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首富:形成电商新一极 不能复制马云和刘强东

米娜 3个月前 1 商界人物

摘要:“我不需要A、B、C轮的融资,没有资本方的压力,用自己的资金,可以更好的控制发展的节奏,”“按现在卓尔集团的市值,假设将我上市公司的股份稀释到30%,我还有200亿的融资空间。”

阎志喜

“令狐冲拒绝加入少林,也拒绝了五岳剑派掌门人的位子,还拒绝了任我行的邀请,他最终选择了追求自由和个性张扬的自我解放之途。”

2015年11月的最后一天,在湖北武汉的经心书院——这家由晚清名臣张之洞于同治八年(1869年)在武昌所创办的著名书院里,卓尔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阎志对台下八十多位听众分享自己从《笑傲江湖》里学到的市场整合与公司治理经验。

阎志喜欢令狐冲,他认为读者在各个年龄阶段会喜欢不同的金庸小说人物:20多岁敬佩郭靖、乔峰,30多岁羡慕袁承志、陈家洛,40多岁神交令狐冲,50多岁大概就要开始欣赏韦小宝了。

时年43岁的他,正面临人生和事业的另一个分叉口。

「转型 」

与令狐冲一样,阎志出身平凡。原本出生在大别山一个小镇上的阎志,年少时的梦想是在家乡的小镇上拥有一家自己的书店,在里面抽空看书写诗。在18岁那年,阎志出版了第一部诗集。如若他就这样将文学之路走下去,便没有今日的湖北首富。

2015年10月末,阎志以130.2亿元身家,被福布斯评为2015中国富豪榜百强第97位,再次成为湖北首富。

在阎志长达21年的创业生涯中,因其低调行事,一直较少为外人所知。他的人生经历了几个大的跨越,从文学青年,到湖北广告王子,再到湖北商业地产巨头,每一步跨越几乎都是一次360度的跨界转型。

但如今,阎志又在酝酿一场新的跨界。他本人也逐渐高调起来,频频参加各种互联网峰会。

“这次我准备彻底改变”,在武汉一家酒店的会议室里,《中国企业家》记者见到了匆匆而来的阎志,他所说的彻底转变是指卓尔集团正全力向互联网电商企业转型。

身穿黑色西服套装,格子衬衫,戴着无框眼镜且气场强大的阎志,时间观念极强。

阎志不愿提自己的“湖北首富”头衔,在记者提及为何要进行这场互联网转型时,他的回答是:我只能做这件事情!

作为汉口北国际商贸批发市场的老板,阎志认为自己是中国企业里少有几个懂批发市场,并真正天天跟批发市场打交道的人。“你谈互联网,我会很谦虚,但谈到线下批发市场我可以不客气,我们有中国民营最大规模的批发市场在手上,我们不做批发市场的B2B电商,那谁做?”

然而,即使提起互联网,阎也并不犹豫,他能思路清晰且语速很快地跟记者讲述自己的布局逻辑:卓尔正在搭建一个完整的智能化商业交易生态圈,这包括将卓尔云市场打造成中国电商新一极,以商品流通为起点,贯穿物流、金融、数据、软件和服务;打通线上线下的B2B、B2C、C2B,连接全球,全面智能化。

为此,他不仅将自己的办公地点从武汉的卓尔大楼挪到了汉口北电商大厦,以便更好地跟电商大厦里的卓尔购等团队进行沟通。从2015年底到现在,他还辗转到全国各地去谈各种电商合作,动作频频。

2016年3月17日,卓尔宣布入股纽交所上市公司兰亭集势(NYSE:LITB)成为第一大股东。此后的4月1日,卓尔又宣告公司更名,将卓尔发展有限公司改名为卓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深度去地产化。5天后,卓尔又将深圳一家移动智能支付公司收入囊中,更名为卓尔智联,试图打通支付环节。

但在此之前,卓尔是一家主要从事商业地产和商贸批发市场的房地产企业。卓尔集团旗下拥有卓尔发展集团(02098.HK),中国基建港口集团(08233.HK)两家上市公司和一家新三板公司“云传媒”。目前正在进行的地产项目包括汉口北批发市场、天津电商城、长沙第一企业社区、多个城市的卓尔生活城。

从一家重盈利、传统且资产非常重的地产公司,转型到又轻又快,重流量和资金投入的互联网企业,这种颠覆性的跳跃,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如果我们这个事干成,那会是少有几个甚至是唯一一个能够达到阿里巴巴量级的市场。中国的批发市场乃至批发行业,目前来看无论是谁都没有动到这一块。”阎志表示。他认为和一些互联网企业比,在B2B电商业务上,卓尔更有优势。理由有二:一是批发市场线下优势,深刻理解批发市场商业逻辑和商户诉求,而批发商又是B2B领域规模占比最大的环节;二是卓尔做B2B,可以透过批发商的分销体系做到二三线城市,甚至能下沉到县城、乡镇那些门市,这是卓尔购上独有的小型分销商。

「联盟 」

在转型这件事上,阎志认为自己一直是个幸运儿。

“大部分实体企业、传统企业想转型互联网,但找不到对接点,但我们很幸运的找到了。而且这个点刚好是一个潜在的有上万亿级别的市场,这是我敢于把整个公司的商业模式彻底换掉的一个根本原因所在。”

在此之前,阎志几乎抓住了几个重要的风口,从上个世纪90年代商品经济的广告盛宴,和21世纪初期的商业地产狂潮,而这场由国务院推动的互联网+运动,他也不想错过。

事实上,早在2014年,互联网+的风潮就在卓尔集团刮起了。如今,当你走进卓尔集团位于汉口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的电商大厦,这场风潮吹过后的痕迹仍留在这栋大楼里。

这栋大楼曾是国家级电子商务示范基地,楼道上地板上印有京东、淘宝、天猫的LOGO,墙上则画着史蒂夫·乔布斯、扎克伯格、刘强东、马云、雷军的画像、事迹及个人语录,“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宣传标语仍悬挂在楼道间,一楼的咖啡厅挂的标牌是汉口北创客咖啡。咖啡店的店员说这里作为大学生创业基地开业时,武汉市长都亲自来这喝过咖啡。

现在,这里已成为卓尔集团转型互联网的基地所在。

而这场互联网+传统企业的风潮背后,是阎志与阿里巴巴1688产业带的一场合作。2014年,阎志在杭州太极禅院第一次见到了马云,“他是一个很能够激起大家对一件事情产生热情的人”,阎志表示,这次会面后不久,卓尔便开始了与阿里巴巴1688的合作。

按照原计划,通过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卓尔计划在三年内通过旗下的电商平台扶持1250家汉口北优质商户开展线上交易,实现线上总交易量达100亿元。在此之后,2015年5月,卓尔集团又跟工商银行合作,助力融e购汉口北频道上线。

对于企业之间的合作和联盟,阎志有着自己的理解,他曾这样形容《笑傲江湖》中的五岳剑派。“这就是一个松散型的企业联盟,参与的各个门派也就相当于‘企业’,规模都不大,有抱团的必要;行业相同(都用剑),有抱团的可能性;没有直接利益冲突,联合效果很好。”

正是在这场合作中,让阎志意识到自己曾经做的所谓电商基地,如天津电商城、长沙电商城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电商。“之前我们想的太简单了,卓尔提供的电商线下服务集成,帮批发商上线到其他电商平台,这是一个典型的传统企业+互联网的动作,不是一个企业的真正互联网化。这其中,卓尔的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没有根本改变。”

但这对阎志来说,是一次学习电商的好机会。这场联姻正值互联网企业从线上走向线下与传统商城融合的大潮时期。2015年8月,京东投资永辉超市,双方建立联合采购机制,打通线上与线下。当年8月,阿里巴巴集团收购苏宁云商集团19.99%股份,将两者线上线下的3C品类对接。

阎志身处这场融合大潮之中,“我开始也想过走捷径,后来因为种种机缘最终决定自己干。”这里所指的捷径,他是这样解释的:传统企业的互联网化进程,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背靠大树,让大型互联网公司来做公司的大股东,很多同行都这样做。

当记者问他,曾收到哪些互联网公司抛来的橄榄枝,他没有否认,只是说这条路他考虑过,不是自己想要的。“一旦进入大树的庞大生态系统里,你可能只占它生态系统的1%,而这1%对我们企业而言可能需要100%的投入,怎么能将自己家当变成它系统里微不足道的一环?”

正如令狐冲拒绝了各大门派的拉拢加入一般,最终阎志也选择了一条自由的道路。

「门派 」

追求自由,必然有自由的代价。

在电商江湖竞争激烈的今天,另立门派做B2B电商,这需要极大的勇气。中国互联网行业看上去波澜不断,但在格局上却是死水微澜。近十年来,无论是腾讯还是百度,都曾尝试过做电商,但一直无法挑战阿里在C2C电商和京东在B2C电商的江湖地位。

B2B电商则是另一番局面。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网络调查报告,截至2015年12月,企业在线采购比例为31.5%。老牌B2B平台如慧聪、阿里等,alibaba负责外贸B2B、1688负责内贸B2B。2015年1688的利润水平约为10%,慧聪约为6%,线下约为15%-20%。

对于B2B平台一直面临着传统灰色链条的问题,如商家将交易引到线下以“避税”;B端商家对于交易的安全性等极为依赖,对利润的把控更为现实等问题,阎志认为“商家这些顾虑是客观存在的,这些问题也都可以解决。”

在他理想中,他希望卓尔购这个B2B平台能帮客户把生意做大、降低交易成本,在平台管理生意。成本解决了,税点就不是问题。其次,批发最怕价格透明的问题,卓尔购上很多5件起批,或10件起批,批发价不一样。如果卓尔购既是线上线下B2B,也是O2O,遇到价格问题,双方还可通过在线通讯工具或电话沟通解决。

虽然B2B领域并没有形成一家独大的格局,但新老势力交聚,一场硬仗势在必然。阎志都准备了什么?

无论是马云当年率领十八罗汉成就了今天的阿里,还是刘强东借助资本打拼出了京东,在阎志看来,这些成功都是不可复制的。“我们要走的是另外一条路,既不依靠资本市场,也不一定依靠十八罗汉,这条道路在摸索,方法还没有总结,可能一两年之后就清楚了。”

2015年8月6日,原1号店联合创始人、壹药网联合创始人于刚个人出资2000万美元,入股卓尔发展集团。之后,8月17日,于刚出任卓尔发展董事局联席主席,负责指导卓尔的互联网转型。2016年4月,阿里巴巴公司前CEO卫哲成为卓尔集团的独立董事。

这给了阎志很大的信心。“我跟于刚、卫哲、吴鹰,还有兰亭集势的郭去疾等人的合作,可能会形成新的一极,大家对彼此的格局都很认同。也许有一天,我们一起做的事情加上资本、流量,可能会发生质变。”阎志表示。

阎志的底气还来源于其实业大本营良好的财务状况。根据卓尔集团公布的年报,2015年年度卓尔集团纯利约20.377亿元。

“我不需要A、B、C轮的融资,没有资本方的压力,用自己的资金,可以更好的控制发展的节奏,”阎志认为卓尔购的起点比当年的互联网创业者高很多。“按现在卓尔集团的市值,假设将我上市公司的股份稀释到30%,我还有200亿的融资空间,这还不包括其他的融资途径。”

如今,卓尔集团将采用传统公司仍是老体制老办法,互联网这边的业务如卓尔购、卓尔智联、卓尔金服、卓尔云市等将采用完全不一样的方式。“所有新招员工,该持股就持股,采用新的互联网企业精神来运营。这大半年,互联网部门已经有350多人了。”

对于未来,阎志认为至少三五个月后才可能稍有成效,一年之后来看的话,卓尔这么传统的实体企业,重得不能再重的地产业是如何转型的?这会是一个很典型的样本。

五年或十年后呢?如果遇到挫折,是否会考虑将互联网这块业务出售?阎志没有正面回答。但他对《笑傲江湖》里五岳剑派为啥可以联盟,但不能并购进行了分析:这些“企业”彼此规模相当,并购后股权分散,必然天天吵架。这几家“企业”地域文化差异很大,吃饭的口味都不一样,所以这样的跨区域并购就必须谨慎。

作者: 米娜

来自:中国企业家杂志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t.kanshangjie.com/r4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