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界人物 > 谁是赵长鹏?
谁是赵长鹏?
2018-05-01 11:43:32 128

来源:36氪作者:yanyan、唐

赵长鹏暴富的背后,并不是偶然。

一个一线基金作为原告,把一家创业公司告上法庭。此事之罕见,创投圈的人议论不断,“纠纷常有,一般都是私了啊。这次是真的看不懂。”

红杉资本于去年8月就投资币安进行谈判,截至2017年12月14日,赵长鹏的团队对红杉资本表示,币安的现有股东认为红杉资本提出的交易低估了他们的价值。与此同时,IDG Capital向赵长鹏表示注资意愿,估值分别达到4亿美元和10亿美元。红杉资本认为,赵长鹏和IDG Capital的谈判违反了他与红杉资本签订的投资独家协议,并向香港高等法院成功申请禁止赵长鹏与其他投资者谈判的禁令。

赵长鹏在第二天发布推特,隐晦讽刺“理智”VC投资时的犹豫不决。

截至目前,香港法院裁判结果:由于红杉资本获取信息方式不当且涉嫌滥用程序,经双方法律代表于2018年4月出席听证会后,现已驳回红杉资本申请禁令诉求。在此基础上,SCC(红杉资本)被责令支付赵长鹏先生的法律诉讼费用。

赵长鹏今天的推特已转为“责问”记者的专业素养,“我听说多数记者被雇主禁止持有任何加密货币。但当他们写到关于贸易战之类的主题时,是否他们也应该被禁止持有法币?现在有不少记者从未操作过任何一笔区块链上的交易,却整天在公众面前发表区块链相关内容或者教育公众。”

仿佛红杉资本与其之间的诉讼,早已烟消云散,不足挂齿。

在币圈,无人不知赵长鹏。赵长鹏花了7个月的时间,登上了福布斯发布的首个数字货币领域富豪榜,位列第三,彼时身价估值约11-20亿美元。

事实上,币安在最初成立的3个月内,利润达750万美元,第二季度,利润更是高达2亿美元。

赵长鹏暴富的背后,并不是偶然。

赵生于江苏,长于加拿大。麦吉尔大学计算机科学出身的他,曾分别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及彭博Tradebook开发匹配交易订单系统和期货交易软件。2005年,赵搬到上海,成立Fusion Systems,为券商开发了“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

时间流转至2013年,赵才陆续开始涉足加密货币项目,短暂加入Blockchain.info(知名onchain在线钱包服务商),并在产品开发阶段与比特币布道者Roger Ver和Ben Reeves接触频繁。短短一年之后,赵卖了上海的房子,全仓投入数字货币的世界。

不得不提的是,在币安之前,赵曾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OKCoin,出任CTO,迅速建立OKCoin的影响力,短暂一年的时间,以赵长鹏与徐明星(OKCoin创始人)互怼告终 —— 赵长鹏发表申明, OKCoin冷钱包由徐明星老婆和岳母保管,徐明星鼓励员工在OKCoin交易。而徐明星反击,赵长鹏欺骗公司,学历造假、出卖公司利益等。闹剧之后,赵长鹏离开OKCoin.

那是2017年,数字交易所三足鼎立的局面业已形成:OKcoin、比特币中国、火币网。

币安还未上线。

币安币BNB的ICO于2017年6月开始,1个月后结束,赵长鹏为币安融资1500万美元。

12天后,币安网站上线。15天后,红杉找到了币安,表达了投资意愿。

红杉借币安一笔100万美元的过桥贷款,此贷款与A轮股权融资有关

几天后,币安的另一重要合伙人,何一正式宣布加盟币安。

9.4监管出台后,有数字货币投资者对36氪表示,用户最关心的就是“哪家数字交易所最安全?“如何判定安全性?首要条件便是查询其服务器是否还在境内,也就是在政府管控范围之内。”如果服务器的ip在国内就不考虑。” 这位投资者查询比较了三大交易所,OKcoin国内和国际的服务器均在国内;而火币全球专业站Huobi.Pro最早一条的公告是在一个月之后,也就是2017年10月17日才显示,火币总部位于新加坡,服务器和注册地在另外一个小国。

只有币安,因其最初就立志走国际化战略,受到此项监管的影响最小 —— 币安9月5日的公告中就披露,币安82%的用户来自海外。除去早期的高瞻远瞩,币安海外社区和宣传运营得当,火币与OKCoin的用户大量流向币安。

2018年1月10日,币安宣布其全球注册用户超过500万人,跃升为世界最大的交易所之一。据称,币安平台用户以欧美用户为主,中国用户在其用户比例中不到4%,远低于同在亚洲的日本、韩国等国家。据每日新闻1月报道, Coinbase(全球访问量最大的数字交易所之一)每天有10万用户注册,Kraken(欧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每天有5万名新用户注册,币安则每天接纳25万名新用户。

赵长鹏的币安在系统设计上确实有优势,此前在遭遇黑客攻击后,平台并没有丢失数字货币 —— 另外,赵公开发文表示,“我们的撮合系统比同行的要快100-1000倍。我自己做交易系统有20年的经验了。我们系统在性能上可以无限扩展。” 再加上币安出色的提币速度与客户服务 —— “币圈一姐”何一凌晨仍在电报群里教用户怎么充钱买币。

以及,币安作为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的营销能力,公众也有目共睹。此前,36氪曾报道过(http://36kr.com/p/5126381.html))币安的强运营能力—— 2017年8月22日,何一与赵长鹏连线直播波场项目,并发起了首场波场币抢购活动。53秒后,5亿个波场币售空。波场项目之后,币安选择累计波场币交易量(买入+卖出)排名前一二名的用户,送出保时捷、奔驰、兰博基尼等。2018年1月10日,币安单日交易量突破100亿美金。

币安之崛起,各路一线VC都看在眼里。

事实上,早在2017年8月25日,红杉资本和以何一为代表的BitDJ有限公司签署了“Sale of Series A Preferred Stock / BitDJ Limited / Summary of Terms”( BitDJ 有限公司A轮优先股出售条款)

然而,2017年9月,币安却接受了来自泛城资本和黑洞资本的数千万美元天使轮投资。

据币安官网显示,在接触红杉期间(8月初),BNB的价格约为0.00004BTC,当时BTC的价格为3500美元,即当时1个BNB约为0.14美元。据非小号显示,BNB发行总量恒定为2亿个,且保证永不增发。即当时BNB的总价值应为3800万美元。

而当币安接触IDG时,BNB的价格为0.00016BTC,当时BTC的价格为16500美元,即BNB的价格为2.64美元,粗略估计,当时的BNB估值为5.4亿美元。

币安每个季度将拿出利润的20%回购BNB并销毁。公告显示,去年10月15日币安销毁了986000BNB,今年1月15日共销毁1821586BNB。假设是匀速销毁,那么12.14应该销毁了1543000BNB,还剩198457000BNB,那么估计BNB的价值为5.28亿美元。

BNB市值一直在变动中,截至目前查询,估值应为94.7*1.97=186.56亿人民币,折合成美元为约30亿美元。

币圈的“时间”概念与圈外已然不同,短短一周的估值就可以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只能说,红杉“起了个大早,也没赶上夜市。”

话说回来,在合规性上,币安至今还未获得大国的合法牌照 —— 币安在日本、中国、美国、欧盟、英国均未获得牌照。此前,由于日本监管开始趋严,在受到该国警告的情况下,今年3月26日,币安宣布将总部迁至马耳他,并在马耳他设有办事处,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更是发布推特欢迎币安,“我们要成为全球数字货币领域的先驱。并且规范区块链技术行业,为全球一流金融公司打造最适宜的栖息地。”

之后,超过20个数字货币项目跟随币安进军马耳他。

这也难怪赵长鹏曾表示,他只对能够帮助币安和监管机构达成合作并获得运营执照的风险投资公司有兴趣。

币安目前是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没有之一。

追其足迹,赵长鹏上周在非洲,与乌干达政府达成了合作协议。

有记者在采访赵长鹏时问及,“除了加密货币以外,您还从事什么?”这位创业8个月的CEO回复,“没了,我200%的时间都在这里了。”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