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界人物 > 泡面背后的首富,许连捷这一年经历了什么?
泡面背后的首富,许连捷这一年经历了什么?
2017-12-27 10:20:54 100

来源:商业人物作者:张友红

今年年初,一张许连捷在机场吃泡面,斜靠在候机厅打瞌睡的照片在网上刷屏。大家之所以关注许连捷吃泡面,就和关注娃哈哈宗庆后坐高铁二等座、马云泡面就咸菜一个道理,他们都是首富。

2017福布斯中国富豪榜,许连捷以170.1亿元排在第112名。在这之前的2015年,作为恒安集团创始人,许连捷以28亿美元的财富与施文博、陈发树并列福建首富,排名全球第663位。之前的2013年、2014年,许连捷连续两年蝉联福建首富。在福建,许连捷和曹德旺被并列为实业创业教父,有着最有资历的创业历史和名望。

那次出差,许连捷亲自率领公司高管团队前往广西、川渝、云贵等地,亲临一线推进区域小团队经营的落地实施。

除了机场,这一年,许连捷出现在各种忙碌的场面。譬如,中国好声音学员领衔全国十二强选手对决,60多岁的许连捷和人气偶像田馥甄站在一起,看表演,发布一款年轻女孩偶像的定制纸巾。

2014年,笔者在恒安集团总部见过许连捷,那时,他已经从一线退下来十几年,过着近乎退休的生活,每天早晨游泳,一周至少吃一顿深海鱼铁板烧,精气神不像一个60多岁的老头儿。

2017年1月,在恒安集团年度工作会议上,许连捷突然说,要以“60多岁的年龄,30岁的精气神”重回一线。回归背后是因为什么?一年了,许连捷的目标实现了么?

业绩,还是业绩

恒安集团靠生产卫生巾起家,目前主要产品有安儿乐纸尿裤、心相印纸巾、七度空间卫生巾等。1998年在香港上市,上市代码恒安国际(01044)(以下均简称恒安)。

翻开恒安的发展历史,这是一个在行业内占有绝对优势的民营企业。靠三类产品就拿下了市场40%的份额,且每一款产品都成为爆款。

公司创始人许连捷和他的老伙伴施文博被称为最佳搭档:一个精明的执行者,一个谋算的董事长。这对搭档可以媲美中国目前民营企业最优秀的领导组合:在李宁公司,这样的组合是李宁和CEO张志勇;在腾讯,是马化腾和刘炽平;在苏宁电器,是张近东和孙为民;在微软,是比尔•盖茨和鲍尔默……

许连捷(左)和施文博(右)

从1998年上市,恒安经历了三个阶段,即将爬上千亿市值。

1998年上市,年产值在10亿徘徊;2008年,企业规模达到80亿;2009年销售额顺利破百亿;2013年破200亿;2015年恒安股价迎来最高峰总市值接近1223亿港元。笔者拿到同花顺的数据:近五年,恒安的净利润每年都在以5%-10%递增。按照这个速度,恒安成为一家名副其实的千亿市值企业板上钉钉。

2016年,这个完美的弧线打破了。

来自同花顺的数据:恒安2016年中报净利164556.20万元,同比减少17.25%;2016年年报净利376146.20万元,同比减少8.33%。

这一年,恒安国际将旗下零食分部“亲亲集团”从集团分拆并在香港联交所主板独立上市。由此,亲亲集团业务在2016财年被视为“终止经营业务”,其终止经营利润约为2.82亿元,包括因分拆所得一次性收益及亲亲集团经营净利润。年报显示,亲亲集团2016年1月1日至7月7日经营利润1478.5万元,同比下跌71.71%,主要是受国内经济放缓,市场竞争和上市费用录入报表影响。

恒安采取过资本动作,以图挽救连续下滑的股价。

2016年恒安累计18次回购股份,在港交所以总代价约人民币7.2亿赎回总共1.32亿股普通股,以提高其每股的资产净值及盈利。其中11次回购发生在去年十月和十一月期间。

然而即便巨额回购,依旧没能止住恒安国际股价的下跌。恒安国际股价自2015年4月9日达到历史最高107.4港元后整体上呈下跌趋势。2016年全年恒安国际股价跌幅为17.36%,2016年下半年股价跌幅为10.39%,截止2016年12月30日,恒安国际收盘价56.95港元,较2015年4月9日巅峰时期的107.4港元下跌45.3%。

在今年3月21日公布全年业绩之后,股价再次跌下60港元关口。而在2015年4月集团股价顶峰时期总市值接近1223亿港元,市值已经蒸发500多亿港元。

这就是许连捷重新出山的原因,一桶泡面背后承担着几百亿的重担。

掌舵人

许连捷是恒安的镇山法宝。

13 岁开始卖鸡蛋做生意,后来卖水果、瓜子,按他的话说,“能想起来的都干过。”

今年63岁的许连捷在生意场闯荡了整整50年。1985 年创办恒安集团,恒安也走过了32个年头。因此,媒体喜欢封他“商业教父”。许连捷不喜欢这个称呼。问他对这个封号的看法,他手一摆,头一撇,整个身子靠回椅子里,声音里带着抗拒,“什么教父,我就是一草根,媒体瞎说的。”

恒安集团昔日工厂

许连捷自称没什么文化,“小学都没毕业,什么证书一本都没有。”

和名望相当的福建另一位商业教父曹德旺比起来,许连捷算得上是隐形富豪。

恒安的集团大楼目前还保留着一家乡镇企业的样子,设计装修都很老派:门口不大,是那种有轨的电动门,门两边的柱子上贴着招工启事。院子也不大,六层的办公室,高台阶,老式装修,这里依旧保留着90 年代乡镇企业的派头。即便拥有几百亿的财富,恒安的人都知道,“许总一直过着很节俭的生活。”许连捷也不搞房地产,唯一盖的楼在企业所在的镇上,是职工宿舍。小区周边都是当地乡亲们推着小车叫卖的声音,乡土味十足。

许连捷的司机,胖乎乎的,扎着小辫,随便搭着一个白色半旧的短袖T,并不整洁的牛仔裤,像路边店铺里卖肉的小老板,开着许连捷那辆半旧的奥迪A6座驾。车里的真皮沙发已经被磨去一层,福建略显湿热的空气钻进车里,和着车里随意聊起的话,蒸啊蒸。

要说唯一高调的,是许连捷这个名字在当地,叫得响亮。

他给我讲过自己的一个真实故事:

1985 年,32 岁的许连捷开始做卫生巾。那是个思想保守的年代,卫生巾还是个羞于谈起的词语。许连捷的五个业务员都是男的,第一批产品做出来,许连捷带业务员们到商店推销,没人理他。有的商店工作人员直接劝阻,“你要害死我?把这个东西摆上去,我那个食品谁还敢吃?”即便到了90 年代初期,许连捷在福建已经是很有名的商人了,可是有一次侨乡小商品进京展销,组委会人员私下找到许连捷说,“你这个摆在角落就行,显眼的位置对侨乡形象不好。”

恒安早期的产品广告

许连捷的卫生巾生意就此开始了。

但是,最开始卖得不好,员工工资是问题。

1985 年春节,一个削瘦的年轻人站在大街上,身后跟着两辆摩托车。

这条街不长,青瓦矮房,密密麻麻的地排着卖各种小商品的店铺,晚上就要过年了,店铺老板们已经开始收拾货物。年轻人挨个走进每一家店铺,他是来借钱的。

“街上”是一个镇子最繁华的地方,卖水果的、卖烟酒的、卖大米的、卖糖的,做各种小买卖的人集中在此,这也是镇上商业最繁荣的一条街。

这个年轻人就是当年的许连捷,32 岁。刚刚创办了恒安纸业不满一年。因为年底发不出工资,许连捷只有一个办法:借。身后跟着的两辆摩托车拿着包,随时准备装上钱骑回厂里发工资。

那个年代,卫生巾非常稀缺,也不被人接受,恒安的产品第一年卖不出去。

许连捷从街头跑到街尾,进了店就问人借钱,大家都很奇怪,说,“真的需要?哦,需要钱就拿走吧,反正春节了,我们不做生意了。”

两万、三万……许连捷最多的一次从一家店铺里借到了十万。1985 年,十万是笔巨款。没有借条,没有利息,就这样,许连捷借够了钱,后面跟着的两部摩托车拿到钱回去发了工资。

乡亲们都信他。

晋江的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在各个镇子上冒出来。其中,尤其以服装鞋子最多。据统计,截至2011年年底,晋江已有境内外上市公司37家,证券市场总市值超1800亿元,是全国拥有上市企业最多的县。这些企业大都是在80 年代那波开放潮里建立起来的。

许连捷很容易更富有。

六七十年代倒腾“商贩”,八十年代发家,许连捷是新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中最年轻的一位,和他同一个时代的商界名人有联想柳传志、健力宝李经纬等等。和以陈东升、冯伦为首的“九二派”相比,他们属于更早的“八四派”,随着商品经济第一次被提出而创业。

所以,在中国经济突飞猛进的三十年里,许连捷有足够多的机会“暴富”。譬如,在资本积累充足后做房地产,做股票等各种投资……

不过,许连捷没动过这个心思。和他经历的跌宕起伏的年代相比,他的履历显得太“清新”。甚至,可以说,他走得太谨慎了。

在他四五十年的生意场上,他经历了因为投机倒把被抓险些枪毙的经历,看到了太多生意人从辉煌走进牢狱,太多冒险派们血淋淋的前车之鉴。他的小心是年轻的二代企业家无法体会的。经历过文革的政治变动和改革开放初期经济政策的不稳定,第一代创业者骨子里都有深深的不安全感。

许连捷也一样。他经历的年代跳动性太大了,特别是在文革期间就开始做生意,经历了那种财富被一夜没收的不安定感。他说,自己能到现在,恒安能到现在,“已经是奇迹。”

他坚持做实业,做生活用纸产品。

变革,还是变革

在快消品领域一直保持领跑速度,对企业领导人而言是一个一直会面临挑战的事,停下,就落后。

恒安进行过三次大的变革。

一次是2001年。恒安宣布花费1000万美元,与美国著名的管理咨询服务公司汤姆逊集团签订3 年的合同,开展“TCT行动”(Total Cycle Time),即“全周期时间管理模式”,从各个细节入手,改变正在僵化的管理行为模式。

他把自己的亲弟弟、亲舅舅纷纷赶出公司,拒绝家族式任人唯亲等管理弊病。十六年前,企业现代化管理在民营企业中还是新鲜玩意,许连捷在福建给诸多家族企业带了个头。

恒安创业初期

2013年底开始的第二次管理改革,主要依托大数据,改变管理上的落后和打破销售上的传统。内部,称之为“端到端”信息化可视化运营平台。也就是信息化改革。

这两次变革,许连捷都放权。他找到他认为最专业的人,充分给对方权利去变革公司的落后管理制度。

放权,也是他教育儿子的办法。

许连捷有三个儿子,大儿子考上厦门大学要去读书。对父亲说,想带着二弟去上学。许连捷答应了。刚上小学的小儿子听了不愿意,哭着也要去,许连捷又答应了。就这样,三个儿子去了厦门,身边没有父母。大儿子成了两个弟弟的监护人。许连捷完全放养。

三个儿子,一个学经济,一个学财务,一个学法律,都是大儿子给定的。

正儿八经的教育,只有一次。儿子们都毕业了,要迈进社会,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他把儿子们叫到会所,喝了一下午茶,说,“你们就记住一点,做人要诚信,做事不能贪。贪的欲望绝对不能有。”

如今,三个儿子都不在恒安,均有自己的事业。

2017年的这次变革,许连捷和之前都不一样。针对上一年的业绩下滑,主要加强销售运营,许连捷自己亲自上一线,见客户,打销售。内部称之为,平台化小团队经营。这在业界也称之为阿米巴模式。

2017年的销售变革,对许连捷来说像是二次创业。他不再是单纯的坐在办公室指挥,指派一个专业人士去实施,而是自己亲自下一线,跑销路。这一年,许连捷高调了起来。在2017年的集团大会上,许连捷说,之所以如此是为了百年千亿的目标。扳回2016年的阶段性败局是首要任务。

我们到目前只能看到恒安2017年中报,同花顺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恒安实现了净利185487.50万元,同比增长12.72%。

截止昨天,12月25日,恒安的股票价格是85.10港元。较2016年12月30日恒安国际收盘价56.95港元,2017一年,恒安国际的股价增长了49.4%。

今年7月31日,财富中文网发布了最新的《财富》中国500强排行榜,恒安以192.77亿元的营业收入位列榜单第317名。

股票市值已过千亿,不过,许连捷嘴里的百年千亿,指的是企业营收过千亿,和现在的二百亿营收还有不小的距离。63岁的许连捷还会继续领跑几次变革?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