王力军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并处罚金2万元。

王力军没上诉,毕竟不用去监狱里服刑,王力军对这个判决结果已经知足了。但没收、罚款加上审案期间的花费,王力军损失了几万块钱。“我要再种10年玉米才能把这些钱赚回来”。

王力军没想到整个事件会峰回路转。经媒体曝光后,最高法院责令巴彦绰尔中院重审此案。就在一天前,《人民法院报》发文,认为王力军从粮农处收购玉米卖予粮库,在粮农与粮库之间起了桥梁纽带作用,没有破坏粮食流通的主渠道,没有严重扰乱市场秩序。

这让王力军喜出望外,他盼着法院判自己无罪,并归还那26000元辛苦钱。

就在王力军充满希望等待重审结果的时候,千里之外,山东聊城的看守所里,23岁的于欢也在焦急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审判。2016年4月,在母亲受辱、报警无果的情况下,于欢把一柄水果刀插进了辱母者杜志浩的腹内,并导致后者失血而亡。

一个月后,于欢等来了判决结果:2017年2月17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而就在同一天,那个巴彦淖尔的农民如愿被判无罪,并拿回了26000元钱。王力军对媒体硬气地说,他还要去卖玉米!

2017年的1月1日,刚刚来到北京的应届毕业生李文星心情不是太好,他刚刚被一家信息公司录取试用,这里的工资只有4000块,比他的心里预期相差了2000。“985的毕业生怎么这么难找工作?还不如一所二本学校的毕业生。”他和一个同学抱怨。

这一天,同样对自己的事业充满忐忑的还有43岁的演员吴京,他在微博上晒了一句:“老婆说,2017年我会狠狠的爱你的。”

此前6个月的时间里,吴京已经把所有的精力、时间、心血都投在新片《战狼2》上,此时来自妻子的温情也许是对他最大的抚慰。半个月后,当他的摄制组在南非遭到抢劫时,他不无沮丧地感慨:“战狼的路还很长啊!”

他那时候不知道,他距离自己人生最辉煌的巅峰只剩下6个月的路了。

王力军很快明白,事情不止宣判无罪、归还罚款那么简单。

错了,不能算了。

在律师的帮助下,2017年的4月10日,即巴彦绰尔中院宣判他无罪的两个月后,他正式向政府递交《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书》,索赔38万元。这大概是他倒卖60年玉米的收入。

4天之内,巴彦绰尔市临河区公安局和临河区法院先后受理了王力军的申请。

但此时王力军早已不是舆论的关注点:三周前的3月23日,《南方周末》刊发记者王瑞锋采写的报道《刺死辱母者》,披露了于欢案的经过。被朴素伦理观所激发起来的愤怒瞬间烧遍整个社会层面:媒体、自媒体、官方、非官方,所有人都在追问聊城的法官一句话:那种情况下,你还能让于欢怎么做?!

对社会正义的关注还体现在同时期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上,侯亮平、李达康,成为这个时候国内最热的名字。《人民的名义》编剧周梅森对媒体感慨地说,自己认识的许多官员都“进去”了,包括饱受争议的原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据说开始《人民的名义》剧情中涉及的最高级别的贪官是正部级,但“上面”的领导看了剧本后,建议把贪官的级别上升到副国级。

而2017年中国现实反腐大潮的力度和精彩度丝毫不逊于剧情,在这一年,一共有18名省部级以上的“大老虎”被立案审查,而原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则成为近年反腐大潮中第6位落马的副国级高官。

2017年的夏天属于吴京。他高举的胳膊上缠绕着五星红旗,就那么昂扬地、骄傲地走过了整个夏天。

此前他对朋友说,《战狼2》失败了自己就当烈士,除了身家性命,他把一切都压在这部片子上了。

7月27日,《战狼2》公映。83小时后,票房破10亿;8天后,破20亿;16天后,破40亿;入秋后,最终以56.81亿人民币收官,位列全球票房榜第55名。

以“北京文化”领衔的14家出品方和7家发行方都赚得盆满钵盈。而吴京本人,有媒体给他算账,净赚16亿。

如果只是票房奇迹当然无法准确体现《战狼2》在这个夏季的影响力,这部电影激发出中国社会空前的民族自豪感,人们从这部经典好莱坞“拯救”式的英雄片里看到了中国的大国形象,这让他们激动不已。毕竟,相对于李小龙式的功夫片,《战狼2》在民族自强的表达层面实现了质的超越。

当然也有人对这种民族情绪的热度表示出谨慎的担心,但任何批评的言论都显得不合时宜并会立即遭到铺天盖地的反击。

世界在适应一个新的中国,中国在适应一个新的自己。

这个夏天最冷的地方无疑在天津市静海区G104国道旁的一个水坑里。

7月14日,《战狼2》公映的两周前,人们在这里发现了溺水而死的李文星。

怀揣着月薪6000元的期待,这个985高校的毕业生通过网上招聘找到了一家天津的公司。李文星对过于顺利的入职感到担心,他对朋友说,这怕是一家传销公司,但还是决定去公司看看。

这确实是一家传销公司,他过去“看看”就再也没有回来。

一个求职少年之死让很多人在这个夏天感到不寒而栗:我们身边竟然存在着一个黑暗世界,而这个黑暗世界存在得如此长久、如此坚韧、如此邪恶。

李文星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社会对于传销痼疾的关注和行动,对于传销行业的清理随即雷厉风行地展开。

对黑暗势力的清算不仅仅只针对传销,在清理传销窝点行动的几乎同一时间,山东聊城警方也一举端掉了涉及于欢案的黑社会组织,18名黑社会成员除了杜志浩被刺死之外,其余17人全部落网。案件中有渎职行为的警务人员被追究责任并给与惩处。而于欢案本身也在各方的关注下得以重审,2017年6月23日,于欢由无期徒刑改判有期徒刑5年。

就在于欢案重审当日,一则微博在中国的互联网上迅速传播:“这一刻,我无心恋战,只因想念你,刘国梁”。这一天,几名中国乒乓球队的国手拒绝参加世界乒乓球巡回赛的既定比赛项目,以表达对主教练刘国梁被突然解职的抗议。支持和谴责的声音在网上掀起对撞的声浪,人们越来越习惯在网上参与公共事件,并力图让这种参与产生现实的成效。

吴京依然很忙。

2017年11月10日晚,他拄着双拐出现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的舞台上。他在拍摄一部新片时受了伤,这部新片马上就要在全国“公映”,新片的名字叫《功守道》。

这是2017年阿里巴巴双十一盛典的现场,站在吴京身边的是盛典的主人也是《功守道》的主角——马云。马云用一部武侠短片圆了自己的太极梦,而接下来,一年一度声势浩大的“双十一”则上演了一部现代商业神话:活动开始后11秒销售额破亿,3分钟破100亿。

100亿,两部《战狼2》!

这一天天猫一家平台上的销售额就达到1682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相当于王府井百货全国52个门店在2016年销售总额再乘以6!

科技的进步在深刻改变着中国,这一年,一个又一个来访的外国领导人回国后,向本国国民讲述在中国看到的不可思议的变化。只用一部智能手机,中国人就几乎解决了一切生活上的问题。

当然,也不是所有问题都可以用智能手机来解决。

2017年11月23日,感恩节。

这一天按惯例要出现在朋友圈里的感恩温情被一支针扎破了。

前一天夜里,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的托管幼儿家长,在自己孩子的身上发现了针眼。后来证明,针眼是老师留下的。虐待幼儿的其它恶行也随即曝光,当然,随真相一起迅速传播的,还有谣言。

虐童,在一切恶行中,远在人类所能容忍的底线之下。而那些幼儿的父母们,在强烈谴责恶行的同时,也把不安的目光投向自己孩子的身上。《财经》杂志此后的一篇报道中写道,虐童事件后,幼儿园老师觉得和家长的关系变得怪怪的:“每天早晚,老师们还是会在幼儿园门口接送小朋友,可双方的笑容里多了些尴尬”。

人们发现,人际间的信任如此脆弱,脆弱到经不起一个小小的针尖。

虐童事件掀起的风浪不仅仅把涉案人员送进牢狱,更把幼儿教育这个民生大问题送到了政府工作的日程里。一个月后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解决好婴幼儿照护和儿童早期教育服务问题”被写入会议决议。

这个秋天,一个又一个问题被列到政府要立即解决的名单上。就在虐童事件曝光的4天前,一场大火让北京市政府痛下决心解决违建问题。在霹雳手段下,带着理解或不理解的情绪,一批又一批“北漂”离开这座他们曾经寄予梦想的城市。

这一次,他们要错过一个前所未有的、干净的、湛蓝的冬季。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