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界人物 > 昂贵的过山车,李泽楷的2000年
昂贵的过山车,李泽楷的2000年
2018-04-04 18:36:29 286

来源:华商韬略作者:毕亚军

“我的现金就是120亿美元,剩下的只能给股票,多余的钱,我一分都没有了。你们接受,这个生意就成了。不然,到此为止了。”

1999年,互联网浪潮席卷全球,不愿被李嘉诚“笼罩”的李泽楷决定把握机遇,干出自己的新天地。

他靠着一纸“数码港”规划成功游说香港政府获得了大片土地,并在内地互联网行业展开了投资,比如与美国IDG一起,各向已经穷到租不起服务器的腾讯注资110万美金,并各占有腾讯20%的股份。

他还找来父亲最欣赏的经理人之一的袁天凡,出任其事业旗舰——盈科亚洲拓展的副主席,助阵自己攻城掠地。

被誉为李嘉诚军师的袁天凡,曾是港交所史上最年轻的总裁,协助李嘉诚完成过多桩大买卖,并且讲过若不是李嘉诚,我不会为任何人打工的狠话。

▲曾表态只为李嘉诚打工的袁天凡

联手之后,李袁迅速展开了行动。

1999年5月,盈科亚洲收购了华商韬略荣誉总编辑黄鸿年旗下的港股空壳上市公司——“得信佳”,将“数码港”注入,并更名为“盈动数码”,成功借壳上市。

借助互联网的疯狂,“盈动数码”被热烈追捧,市值很快从百亿级升到超过2000亿港元,甚至直追李嘉诚的长江实业,成为香港市值前10大。

李泽楷也因此成了亚洲互联网神话缔造者和新世纪的财富英雄,而且他的神话还在持续放大——市场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产业的情绪越来越浓烈。

然而,置身神话中央的李泽楷和袁天凡,看着公司股价猛涨,内心却越来越不安。他们非常清楚,要将盈动数码的蓝图变成现实,不但需要漫长的时间,而且充满了不确定因素,一旦互联网不再狂热,他们的实值绝对撑不起市值。

更重要的是,身在神坛之上的他们从内心认定:已经极不理性的狂热很快就会消退。

如何抢在潮水退去之前,利用巨大的市值优势和互联网吸引力,把盈动数码做成有实实在在资产和业务的公司,成了袁天凡与李泽楷日思夜想、只争朝夕的头等大事。

也是最头疼的事。

一筹莫展之际,一个消息传来——

2000年1月24日,英国大东电报局和新加坡电信同时宣布,双方将就香港电讯与新加坡电信的合并进行洽商,但具体方案尚未达成。

拥有百年历史的香港电讯是电讯市场的领导者,1999财年,其总营收超过320亿港元,净利润高达115.07亿港元,既有充足的现金流,还没有长期负债。

但在市场普遍看多互联网,看空传统电讯的背景下,这样一个每年百亿净利润的百年企业,其市值竟然还不如近乎空壳的盈动数码。

更重要的是,持有香港电讯54%股权的英国大东电报局也是互联网的看多者,希望快速跑向互联网,因此才有了出售香港电讯的决定。

李泽楷和袁天凡马上意识到这是个天赐良机:若能把香港电讯买下来装入盈动数码,做实盈动数码的愿望将一举实现。

但要实现这个目标,太不容易。

袁天凡预估,这至少是一个价值350亿美元的交易,但盈动数码除了市值,可以说是两手空空。

如何找那么多钱来收购香港电讯?这是个天大的问题。

即使找到钱,也还有两个大问题:

一是如何让大东电报局放弃早就预谋合作的新加坡电信。由李光耀的小儿子李显扬执掌的新加坡电信,当时正拼命开拓国际市场,从其虎口夺食,需要好几把刷子。

二是必须争分夺秒抓紧时间,在互联网依然高烧时就把事情搞定。袁李二人心里都非常清楚,一旦互联网高烧褪去,盈动数码就会成为烫手山芋。

几百亿美元的交易,击退一个国家的骨干企业,还要争分夺秒地抢时间。这些挑战个个令人望而生畏,但李泽楷和袁天凡还是决定干。

盈动数码的狙击方案还在密谋中,新加坡电信就把事情又往前推进了一步。

2000年1月26日,大东电报局与新加坡电信联合宣布,已就合作交易拿出了初步性的模式与方案。

袁天凡和李泽楷马上紧张起来,等不及具体方案出台,他们就杀出了地平线:第一时间把盈动数码有意竞购香港电讯的风悄悄吹给了大东电报局,以打乱新加坡电信的进展,为自己赢得时间。

与此同时,袁天凡亲上火线,和香港电讯管理层展开了沟通、谈判,希望对方选择盈动数码,而不是新加坡电信。

“我告诉他们,新加坡电信和你们一样面临向新经济转型的问题,两家传统企业合在一起,一定是先从节流而不是开源方面整合业务。如果新加坡电信成为你们的老板,必然会裁员和压缩业务成本,触及你们的利益。”

袁天凡同时还承诺:“盈动数码已经占据新经济的高点,自己也不会经营电讯业务,如果我们收购你们,不会在业务和人事上有什么变化,大家的利益可以最大保障。”

在既得利益的诱惑下,香港电讯管理层动摇了,天平开始向盈动数码倾斜。

2月11日,新加坡电信和大东电报局的谈判还在进行,盈动数码公开向新加坡电信宣战,表示自己也有意提出收购香港电讯的献议,而且正在制定具体方案。

盈动数码最终赶出了完成收购的两套方案。一是纯用股票,即用盈动数码暴涨的股票去收购香港电讯;二是用股票加现金。

虽然做了两套方案,但李、袁二人内心非常清楚,交易要成,只会是第二而不会是第一方案,因为大东电报局卖出香港电讯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套现。

明知只有第二方案有用,依然认真地做了第一方案,袁天凡的算盘是:

要用第一方案增加大东电报局对第二方案的好感,更重要的是,要迷惑新加坡电信,使其轻敌。

“我相信,新加坡电信最终也会是股票加现金。因此,我想用这个第一方案让他们低估我们付出的现金规模,不要把现金给得那么高。我认定,给大东更多现金,将是击败新加坡电信的关键。”袁天凡在接受华商韬略专访时回忆说。

递出方案之后,袁天凡开始以秒计时了。

在整个收购中,袁天凡最担心的就是时间不够。他断定,即使没有新加坡电信,只是盈动数码单独提出收购,要完成这个交易,也必须以快制胜。

因为,他们绝对没有能力,也不会愿意给出300多亿美元的现金去收购香港电讯。

“只有大东电报局肯收我们的股票,再加上一些现金,我们才能完成这个交易,这个交易也才有价值。而大东一定只会在继续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同时还对盈动数码的股票价格持续看好的情况下,才会愿意接受盈动数码的股票。”

袁天凡心里清楚,这种对互联网绝对乐观、对传统业务绝对悲观的时机,以及盈动股票持续走高的时间,一定是稍纵即逝。

因此,那些天,他做梦都在担心市场突然从互联网高烧中清醒过来。

即便互联网依然高烧,要让大东电报局接收盈动数码的股票,进展也依然比想象的难得多。

“和大东财务顾问谈判时,对方第一句就问,你可以出多少钱?我回给他的第一句则是,你可以接受多少股票?”袁天凡回忆:“大东的第二句是,我们一股盈动数码都不会要的;而我也直接告诉他,我绝对不会完全出现金来收购。”

然后,谈判陷入僵局,被聊死的天儿半天没有苏醒过来……

袁天凡心里紧张得要死,但也只能听天由命,装出一副我无所谓的样子。“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做足了准备功夫,就只能看幸运之神是否眷顾了。”他解释道。

对峙与冷战后,大东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可以考虑接受股票。

这个天大的困难解决了,袁天凡大舒一口气,站到了一个更大的困难面前:

除了股票,没有什么资产可抵押的盈动数码,需要拿多少现金,又到哪里找到那么多的现金呢?

袁天凡估计,盈动数码至少要拿上千亿港元,才能比新加坡电信给得更高并满足大东套现的欲望,但盈动数码绝壁是没有钱的。

只有一条路,找银行借。

如何让银行将上千亿港元借给没有钱,也没有资产的盈动数码?袁天凡用尽了心思。最终,他从一条香港法令看到希望。

“我们收购香港电讯是用香港公司法的一个法令。按此法令,如果我们的收购能赢得香港电讯在大东电报局之外75%其余股东的赞成,我们就可以收购整个香港电讯公司,要是我们达不到这个赞成率,我们的收购也就作废。”

袁天凡说,这意味着:一旦盈动数码收购香港电讯,可以拥有的将是整个香港电讯。

从此出发,袁天凡找到了撬动银行的筹码。

“如果我们不能拥有整个香港电讯,收购就不会发生,也就不会用银行的钱,而银行还可以收些手续费用,赚这样的钱,他们会高兴;如果我们收购成功,我们则会用从银行借来的钱买下整个香港电讯。这样,我就可以告诉银行,你不要看我盈动数码值多少钱,而要看香港电讯值多少钱。因为是我收购成功之后,香港电讯就是我的,将来还钱的对象也可以是香港电讯。”

袁天凡相信,只要银行明白这点,就一定可以放款,因为香港电讯有充足的现金流,几千亿资产,而且没有长期负债,是值得放款的对象。

何况,他们还有刚刚一笔交易就赚了1000多亿的李嘉诚背书。

不出所料,这个工作进展得容易。银行愉快而迅速地接受了袁天凡的建议。

最终,以汇丰为首的银团认为香港电讯可以负担130亿美元的债务,同意为盈动数码提供130亿美元的银团贷款,条件是,贷款仅限于用来收购香港电讯。

从谈判到获得130亿美元贷款,整个过程,袁天凡只用了4天时间。

银行贷款130亿美元给自己,但袁天凡却不想将它全部给大东电报局。

“因为我们还想留点钱继续发展,但我也知道不能给得少,否则就会失去对新加坡电信的竞争力。”

一番权衡后,他们决定尽最大诚意,给大东120亿美元现金。

袁天凡告诉大东,“我的现金就是120亿美元,剩下的只能给股票,多余的钱,我一分都没有了。你们接受,这个生意就成了。不然,到此为止了。”

随即,争夺进入了白热化。

被截胡的新加坡电信发起了反击。2月26日,新加坡电信发布公告,拟起诉财务顾问汇丰银行,原因是,汇丰在服务他们的同时,又脚踏两只船帮李泽楷竞买香港电讯。同时,新加坡电信正式明确了50亿美元现金加股票的收购新方案,并且发表声明说,传媒大亨默多克旗下的新闻集团将入股新加坡电信,全力支持其合并香港电讯的计划,以动摇大东电报局已经偏向盈动数码的心。

市场为李泽楷和袁天凡捏了一把汗。

但袁天凡看到新加坡电信的新方案后,却已有了稳操胜券的轻松感。

他相信,同新加坡电信的50亿美元现金比起来,能够让大东马上拿到120亿美金真金白银的盈动数码,最终会赢。

3天后,这个亚洲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战尘埃落定。

香港时间2000年2月29日凌晨3:30,盈动数码接到大东电报局的通知:这个生意,我们做了。战斗到最后一刻的新加坡电信随即宣布退场。

从11号公开宣战到29号解决战斗,不过18天。

18天,一个近乎空壳的公司,凭借互联网高烧的泡沫,鲸吞了一家百年历史,每年百亿净利润,净资产数千亿的大企业。

鲸吞香港电讯之后,盈动数码更名为电讯盈科,并一度创造了超过5800亿港元的市值,李泽楷也风光至极,甚至被认为将超越了刚刚出售掉Orange,一举获得溢利1680亿港元的父亲李嘉诚。

但最终,姜还是老的更辣。

李嘉诚卖掉Orange之后的2000年8月,曾委派爱将霍建宁联合6家国际财团,亲自坐镇伦敦指挥,计划以450亿美元竞投德国3G营业执照,但在激烈竞争的最后时刻,一贯恐高的李嘉诚主动“认怂”了,从香港打电话让霍建宁退出竞争,而且趁机将旗下公司“和黄”手上持有的欧洲电讯业务股份统统卖了出去。

得到消息的国际财经媒体纷纷质疑李嘉诚的决定,声称这将让“和黄”彻底失去成为国际电讯巨头的可能性,美国纽约时报直接感叹“超人失去威力了吗?”霍建宁也一度没完全懂李嘉诚,虽然他毫不犹豫地执行了李嘉诚的决定。

但李嘉诚就是李嘉诚。

“和黄”退出这次大交易后,互联网泡沫继续狂破,在竞争中获得了该牌照的电讯巨头因此股价大跌,李嘉诚则在等到3G技术逐渐普及,准入标准亦相应降低后,大杀回马枪,大捡便宜进而建立了“长和”今日的电讯业务根基。

李泽楷这边则堪称是昙花一现。

香港电讯的收购完成不久,他们此前担心的事情就扑面而来了。疯狂至极的互联网泡沫走到尽头,无数互联网公司的股价断崖式下跌。

曾经最辉煌的电讯盈科最终落了个最惨的下场,不到两年,其市值便从5800亿跌到200多亿。

也就在电讯盈科由盛转衰的过程中,2001年6月,李泽楷以126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所持的腾讯公司20%的股权全部卖给了MIH TC。

不过短短两年时间,李泽楷便通过腾讯获得了超过10倍的回报,但也做成了他人生最遗憾的一笔交易。

前些天,腾讯发布公告称:MIH TC计划出售其所持有约占腾讯已发行股份2%的股份。这2%,也不是很值钱,不过才区区769亿港元而已。

如果李泽楷当时不卖掉那20%的股份而是持有至今,这种一次700多亿港元的套现,他大概可以来上六、七次,差不多是马化腾现在的1.5倍。

还有一个插曲是,李泽楷大做互联网时,李嘉诚也没有只看互联网的热闹。他推动成立了红极一时的TOM公司,并将其在香港创业板成功上市。

更大的插曲是,李泽楷卖掉腾讯时,曾把腾讯推荐给TOM公司,TOM一度有以不超过5000万美元成为腾讯绝对控股股东的机会。

但不知是李嘉诚的亲自否决,还是TOM管理层的否定,当时手握数十亿并购资金的TOM把这个机会留给了MIH TC,也与今天的上万亿财富失之交臂。

因此,错过腾讯的不单是李泽楷,也更是李嘉诚。

但谁又能说这是真正的错过呢?

TOM当时的CEO王兟在接受华商韬略独家专访,并把这个悲伤成泥石流的故事告诉我以后,我将它转述给了一位曾经在香港上市的科技公司CEO。

这位老哥听完我的讲述后,哈哈大笑。

“说了你可能不相信,我们当时也有机会控股腾讯,但最终也没有。但我不觉得遗憾,而是庆幸:我们没有阻碍腾讯去成为一家巨无霸公司。”

他的意思是,他们一旦控股了腾讯,也就没有了今天的腾讯。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