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界人物 > 摩拜胡玮炜是傀儡?李斌:这个阴谋论太狗血
摩拜胡玮炜是傀儡?李斌:这个阴谋论太狗血
2018-05-01 01:40:16 68

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作者:商业周刊中文版

美团收购摩拜单车的事情早已尘埃落定,那场决定摩拜命运的股东大会现在还不断有人提及。告别了摩拜的李斌,在朋友圈里承诺“继续爱摩拜”。作为摩拜的(前)董事长,不可否认的是,共享单车的创意、摩拜早期的战略思路和发展路径都受到了李斌的影响,对此,还出现了一种说法是,“胡玮炜是李斌的傀儡”。在接受《商业中文周刊》的采访中,李斌回应了这种说法,称其是阴谋论,太狗血。

北京蔚来中心位于东方广场。4月16日下午,玻璃墙外飘着飞絮,总有人不断进到大厅内,查看车辆,询问车价。身着黑西装、戴着耳麦的保安,提醒身子或手贴近跑车的参观者保持距离。

北京蔚来用户中心

背着双肩包的李斌,通过旋转幅度不大的楼梯从大厅上到二楼时,他的嘴唇如同玻璃墙外的空气一样干燥。他是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他还是一位连续创业者,而他最近备受关注,更多源于两个轮子的摩拜单车。

4月3日晚间,美团以27亿美元的作价,并承担数亿美元债务的条件,全资收购摩拜。4月4日上午,美团CEO王兴发布内部信称,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摩拜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 ,王晓峰将继续担任CEO,胡玮炜将继续担任总裁,夏一平将继续担任CTO,王兴将担任董事长。

在此之前,摩拜董事长是李斌,他也是摩拜早期投资人。如今,李斌和摩拜的那一页“翻篇了”。不过,他在朋友圈里承诺“继续爱摩拜”,还说,“在马路上看到倒在地上的摩拜单车,还是会把它们扶起来”。

他的妻子、中央电视台英语新闻频道前主播王屹芝在新浪微博上为李斌打Call:“摩拜Mobike这个名字,我甚至都觉得是他起名起得最好的一个。这三年,我看见了一个最年轻、最有创意的李斌。我们永远是Mobiker摩拜客。”

李斌接受《商业周刊/中文版》专访的前几天,在江苏无锡、安徽合肥街头目睹了摩拜的一些运营情况后,就直接“和王兴他们交流了一下”。他觉得王兴的执行力非常强,“想事想得特别仔细”。不过,他不愿过多评价王兴,因为他“跟王兴肯定没有跟Pony(马化腾)那么熟”。

2016年11月21日,蔚来汽车在伦敦萨奇艺术馆举办了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发布会,发布了英文品牌“NIO”、全新Logo以及第一款产品电动超跑EP9。首批EP9共有6辆,赠给蔚来汽车的6个主要投资人,其中就包括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而马化腾被认为是美团收购摩拜的幕后真正“推手”。关于这个内幕说法的真实性,李斌并未直接回应《商业周刊/中文版》,而是对马化腾个人做了点评。

蔚来汽车的第一款超跑蔚来NIO EP9

李斌表示:“Pony(马化腾)毫无疑问是我非常钦佩的一个企业家。第一,他是非常真诚的人。他的交流和想法都是非常直接的,而且是非常坦诚。我认为,他没有任何那种非要把自己弄成神的想法。简单来讲,他说的都是人话。这一点,我很钦佩。第二,他非常有愿景,也非常有远见。第三,他非常有行动力。他一旦想做什么事情,就非常坚决和执着。”

至于坊间有关胡玮炜只是李斌傀儡的传言,这位摩拜前董事长付之一笑,并直言:“这个阴谋论太狗血了。”

这次时长一小时的《商业周刊/中文版》独家专访,是蔚来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斌,自美团收购摩拜以来,首次接受财经类媒体专访。期间,他谈及共享单车的创意灵感、对共享单车陷入无序竞争和浪费资源的无奈、在汽车领域创业的体会及其推崇的价值观驱动管理方法论。

以下是采访内容:

问:蔚来汽车是李斌的现在和未来,但你的经历绕不开共享单车,绕不开摩拜。关于美团收购摩拜这件事,你本人没有公开出来谈这个事。以你的角度去描述,摩拜和美团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李斌:这是很长的一段故事。关于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接受过采访。我觉得,现在离这件事的发生还太近了。因为时间还太近,大家可能对这件事的全貌还没有到真正可以回顾的时候。我曾是当事人,而且摩拜高管团队的人还在摩拜公司里面。也许,再过一段时间,我们才能站在更好的角度去观察这件事。

问:你是怕单方面的表达,可能会伤害到摩拜的现有高管团队?

李斌:那倒不是怕。我个人觉得,从我有打造共享单车这个主意,到帮助玮炜(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创办摩拜,随之公司发展得很快,成为“网红”,制造了每天有几千万人骑行摩拜单车的现象。在这个过程当中,共享单车行业很快陷入到无序竞争当中,最终美团收购摩拜。

一切的发生,也就三年时间。毫无疑问,摩拜还是开启了新的时代,确实将自行车和移动技术连接到了一起。自行车不再是简单地去骑一辆车,而是变成新的生活方式。可是做到现在,共享单车的事业变得太丑恶了,无序竞争。摩拜本来可以很好地发展,但是被推到那样的竞争环境中,让整个行业变得不那么健康,远离了初心。

问:竞争不是应该存在的吗?

李斌:竞争应该存在,但是无序竞争是不好的。

问:那怎么控制无序呢?只准你摩拜发展,其他品牌就不能发展?

李斌: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比如说“过度投放”,这就需要一些管理。骑行共享单车,不收钱,这样的竞争最终还是烧钱的竞争,烧到最后会反过来“咬”用户的。这是不可持续的模式,很低效,也造成太多的浪费。我们的初衷是渴望节约资源,但最终发现却在浪费资源。这让我有点无奈。

问:刚才你说,你有了打造共享单车的主意后,随之帮助胡玮炜创立摩拜。但外界有种说法称“胡玮炜是李斌的傀儡”。实情如何?

李斌:这个阴谋论太狗血了。我的角色是创始投资人,而真正帮我实现想法的人是胡玮炜和王晓峰他们。把一个想法变成真正的现实,是要经历很多挑战的。微信这个社交工具,很多人其实曾经有过类似想法的,但最终只有微信这个社交工具做出来了;要办杂志的人有很多,真正能办出你们这样杂志的,也没几个。

问:当初打造共享单车的灵感是怎么来的?

李斌:说到灵感,其实很有意思。我是有北京和上海两地公交卡的人。我自己开车,也有自己的司机,平时也打车,但我会去尝试各种各样的公共交通方式。每年,我还会坐地铁、坐公交。以前看到那种带桩的公共自行车,伦敦有,纽约有。在伦敦,我尝试租过这类自行车,但是觉得特别傻,使用率特别低。借车还必须事先办卡,停车还必须找到有桩的地方,整体来说,很不方便。

我一直在研究出行问题。多年以前,我就觉得,中国特别需要一个从家到地铁站,还有从地铁站到公司的交通工具。三四公里的路程,开车或打车,都麻烦。潜意识突然发现,还是自行车能管用,还必须结合互联网技术。

三年多以前的一天,(胡)玮炜带清华大学几个做电助力自行车的学生,到我家一起聊。我当时就跟他们说有一个想法:做一个拿手机开关锁的自行车。扫码开关锁,一块钱骑一次。但是他们觉得这个没意思。玮炜原本是介绍人,后来我一想说,“玮炜,要不你干得了”。玮炜挺开心的,她觉得很有意思,就说“我干”。最终说到“灵感来源”,其实就是体会、观察和思考。

问:围绕摩拜的创业,胡玮炜的优势在什么地方?

李斌:毫无疑问,她,充满热情,非常执着。摩拜早期的创业,非常非常难。虽然我也投了一些钱,但资金周转很艰难。她自己还去借钱。对于任何创业,你不热爱项目本身,这件事肯定就做不成。技巧是可以学的,但是热爱和热情是学不来的。她相信共享单车的事业一定能做成,她有非常强的感染力去鼓舞很多人加入摩拜。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

当然,从管理角度来讲,每个人都需要成长。摩拜是发展特别快的公司,从当初的几十个人一下子发展到现在的几千人,就那么很短的时间。公司刚起步,就陷入到产业的竞争当中,这对玮炜他们是一个考验。我相信,玮炜他们会和美团一起能把共享单车的事业推进到更高的高度。

问:刚才你提到,摩拜陷入到无序竞争、持续烧钱当中,这是你最终同意美团收购摩拜的重要原因之一。那么,放开摩拜,可能有利于你将更多精力放在蔚来汽车上?

李斌:摩拜的共享单车创意,确实由我而起。但客观地说,虽然我在摩拜身上花了一些时间,但我并不是一个CEO。具体的事情还是需要管理团队去做,我只是会给他们一些建议,也没办法代替他们做日常的决策。我觉得,是不是要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蔚来汽车上,和美团收购摩拜这件事没太大关系。我一直在创业,我相信,在一个合适的时候,同意摩拜被收购,是一个理性的选择。

问:你说自己一直在创业。在你看来,共享单车,或者说摩拜,处在创业的哪个阶段?

李斌:最重要的是我们先不管别人,而是看(共享单车)是不是让这个世界真的变得更好了。

问:单车本身很美好,可是你去三里屯、去很多地方看一看,大量的共享单车让街道变得拥挤,让行人走路不便。

李斌:这是事物的另一面。这是政府管理和公司运营的问题,都要去反思。我们看到了用户需求非常强劲,每天几千万人在骑行橙色、黄色和蓝色的自行车。毫无疑问,它们让大家的生活变得更方便,社会效率也随之提高。当然,共享单车的过度投放,肯定带来了一些问题。这些事情肯定需要政府去加强管理,也需要企业完善自治,把用户体验的竞争放在第一位,而不是简单地增加共享单车数量。这一切只是阶段性的现象,最终还是要回归理性。

问:随着美团收购摩拜,你和摩拜的那一页已经翻篇了?

李斌:对我来说,它当然就翻篇了。

问:会有一点伤感吗?

李斌:现在肯定已经没有了。但是,在那个阶段还是挺纠结的,或者说,内心感受挺复杂。

问:对于摩拜,你已放手。你肩上的担子也变得轻松一点了?

李斌:我本来也没有什么压力,也就谈不上轻松一说了。

问:那你的压力是什么?

李斌:我现在的最主要压力还是蔚来汽车的事。我们的用户、我们的投资人、我们的员工,每个人对蔚来汽车都有很多的期待。能不能超越大家的期待以及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差距,这些都是我的压力。

问:你不做蔚来汽车的话,可以过得很舒服,就是另外一种状态。说得恶毒一点,你是自找的。

李斌:对,所有人的创业其实都是自找的。而像我这种连续创业的人,是更加的自找。

问:是对创业上瘾了?

李斌:创业是我喜欢的一种生活方式。有一个想法,你把它变成现实;设定一个目标,你去完成它。这种感觉挺好。虽然我不怎么玩网络游戏,但我觉得创业就是打怪游戏。挺好的,没觉得特别辛苦。

问:马斯克曾在社交网络上说过“汽车业宛如地狱”。汽车业真的如此恐怖吗?

李斌:围绕汽车的创业,充满挑战,这是毫无疑问的。

问:可是“挑战”这个词太温和了。

李斌:成功的概率非常非常低的。

第一,汽车本身很复杂。拿手机而言,它就相当于汽车上的一个屏,其实,连个屏都比不上。汽车上的那个屏是更严格的。手机不需要考虑零上六七十度或者零下二三十度的极端环境。可汽车上面有那么多零部件需要考验。围绕汽车,有那么多的一级供应商、二级供应商,又要做那么多的测试。整个开发周期相当漫长。你做所有的决策,到三年后才能检测和验证。汽车产品的研发一开始就不允许有差错,否则临时改一下,就要重新来过。

第二,汽车的产业链非常复杂。在中国,你想在不同的城市卖车,或者说,在不同的城市卖电动汽车,那么,每个城市的每一层,你都得去把它跑通。处理与当地政府的关系,就是特别大且重要的工作。

汽车业,算不算地狱,我不敢说。但它的挑战无疑是所有创业领域当中最艰难的。

问:做汽车的难度,是你在决定要做蔚来汽车之前就已考虑得很周全了?

李斌:那当然。

问:是否会发现,陷入到汽车业之中,则是另外一回事?

李斌:那肯定不是。我毕竟在2000年就做了“易车”。我对汽车行业以及决定自己做一个电动汽车公司,我心里有底。

易车公司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问:感觉你在管理方面,算是比较温和的人。

李斌:相对温和,很少骂人。

问:人是有弱点的。如果太温和了,是不是就没有威严了,可能会伤害团队的执行力?你信奉的管理哲学是什么?

李斌:这是挺有意思的事。总体上,我还是比较相信人的自我驱动力,相信价值观的驱动,所以,我管理公司的方式更多还是去为大家规划愿景和价值观,督促大家把价值观和日常行为关联起来,共同打造价值观驱动的公司。所以说,对价值观的破坏,我是零容忍。

问:那蔚来汽车的价值观是什么?

李斌:四个词——“真诚、关爱、远见、行动”。公司一开始成立时,我们首先讨论的不是造什么样的电动汽车,而是花了很多时间讨论蔚来汽车应该成为什么样的公司,讨论愿景是什么,讨论做事的原则是什么,讨论做人的原则是什么。

问:蔚来汽车的高管层人手一本星巴克现任董事长霍华德·舒尔茨撰写的《将心注入》。他们真会读吗?读完之后会分享吗?你让大家都读这本书,仅仅是一种形式,还是说让大家体会其中的精神?

李斌:那肯定得读啊,至于分享,毕竟不是“读书会”。星巴克公司给我们挺多的启发。上次见到霍华德·舒尔茨,就是在星巴克于上海开设的烘焙工坊内,离我们上海的蔚来中心不远。见到他,和他聊了一段时间,我说“你是我的启发者”。我很早就研究星巴克。虽然我自己不太喜欢喝咖啡,但觉得星巴克是一家非常有意思的公司。星巴克改变了喝咖啡的体验,不光是让你喝咖啡,还为你提供了一个家和办公室之外的第三空间,你可以在那里和朋友见面、聚会。

霍华德·舒尔茨

所以,我就想到,通常,看一个行业的变化,大家只是喜欢从技术的角度去判断,说“我们有什么新技术了”,例如车联网、电动汽车以及自动驾驶汽车等相关技术。但是,我会去思考并且看重技术背后的东西,例如,它们如何改变用户和产品、用户和品牌之间的互动方式。

观察星巴克,还有一件事很有意思。20世纪80年代末以及90年代初,星巴克做区域业务拓展时,没有采用加盟店的方式,而是坚决推行直营店。这其实会带来很多管理上的问题,怎么能确保星巴克拥有那么多直营店,且员工工资都不是那么高的情况下,能让员工每天以笑脸面对每一个顾客。

总之,《将心注入》里面的星巴克故事给我两点启发:第一,如何通过变革用户体验去变革一个行业。这里面不是简单地通过新产品完成革新,而是提供全程的全新体验;第二,怎么样能够通过价值观驱动公司成长,从而真正打造一家有生命力的公司。

问:你在创业,在做事业时的弱点是什么?

李斌:我的缺点在于我的想法或者说愿景太多,但是并没有把这些想法切实落地。以前不那么享受把事做成。这是以前的缺点,现在改了很多。另外,我不够专注。2007年到2009年,围绕汽车的跨媒体运营,我们做了好几本杂志,做了十几份报纸,做了一两百个电台的节目,还做了一个数字电视的频道,虽然也赚了一大笔钱,但后来发现这么做不对。2010年,我拆分掉与互联网渠道无关的业务,一心扑在易车网上。我要承认,因为不够专注,我浪费了那三年时间。

问:最后,请以你连续创业的经历,给创业者一点建议。

李斌:如果你能给用户带来不一样的体验,我觉得就有机会创业成功。找一个细分的领域,能给用户带来独特的体验,你就永远有机会。创业者要干的事是要去看现在的那些所谓行业“垄断者”,看他们在哪些地方已经背离了初心,不是被用户需求驱动,而是被公司估值驱动,那就意味着创业者机会的到来。

本文转自公众号“商业中文周刊”(ID:businessweek),作者:方李敏。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