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怎样让奥巴马、克林顿、小布什为中国微商站台

朱不换 6天前 3 商业模式

摘要:为什么奥巴马、克林顿、安南、保尔森等国际军政领袖,会亲自下凡关怀中国人民的微商事业?

编者按:

为什么奥巴马、克林顿、安南、保尔森等国际军政领袖,会亲自下凡关怀中国人民的微商事业?

2017 年 11 月,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德国前总统武尔夫亲赴上海出席「全球中小企业峰会」,与来自中国各地的多位微商合影。

网络流传的奥巴马、武尔夫与中国微商合影

事实上,中国微商的潜在国际友人还远不止奥巴马和武尔夫,这场中小企业峰会的主办单位「全球中小企业联盟」,已经储备了庞大的前世界领袖演讲团,足以举办一场不亚于 G7 的世界首脑峰会:

二排左起第四位现在很难请了

他们能提供的服务也相当多元,既可以在客户举办的商务会议上发表演讲,提升会议的档次;也可以握手合影,为客户的公司网站、办公室墙壁增加光彩。

尤其贴心的是,只需六七万元,客户即可前往卸任外国领导人的庄园、图书馆参观、旅游,与前领导人促膝谈心。

如果生意太忙,抽不出时间亲自接待外国领导人,也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参加「全球最高格局」的世界领袖夏令营,亲耳聆听来自德国前总统,欧洲议会前议长等巨头的教诲和导游。

要享受这些服务,甚至无需掌握各国外语、与他们的团队沟通联络,只要能找到「全球中小企业联盟」这家华人组织即可。

这个组织究竟是何方神圣,能完成如此神奇的操作,让这些不久前还执掌顶级强国的国际军政领袖,亲自下凡关怀中国人民的微商事业?

刷脸是一门生意

让这一系列蜡像馆般的奇观成为现实的,主要是全球中小企业联盟的创始人、秘书长曹方。

曹方与小布什、克林顿、萨科齐、安南、帕特林等前世界领袖亲切握手

曹方本来从事媒体广告行业。1986 年大学毕业后,他在浙江科技报供职时,就发现了「为企业家提供展示平台」的商业潜力。

他联合三家报刊,推出「浙江省知名企业家名片大会展」,将数十位企业家名片在整版报纸上端正排列,密集轰炸。这一令人想起电视剧《编辑部的故事》的广告模式广受企业家欢迎,也为曹方带来很好的回报。

曹方是「名片广告」这一广告形式的先驱者之一

1998 年,曹方移民美国,因在家干呆着而受到岳母责怪,便开始研究如何继承国内的广告营销经验,以捕捉新的商机。

新的商机很快出现了:曹方发现,在西方国家,邀请卸任国家领导人露面「撑台」,并不特别昂贵。

但在国内,官员的出场却会被视为极为稀缺的奢侈品,能与高级领导建立联系的人,会被认为拥有翻云覆雨的通天之能。

特别是国家级和前国家级领导人,更是高官中的「王者」,稀缺中的稀缺,绝非常人所能接触和来往。

而在欧美国家,前国家级领导人没有这么神秘。许多领导人退休后仍然会当律师、做生意、为商家代言。一些政府还会公开前领导人的联系方式,

美国政府网站上提供了五位在世前总统的联系方式

不管是通过引荐或直接联系,普通人都不难与这些外国前国家元首的办公室或基金会建立联系。

只要有正当的名义,按照商业规则运作,还可以和这些前元首建立我出资你演讲、我付钱你合影的交易关系。

德国前总统武尔夫退休后,为土耳其时装品牌 Yargici 做顾问代言

因此,用并不太高的价格,买入外国前领导人的演讲、合影等服务,再把它打包高价卖给对领袖的神秘能量高度重视的中国人,无疑有极大的商业潜力。

不过,他们虽然曾经大权在握,但毕竟已是人走茶凉的卸任领导人,聪明的中国企业家凭什么要把钱花在他们身上?这些人在中国说话办事真的好使吗?

答案是,好使。

姚明选秀,惊动老布什

向外国前领袖借东风的最大传奇,莫过于当年的姚明选秀奇迹。

2002 年,姚明准备参选 NBA 选秀时,正在 NBA 打球的王治郅与中国篮协已关系崩塌,在此阴影下,姚明团队与老东家中国篮协也陷入了扯皮般毫无进展的谈判。

对姚明和火箭队来说,要在选秀前拿到中国篮协的放行令,几乎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王治郅与姚明是最早赴 NBA 打球的中国球员,却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火箭队总经理道森回忆,在去中国谈判时,他意识到,身份等级在中国非常重要。

为此,他特意联系了火箭队球迷、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拿到了老布什的推荐信。结尾处,老布什亲笔写道:「在此向您致敬,一个中国人民的老朋友。」

1970 年代,老布什曾担任美国驻北京联络处主任

火箭队的法律顾问戈德堡还找到了正在合伙开律所的美国前国务卿詹姆斯·贝克,在摆满了各国政要合影的办公室中,贝克为戈德堡提供了一些私人建议。

在美国文化里,退休的老布什只是个老年球迷,詹姆斯·贝克只是一位资深律所合伙人。

但对中国人来说,老布什与贝克都是曾经叱咤风云,与中国领袖谈笑风生的大人物。拥有「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级别的合影、推荐信等物件,可能在一些环节产生不可思议的推进作用。

姚明与老布什一家在布什总统图书馆聊天

不久,姚明就幸运的拿到了放行令。戈德堡事后回忆:「我与这些领导人的关系总是置于幕后,我某些时候会考虑利用一下,但我从不需要把这些全抖出来。」

不过,既然外国政界大佬的脸面如此好用,现任领导人的站台理应更直接、有效,为什么没有人直接把他们找来呢?

为什么找前任,不找现任

曾被奥巴马嘲笑的特朗普坐上了总统宝座,奥巴马人走茶凉

这是因为,从成本收益上看,外国现任领导人还真未必有前任领导人好用。

外国的现任国家元首等高官,因为公职的纪律要求,不允许随便与企业发生利益联系。

如果被发现发生实质性的利益交换,将是重大刑事案件。联系外国现任领导人更困难,成本高,风险也大。

比如,多家中国人开设的民间机构,如曹方的全球中小企业联盟、严瑞雪的全球可持续发展基金会,都曾邀请在任的联合国大会主席约翰·阿什参会演讲,为中国中小企业家站台。

其中,「全球可持续发展基金会」与约翰·阿什的关系更具实质性,它借助阿什在中美洲国家安提瓜-巴布达的人脉,帮助中国商人购买外交护照、谋取商业好处。

「全球可持续发展基金会」聘请阿什为荣誉主席,每月支付他 2 万美元薪水;中国商人通过基金会为阿什召开招待会,开价 10 万美元;邀请阿什参加私人地产会议演讲,开价 20 万美元;累计支付阿什 80 万美元。

由于约翰·阿什是在任的联合国高官,这些利益交易都有行贿嫌疑。2016 年,「全球可持续发展基金会」CEO 严瑞雪被美国联邦地方去法院判处 20 个月监禁,公布出来的罪名是「贿赂联合国官员」。

同年,涉嫌多起受贿案的约翰·阿什在候审期健身时意外死亡。

严瑞雪与约翰·阿什

与外国现任高官做交易,是刀口舔血的危险买卖,随时有刑事风险。相比之下,邀请已经退休的外国前国级、前高官来站台刷脸,不涉及滥用公职等问题,要安全得多。

当然,如果你囊中羞涩,出不起钱来与外国前领导人合影、开会,其他替代办法也很多,勤劳勇敢的中国广告商,连视频模板都为你准备好了。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