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商人李斌和梦想家马斯克

饶翔宇  3个月前 0 商界人物

摘要:三年创业,五轮融资,首款量产车还未交付,李斌的蔚来汽车已经计划上市了。

三年创业,五轮融资,首款量产车还未交付,李斌的蔚来汽车已经计划上市了。

近日,据外媒路透社报道,国内智能电动汽车创业公司蔚来汽车(NIO)准备今年年内赴美上市,其计划的 IPO 融资规模最高达 20 亿美元。同时,最新信息是,蔚来汽车已经聘请了包括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在内的 8 家投行(其余为美银美林、瑞士信贷、花旗集团、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和瑞银集团),为的就是给年内赴美上市做充分准备。

如果一切顺利,这将是李斌亲手缔造的第三家上市公司(此前的两家分别是易车网和易鑫资本)。

不过,按照传统汽车行业里一款车从项目制定到量产交付所需的5年时间,李斌的速度显然是快得惊人,也由此引发了传统汽车行业人士的质疑——李斌是否会重走“PPT造车”的老路,借着“理想和情怀”的热乎劲,将投资人的钱打水漂。

目前看来,打水漂倒是不至于,毕竟首批的1万辆NIO ES8已经承诺在今年会陆续交到消费者手中。另外,这种快速融资,小批量产,借由上市筹得大规模量产所需资金的模式在“前辈”特斯拉身上已经得到了检验。就连李斌自己也说,“特斯拉打开了一扇门,蔚来要走完它”。

回头看去,李斌从少年离家读书到中期创业,再到如今造车,所走之路变得与马斯克越来越像。只不过,马斯克的特斯拉飞向了宇宙道虽同,所谋未必。

为梦出走的少年

李斌出生在安徽太湖大别山区,一个几乎是位于太湖县最边远的山村。

山里条件艰苦,交通落后,信息闭塞,读书成了李斌改变命运的唯一选择,而读个中专则是选择中的最佳项。

上世纪90年代初,中专学历比高中要吃香,念完中专就可以从农村变成城市户口,直接参加工作,进而反哺家庭。这是一条不错的路,对于大别山的娃子李斌更是如此。作为家里的长子,他需要尽快撑起家庭的担子。于是在家人的劝说下,一向顺从、孝顺的李斌报考了中专,从小就帮着外公放牛、记账的他一定不想让家人失望。

“但考完之后就感觉不对。”李斌后来回忆道,他不想一辈子就这样过下去,他需要走出去,去看看山外面的世界。于是李斌选择了以绝食相逼,“让家里动用所有的社会关系,把学籍挪到高中那条线上,不然我现在就是县里的一个粮站站长。”

在人生的重要关口,李斌表现出了与大众印象中那个温和、谦虚不同的另一面——坚定、不妥协。在经过一番激烈挣扎后,李斌总算是实现了自己的愿望,并顺利进入北大攻读社会学,且同时辅修了法律和计算机学。

无独有偶,在李斌选择离开大别山,来到北京实现大学梦想后,地球另一端也有一个年轻人选择离开家乡,去追寻自己的创业梦想。这个年轻人就是埃隆.马斯克,他或许不会想到后来的自己会成为“硅谷钢铁侠”,更不会想到大洋的另一边,会有一个人在日后做着与自己同样疯狂的事情。

1971年6月28,马斯克出生于南非的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模特。在家里,由于父母各自事业有成,平常都醉心于自己的工作,马斯克连见上父母一面都很难。在学校,小时的马斯克是一个胆小害羞的家伙,加上身材矮小和白人血统,马斯克经常受到学校同学的欺负。

没有家人亲密的陪伴,在学校又总是受到欺负,马斯克的童年时光可以说是异常的艰难。不过,好在后来他找到了自己的存在方式,那就是读书。读书是一件不需要陪伴或是合作的事情,那完全属于个人行为,在书里马斯克找到了一个聊以慰藉的世界。

“Musk 经常一天阅读 10 小时左右的科幻小说,后来也看了很多的非科幻类书籍。四年级之前,他就开始坚持不懈地阅读大英百科全书。” 他的兄弟 Kimbal 回忆说。

“书本就是我的父母,它养活了我。”马斯克在一次采访中这样说道,并且他还一再强调记者不要问他父亲在其小时候对自己的影响,“我不想说,那真的很糟糕。”

于是,等到在书中成长的马斯克长到18岁时,可以独立选择自己生活的他选择了离开南非,并在加拿大考上大学后,转学来到了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大学,随后又到斯坦福读博深造。但就在入校的两天内,马斯克就辍学了,因为他发现更有意思的事情。

共同的创业阵痛

时间到了1995年,几乎是前后脚,马斯克和李斌发现了互联网。

“我无法忍受只是看着互联网时代过去而置身事外”。马斯克选择了从斯坦福辍学,与弟弟Kimbal一起开了第一家网络公司 Zip2,一个帮助传统媒体把内容和信息发布到互联网上的平台,目标是帮助全国性的网络媒体与地方商家合作,将产品地方化。因为预算很紧,Musk 和 Kimbal 及另一位朋友合租了一套公寓,就在公寓里办公和睡觉,需要洗澡就去教会。

于此同时,李斌也嗅到了互联网的商机。1996年3月,李斌成立了南极科技,专门帮人注册域名。随后,凭着初期的原始积累,1999年春天,李斌与另外几个北大的师兄又开始干另一件大事——成立易车网,这是国内最早的汽车电商。

据公开数据显示,1999年中国汽车销量不足200万辆,而网民数量不足1800万,私家车还是个稀罕物。那一年的马云还在竭力推广诞生不久的阿里巴巴,刘强东还在中关村卖光碟。李斌选择做垂直化的汽车电商显然是一次巨大的冒险,其发展前景在当时可以说是希望渺茫。

然而,那一年,中国股市出现井喷,凡是跟互联网沾边的股票都大涨,被贴上“新经济+新模式+新商业”多重标签的易车网自然受到市场热烈追捧。李斌光接网络广告就接到手软,“推都退不掉。”

正当雄心勃勃的年轻人准备张开架势好好干一番大事时,随后的一场来自美国的股市大崩盘却让两人的路从此走在了不同的路上。

2000年3月的一天,美国纳斯达克崩盘。一夜之间,全球30万亿市值灰飞烟灭,在美国上市的网易、搜狐、新浪3大门户网站的股价都逼近1美元的摘牌线。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被当成了骗子,其中就有李斌的易车网,而马斯克却在泡沫顶峰成功套现,将ZIP2以 3.07 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康柏,个人获利2200万美元。

“公司现在只剩下600万,你们都拿走,亏掉的400万,我个人就是把住房全部卖掉,也要还上。” 2001年底,在最后的一次董事会上,李斌对着股东宣布。随后,公司的人一个个选择离开,从80多人锐减到7个员工。

时间如流水,股市却似坚冰,什么时候可以融化,谁都不知道。创业过程中最可怕的是没有希望的努力,就像找不到码头的帆船,所有的风都是逆风。

“每天要坐1个小时的公共汽车去上班,最惨时口袋里不超过10块钱。”李斌在看不到希望的日子里没有选择撒手,从大别山里好不容易走出来的他不愿就此放弃,他想看到坚冰融化的那一天。

终于,转机出现在2003年4月的春天。

那一年的非典在袭击了大半个中国,当大部分的街道上都不见人影的时候,互联网的关注度就瞬间高了起来。一下子,汹涌而来的流量救活了一大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互联网公司,其中就有李斌的易车网。

“以前连面都见不到的汽车厂商主动找上门来,而且一出手就是400万。” 死而复生的易车靠着那400多万,度过了最黑暗的时期。紧接着,易车网开始重新上线,并同步推出新车、二手车业务。随后,资本大规模跟投进来,从君联资本的刘二海,到贝塔斯曼中国CEO的龙宇,再到后来的各大资本进入,李斌的路越走越宽了。

李斌的日子好过了,马斯克的路却难走了。

出售ZIP2和PayPal后,马斯克随即用获得的收入创办了space X和投资了特斯拉。前者投入了近亿美元,后者共计五轮融资——

2004年4月,特斯拉获得650万美元的A轮融资,其中有635万美元来自伊隆·马斯克。

2005年2月1日,特斯拉获得规模达13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马斯克、Compass Technology Partners和Valor Equity。

2006年5月31日,特斯拉宣布已完成4000万美元的C轮融资,由VantagePoint Venture Partners和马斯克领投。

2007年5月11日,特斯拉公布已完成4500万美元的D轮融资,Technology Partners和马斯克共同领投。

2008年2月19日,特斯拉宣布已完成规模为4000万美元的E轮融资。此轮融资由Valor Equity Partners和马斯克共同领投。

马斯克以为找到了未来的方向,对于以上两家公司的投入几乎是倾其所有,却不知接下来一系列的灾难差点毁掉了他所有的早前积累。

2006年3月24日,“猎鹰1号” 发射大约25秒后,发动机上方着火了,机器突然开始旋转,晃晃悠悠坠向地面。

2007年3月21日,“猎鹰1号”终于升空。但5分钟后,设备失控、解体,最后爆炸了。

2008年8月2日,“猎鹰1号”在没有任何问题的情况下成功升上天空。然而,就当一级箭体和二级箭体要进行分离时,火箭突然发生故障……

“2008年8月2日听到失败的消息后,那一晚,空气中都是绝望的味道,我们有可能从此走下坡路,再也无法翻身。”三次发射失败,意味着马斯克此前所投入的近1亿美金已经所剩无几了,更让他难过的是,当自己偶像——首位登月者阿姆斯特朗,最后一位登月者塞尔南都对 Space X 发出了批判的声音。

屋漏偏风连夜雨,在Space X遭遇了接连的失败后,马斯克投资的特斯拉也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问题。这家马斯克在前后五轮融资中共投入了近7000万美元的电动汽车公司因为产品迟迟未能上线,加之当年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当时的马斯克遭受的几乎是大半个华尔街投资方的质疑,很多人认为马斯克只是靠着PPT空手套白狼的骗子。此时的特斯拉已经处在了悬崖边上。

马克斯采取了以退为进的策略,他将特斯拉的这轮融资性质定位债务融资,并告诉投资者,他会再次从SpaceX借款,自己想办法完成这轮规模达4000万美元的融资。原本持观望态度的投资人看到了马斯克有能力解决特斯拉的财务危机,于是也纷纷解囊,再次向特斯拉投了2000万美元,加上马斯克个人筹集的2000万美元,共计4000万美元的资金注入解救了危机四伏的特斯拉。

与此同时, 2008年12月23日,SpaceX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在经历三次失败并成功发射第四支“猎鹰1号”后,该公司赢得了美宇航局一份价值16亿美元的大单,为国际空间站上的美国宇航员提供12次补给任务。接着,马斯克又听到了另一个好消息——特斯拉的融资已经在圣诞前夜成功完成,如果此次融资失败,特斯拉可能会在几小时后破产。

就这样,经历了巨大阵痛的特斯拉实现了浴火重生,并在之后推出了新款车型model S。随后,在2010年6月29日,马斯克带着一路跌跌撞撞,还未大规模量产的特斯拉走进了纽约证券交易所,并获得了戴姆勒和丰田各自5000万美元的融资。

model S

而巧合的是,5个月之后,李斌也带着易车网敲响了纳斯达克的钟声。

殊途同归,所谋未必

敲钟过后,马斯克的特斯拉走向了世界,甚至飞向了苍穹宇宙。而李斌则在易车上市后,选择一条不同寻常的路——互联网造车。

在纳斯达克曾有过“时空对望”的两人算是殊途同归了。不过,这一次李斌的速度似乎比“前辈”马斯克来得更为迅猛。

2014年11月,李斌注册了上海蔚来科技有限公司;次年,上海蔚来汽车有限公司成立。随后,资本进场,共计五轮,融资过百亿……蔚来乘风起,其扩张速度比起当年特斯拉,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6年11月,蔚来EP9概念车亮相,那是一辆号称全球最快的电动汽车,百米速度2.7秒,不仅超过法拉利,还拿下了 Formula E年度冠军。

2017年5月12日下午4点20分31秒,北纬50°20' 8" ,东经6°56' 51" ,德国艾菲尔山脉,纽博格林北环赛道。电子屏显示:气温18摄氏度,风速10公里/小时。试车手驾驶蔚来EP9冲过终点线,以6分45秒900的成绩创造了纽北最新量产车圈速纪录。

2017年12月16日,北京五棵松体育馆,李斌带着蔚来的首款量产车NIO ES8来到现场。那是一款纯电动7座SUV,车身全铝架构,全系空气悬挂,12个超声波传感器、5个毫米波雷达、4个环视摄像头、1个驾驶状态监测摄像头。

随后,蔚来官方宣布完成首批一万辆的汽车订单。再然后,就是蔚来上市的消息此起彼伏。

仅仅三年有余,李斌的造车之路就走到了上市阶段,这跟8年前特斯拉的路子似乎是不谋而合,但在速度上却比一向以“疯狂”著称的马斯克造特斯拉的速度快了近一倍。而且,在近乎闪电般的扩张速度后面,李斌却表现得异常平和和低调。

似乎,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在他事先计划好的时间表里。“所有这些东西都是水到渠成的。”李斌在一次采访中表示,把一个公司IPO没什么不得了,“我更在乎的是客户的满意度,那是蔚来真正看中的。”

而说到客户满意度,在国内电动汽车售后服务均处于起步阶段的情况下,蔚来ES 8 44万—54万的售价与起步价20万的威马EX5、小鹏G3相比,显然并没有太大的竞争优势,蔚来的未来可以说是道阻且长。

不过,显然李斌是有信心的,蔚来背后明星般的资本团队——腾讯、百度、京东、红杉资本、淡马锡等,这是他最大的倚仗。同时,与那些成天向大众宣传自己的伟大梦想不同,李斌过于温和、低调的态度背后还有一个他投资多年的出行市场。

凭着20余年在汽车行业的经验积累和独到眼光,李斌从2014年开始,李斌以易车为依托,密集地投出了4亿美元,投资了32家互联网汽车服务公司或产品,其中不乏摩拜,优信二手车,电动邦,ETCP停车等众多明星项目,且基本囊括了汽车媒体、汽车电商、整车制造、汽车后市场、移动出行服务以及汽车周边服务等与车相关的领域和行业,覆盖了整个汽车生命的全周期。

在易车、摩拜、蔚来这 “三驾马车”中的李斌,其实与马斯克有着同等宏大的愿景,只不过马斯克的是星际旅行,而李斌是更接地气的“汽车生态圈”。低调是表像,大出行的野心则是真实而具体的内在。

所以,现在看来:

马斯克更像是一个疯狂的梦想家,而李斌则是一个真实的商人。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