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界人物 > 李彦宏盖茨博鳌对话实录:一个精彩提问 一个幽默对答
李彦宏盖茨博鳌对话实录:一个精彩提问 一个幽默对答
2015-03-31 14:59:37 36

来源:TechWeb

3月30日消息,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在博鳌亚洲论坛的早餐会上主持了一场高峰英文对话,向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以及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Elon Musk)精彩提问,盖茨被李彦宏问及“更希望100年后被人民铭记为微软创始人还是慈善家”时,幽默地回答说:“我更希望100年后还活着……”

不过,这场对话实在太精彩,很多媒体为了抢时间迅速发布了出来,这也导致外界流传的演讲实录,翻译中错误较多,大大影响了读者的阅读体验和信息获取。昨晚小编连夜经过精心的翻译校对,现在特奉上最准确、最靠谱、最全面的中文版本。

以下为现场对话实录:

李彦宏:大家上午好!我是百度创始人兼CEO李彦宏。欢迎参加这次对话。中间这位是比尔·盖茨先生,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及梅林达?盖茨联合主席,左边这位是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先生,他是特斯拉的CEO和CTO,同时也是SpaceX的CEO和CTO。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二位!

大概两周之前,当我答应要担任这次对话的主持人时,我在百度贴吧上发出一条信息,来征集广大吧友对两位的提问,这几天我也一直在收集,发现有五百多个问题提交上来。我想在这里面选两个问题,代表这些贴吧吧友们向你们每人问一个问题。 

一位很有志气的网友这样问:“请问比尔·盖茨,我是一个年轻人,我希望能够超越你成为世界上最为富有的人,那么我需要拥有哪些具体的特点,您会给我什么样的具体建议?

比尔·盖茨:首先,其实没有一个具体的衡量指标可以去定义一个人是否卓越,我希望这个的年轻人的想法能够超越现在这一代人。我年轻时,计算机正从一种非常核心、昂贵的平台,慢慢转变为现代轻便型的模式。我们需要相应的软件来满足硬件的要求。我们看到,计算机硬件在不断发展,并提供不断简洁化的工作。还有就是芯片的发展,当时我认为,总有一天计算将不再需要这么大的存储空间,也就是说,当时的我超越了这一代人的想法,我可以想象有一种软件和其他软件不同。

在我当时的年代,行业对于一个可以卖出一万份的热销软件,会给与一定奖励。但我预计我的产品可以卖出600万份,于是我问他们,对于销量600万份的软件你们有什么奖励?他们说:“什么?你说的是什么软件?”所以这是一款完全不同的软件。所以对于这位年轻人,我想说,现在人们知道如何开发机器人,如何开发系统,所以现在科技发展的效率非常之高。世界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比如说网站定义的代码,以及商业应用代码,如果你40年前问我未来会如何发展,我会告诉你我预见将来做商业应用会更简单、编写可靠代码也更简单,所以机遇很好。不仅在软件领域可以依靠科技实现低能耗、低碳排放,为社会做一份贡献,而且当前各种创新也拥有史无前例的良好基础。在我看来,我可能会坐下说,好吧,我想变的更好!但我不像你这么有信心。我喜欢开发软件这行,所以我创立了公司,但我从来没想过我可以把公司运营得如此成功,好吧,我曾想过或许有天公司规模会翻一番,于是我做好了朝这个目标努力的准备,但真的从未设立过于宏大的目标,比如发展成一家规模巨大的公司。因为我明白,只有自身的能力和努力才有可能助我实现目标。

所以就这样,我需要建立一个管理5000人的系统。但起初,我们公司只有10个人编代码。如果那时候你说你有一个10万人编程的公司,我一定会哈哈大笑,10万人会出现多少程序错误,我不需要10万人。所以,年轻人,祝你好运。

李彦宏:所以您的意思是想要成功不需要如此雄心勃勃?

比尔·盖茨:对。我认为埃隆也和我一样,不会去假设事情的结果,大多数成功最终都是很了不起的。但一旦你调整好心态,明白风险的存在,脚踏实地,最终还是会达成目标。

李彦宏:除此之外,成功创业者还应当拥有哪些特质呢?

比尔·盖茨:很多成功人士对自己所做的事情十分狂热。我曾经参与过这样的一个讨论,当时有七位嘉宾,讨论主题是计算机的图文界面。Windows1.0年代的界面非常慢,估计会被人取笑。对于这种界面的发展,有些嘉宾嗤之以鼻,有些嘉宾则说也许是个不错的想法。“比尔比在座的各位都要努力,哪怕这个解决方案是错误的,他总有一天也会成功”,这可能是当时对我最好的赞美了。那阵子我近乎为工作着了魔,没有休假,没有周末。这么做当时很有效,公司进入迅速发展期,我就把曾经的错误都非常快速地改掉了,将目标调整到正确的方向上,并且能够在这个正确的方向上发展得更快。很多公司起初的定位是做单一产品,只针对美国本土市场,但我们从一开始就打算做多元化的产品,并且能够在全球去进行推广,惠及全球的人民。

所以这就是一家大企业诞生之初的模样。我们知道自己对软件行业的了解有多深,我招聘了一群专业人士开发产品,但绝不是某一款适用于特定小众的产品。这点认识对我们帮助很大。这就是从最开始的几个字节的概念发展到了现在的公司。现在其他公司也有在做这样的复杂的系统,那么对于软件开发本身的高质量需要付出非常专注的努力。

李彦宏:另一个贴吧上的问题提给埃隆·马斯克先生,您是怎样做到这么多伟大的事情的呢?是一步一步做的,还是说最开始就有一个非常大的目标,然后沿着这个目标去努力的?您做了这么多伟大的事情,是怎么成长起来的呢?

埃隆·马斯克:就像比尔·盖茨先生所讲到的,其实一开始,我也没有一些特别庞大的目标,我不怕失败,甚至可会预期到失败,但如果这个事情有10%的成功率,我就会去做。很多互联网企业和车企起初阶段都经营不善。所以在创建公司之初,你要问自己,我曾经问过,最高的风险回报率是多高?而回报率最低的其实就是互联网公司和车企了,简直是失败的坟墓,换句话说成功是建立在失败的坟墓基础上的。我不想自卖自夸,但确实在2008年底之前,我们很快就创立起了Space X和Solar City。所以我想说明的是,世界上有很多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并且似乎没有人提供解决方案,所以我们想依靠特斯拉和Solar City来加速发展可持续能源的发展、可持续产品,以及消费品的可持续能耗。在最开始去推动特斯拉的时候,很多人都认为电动汽车是个愚蠢的想法。一般汽车公司都是傻子,做电动汽车的公司更是傻子中的傻子。但我们无数次无视了这些评价,继续不停地尝试。这也算是对于社会偏见的一种挑战。

李彦宏:问题在于这么多的事情,如何才能够同时同步地进行管理?

埃隆·马斯克:其实我不建议这么做,会影响生活质量。我会管理特斯拉的一些事,但solar city我并不是每件事亲力亲为,而是提供战略性指导,幸运的是,我大概只需要每月去那一天,Space X这边基本是每天都去,包括假期。

李彦宏:我知道你是CEO,同时也负责科技产品,你是不是一个非常重视细节的人呢?

埃隆·马斯克:我们的团队都很有才能,我所强调的是,有时候我受到了过多的关注,也许是因为我比较容易受公众关注,但我们能够成功的,关键依靠的是在各方面都才华横溢的团队。我不建议同时运营两家公司,以我切身的经历来说是不太妙的。我这么做是因为觉得应该对他们负责,并不是因为可以提高生活质量。

李彦宏:我在看贴吧上500个问题的时候,发现大家给比尔·盖茨的问题大多数的都和微软有关。但实际上,您花在基金会上的时间比在微软的时间更长。你是否会认为自己对人类做出的贡献更大?通过你的基金会做的贡献,比你在微软工作时对人类的贡献更大?比如说一百年以后,你是希望人们把你铭记为微软的创始人,还是希望人们把你铭记为一个慈善家? 

比尔·盖茨:我希望100年后我还活着,这才是最好的。大家不需要记得我,就像我现在所做的基金会一样。经济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私营部门,一定要记住二十、三十年之后的发展,大多数的增长都是来自于私营公司。数字的革命是仍处于早期,像百度、谷歌、苹果、微软这样的公司,都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们发明创造的工具在各个领域得到应用,比如说其中之一就是教育。假以时日,它们很就可以和人们的学习、目标和抱负联系起来。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起点。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去建立一个公司,而且去做出巨大的贡献。

而我看到的自己能做最独特的事情,就是在五十多岁时建立一个基金会,花更多的时间在这个基金会上,让其他人继续经营微软。我二、三十岁在微软的时候,觉得要确保以后的CEO不能超过45岁。每个人在45岁以后还能继续做这些事情,但50多岁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不应该再做这个工作。

基金会的工作实际上是和我的太太梅林达一起来做的,而且变得越来越让我投入其中,每天我都在关心没有人关注疟疾的肆虐,这块几乎是真空。我们会组织科学机构和政府来解决这些难题,我们也看到一些贫困国家受到营养不良和传染病的摧残。我发现这其中也有一些机会。在软件领域组织人力、鼓舞团队的能力,可以借鉴到略微不同的领域,运营管理团队、挑选合适人才、对耗时十几年的工作保持耐心,进行突破、攻坚,都可以用于慈善领域。我觉得我可以这样做。在我现在这个阶段,这是我做出的最大贡献,也是一大乐趣,就是通过我的基金会。

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我不会因为做这件事而有多大的满足感。我认为,中国记住得更多的确实应该是微软,因为基金会在中国没有投入太多的工作,我们大多都是在贫困地区开展工作。我们也希望建立更多的关系,因为中国有很多的新发明可以帮助非洲,比如医疗、农业、手机等。都很伟大。

李彦宏:所以你要多来中国。

比尔·盖茨:是的,我是要多来中国。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