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界人物 > 商界领袖论坛嘉宾丨优势资本董事长吴克忠的资本乘号
商界领袖论坛嘉宾丨优势资本董事长吴克忠的资本乘号
2017-12-22 08:22:17 88

来源:商界杂志作者:周攀峰 曹一方

2018商界领袖新年论坛与会嘉宾系列报道②

优势资本董事长吴克忠已经确定参加出席由商界传媒集团主办的“大变革与新起点——2018商界领袖新年论坛”。2018年1月24日~25日,他会在年会的圆桌论坛“资本视角下的产业变革”与其他四位嘉宾展开热烈的讨论。想要现场聆听吴克忠演讲,点击图片即可报名。

2002年,38岁的吴克忠回国创立优势资本。至今(2010年。编者注)已先后注资61个项目,其中16个项目已经成功在全球各大交易所上市,投资回报率最高达50倍,平均达7~8倍,而私募业界的平均水平仅为200%~300%。

外表憨厚的吴克忠,翻越了怎样的厚重人生,布谋了怎样的资本棋局,才积攒下如今惊人的爆发当量?

股评家初出茅庐

1990年代初的上海滩,资本市场风云初起。1990年底,上海证券交易所鸣锣开市,一扇厚重的资本大门缓缓向民众开启,懵懂而无序。

这一刻,吴克忠26岁,已在上海交大毕业留校任教3年,教授技术经济。1989年,人民银行牵头筹备证券交易所,上海交大顺势率先开设证券课程,吴克忠也顺势主动申请转向了证券教学。在这一中国证券的启蒙阶段,他大量查阅国外证券市场的资料,边教边学,很快成为上海知名的证券研究者。

上交所成立后,刚刚创刊的《上海证券报》慕名邀请吴克忠撰写股评。从1992~1993年,几乎每期《上海证券报》上都有吴克忠的股评文章。每天股市一收市,就有很多编辑排队等他的稿件,写完一页传真一页。  

1992年,时任福建省副省长的刘明康,在报纸上看到吴克忠关于证券市场和企业改制的文章,觉得非常有见地。他随即派人邀请吴克忠去福建考察,为几家具有上市潜质的企业出谋划策。这其中就有曹德旺的福耀玻璃。

当时的福耀玻璃还坐落于福清市高山镇。曹德旺自1983年承包了这家破旧的乡镇玻璃小厂,八年奋斗,将福耀玻璃打造为福建知名的民营企业。1991年,福耀玻璃成为福建省第一家公开发行原始股的企业,每股价格1.01元。

在吴克忠去之前,福耀原始股的公开募集很不受待见,于是,不得不通过政府机关层层摊派才得以勉强发行,还招得怨声四起。

福耀玻璃遍布全国

吴克忠在破旧而又热火朝天的福耀工厂里,见到了曹德旺。那时,全国各地都拥有中小型玻璃厂,管理粗放技术落后,都以生产普通的平板玻璃为主。曹德旺却独辟蹊径看到了汽车玻璃这一潜力巨大的细分市场。

吴克忠开始兴奋了:勤勉不懈的企业家和前景大好的项目,已经为福耀玻璃蓄积了充沛的市场势能,只需要资本市场的轻轻一拨,这股能量便能如决堤之水一般冲击市场。

正是为此,曹德旺不遗余力地运作福耀上市。只是因为地处偏远的福清,迟迟打不开迈向上海资本市场的通道。而对证券市场了如指掌的吴克忠,正是曹德旺渴求的“上市军师”。

吴克忠爽快地答应了曹德旺的邀请。他向记者回忆:“福耀原始股发行价为1.01元,每股盈利大概六七毛,当时我们估计市盈率为五六十倍,在上海证交所上市之后股价应到30元以上。”

有一次,几个听吴克忠分析股票的大户拦住他问:吴老师带身份证没有?惊讶中的吴克忠回答:带了。于是,几个大户带上五六个提着巨额现金的马仔,连求带哄地让吴克忠领着他们直奔机场,到福清去坐地抢购福耀玻璃的原始股。

进入神奇的世界

以前在二级市场费尽心机地猜测上市公司动向和老板的想法,即使赢利也只是用百分数计算。而在这里却可以与上市公司老板站在同一战壕,进而攫取以倍数计算的价值。

吴克忠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并始终与福耀站在一起,为了感谢这位“上市军师”,曹德旺慷慨地赠送了3万股原始股。出于对福耀上市的预期和自己判断的自信,吴克忠自己又东拼西凑以2~3元不等的价格收购了3万股原始股。

1993年6月,福耀玻璃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正式上市,一开盘股价从2元多猛涨至近50元,吴克忠手里的6万股立马变现为200万元的资金!

1993年7月,吴克忠远赴美国西南路易斯安那大学学习,拿到金融硕士学位后,他闯进了华尔街,先后就职多家专业投行机构,从事帮助企业上市的卖方业务和私募基金投资的买方业务

如果不是2001年那场震惊全球的 “9.11”惨剧,或许吴克忠还会继续研习下去。当时他判断,美国经济很可能就此出现大逆转、步入长期衰退期。而另一方面,国内资本市场已经日趋成熟、生机勃勃。羽翼渐丰的他开始筹划归国事宜。

恰在此时,一位老友向吴克忠伸出了橄榄枝。此人名叫陈荣,10年前只是一个大户股民,是吴克忠股评会的忠实听众。

2002年底,吴克忠成立优势资本,合伙人是吴克忠和陈荣,其中吴是最大的个人股东。优势资本初期资金规模1.1亿元,出资人包括陈荣和一些美国投资者。

乘法在哪里?

美国归来的吴克忠,第一个引进了国外流行的Pre-IPO投资模式。他将优势资本定位于企业价值的发现者,抓住企业上市前和上市后的套利机会,进而攫取倍数级的回报。这其实就是福耀玻璃一级半市场的一种高级裂变。

然而,这颗裂变的种子,要生根发芽长成大树,就必须找到孕育乘法级增长、产出倍数级果实的土壤。在成立优势资本的那段日子里,吴克忠反反复复地问自己:中国市场的乘法究竟在哪里?

当时,国内的同行们迷信美国市场的投资方向,将全部热情倾注于诸如互联网、高科技等新兴产业,而完全屏蔽国内的传统产业。

于是,吴克忠果断地扑进广袤的传统产业。为了发掘那些优质的土壤,他不惜率领团队深入经济发达的华东、江浙一带,一个县一个县、甚至一条街一条街的搜索,如同挨家挨户卖产品的推销员。

真正残酷的现实,不是寻找过程的迷茫感,而是惊喜地找到一块优质土壤,却被一个意想不到的变量,打断了增长乘法的启动。

后来的事实证明宅急送错过了高速扩张的最佳战机

2003年,吴克忠接触上了快递行业风头正健的宅急送。前后足足花了三个月时间,吴克忠与宅急送董事长陈平几乎都要签约了。谁知陈平的哥哥、泰康人寿董事长陈东升在最后一刻出面反对,原因是不愿意因为外界资本的进入而失去控股地位。

老板一句话,吴克忠的一切努力化为乌有。

直到2005年,优势资本投资的项目都屈指可数,上市套利更是遥不可及。不过,这些无奈与束缚,反而激发了吴克忠这个福建男人性格中的拼搏不屈,此时的他就像一块生石灰,越是被泼水,越是热气腾腾、斗志昂扬。他开始追问这样一个问题:中国市场的资本乘法究竟该怎么做?

突破口:泉州模式

在创业初期,吴克忠如同一个不辞辛劳的樵夫,率领优势资本披荆斩棘、翻山越岭地探索一个问题——究竟哪座山头,才能开出乘法增长之花,结出倍数回报之果?

2005年,泉州已经崛起了一批诸如匹克、安踏、九牧等极具知名度和增长潜力的企业,恰好泉州市政府也希望从资本的角度,来深度激活泉州企业的品牌竞争力——这正是优势资本求之若渴的市场突破口!

2007年初,吴克忠回到福建过春节,发现匹克2006年销售额达6个亿,初具泉州模式的特征。在这样的背景下,吴克忠找到匹克老板许景南,胸有成竹地告诉他,其实匹克每年的增长可以达到198%!

吴克忠做了一道简单的乘法运算:泉州的企业有三个增长支点,一是单店销售的增长,这方面匹克可增长15%;二是门店数量的增长,国内市场的开店成本较低,匹克每年开店的增长空间可达50%;三是产品线的增长,比如匹克以前卖篮球鞋,现在将增加网球鞋,以前卖运动服装,现在增加运动化妆品,这方面每年也可为匹克带来15%的增长。三个增长支点相乘为115%×150%×115%=198%。

2007年4月,匹克整体作价8000万美元,吴克忠联合昔日交大校友沈南鹏,优势资本和红杉资本各出300万美元,完成了匹克第一轮融资。

短短半年多时间,匹克按照吴克忠的乘法公式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11月匹克第二轮融资的作价竟然暴增至10亿美元,此时优势资本的投资回报率,就已经高达12倍!

吴克忠在2017商业模式中国峰会上演讲

乘法进阶

吴克忠深知,唯有使自己的乘法演算变得更精确、更迅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于是,在区域合伙人的项目网络上,他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系统化、精准化升级——

第一,在四川德阳、河北廊坊等地,与政府产业引导基金合作,按照优势资本与产业引导基金4比1的出资比例投资项目。这样一来,当地政府将不遗余力地推荐优质项目,而且还有地方政策的支持。

第二,与工商银行成立一支5亿元的基金,这也是工行首次与国内投资机构联手合作。工行看重优势资本对客户的价值提升,而优势资本则看重工行的项目渠道。

第三,在GDP高速增长的重庆、佛山募集专门的区域基金,在区域合伙人网络的基础上,更加精准、深入地发掘高增长的企业。

在这张纵横交织、巨大又精深的项目网络上,吴克忠的增长乘法日益精进。从2009年第四季度到2010年第一季度的半年内,优势资本一共投了碳源科技、同济同捷、怡成生物和神雾热能等12个项目,涉及金额达7.1个亿。

如今,在创业投资的电视节目上,吴克忠总爱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装,眯着双眼笑呵呵地出现在公众面前,然后声音洪亮地重复他的名言:中国资本市场缺的不是钱,而是投资机会。

(本文原载于《商界》2010年10月号,本次刊发有删节)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