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商业模式 > 腾讯有无鸿鹄志?
腾讯有无鸿鹄志?
2018-05-06 23:37:36 162

来源:财经天下周刊作者:刘丹如

5月的第一个周末,被《腾讯没有梦想》打破了宁静,引发了整个科技圈刷屏级的讨论。

资深科技自媒体人潘乱,认为“腾讯正在失去产品创新能力,变成一家投资公司”。

支撑潘乱观点的事实是,近8年来,腾讯在搜索/微博/电商/信息流/短视频/云等核心战场没有做出任何有创新性和成功的产品,其中最为显著的是微博和微视这两个先后被微博放弃的核心产品。尽管微视如今重新上线进行了运营,但其产品形态也只是模仿竞争对手抖音。

潘乱认为,“这家快20岁的公司正在变得功利和短视,他的强项不再是产品业务,而是投资财技,但一家科技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应该来自产品创新。”

腾讯目前的CEO刘炽平、公关总监张军、以及知名投资人朱啸虎都进行了回应和探讨。

就在潘乱关于梦想的文章发出的同一天,巴菲特股东大会在美国召开,全球股东蜂拥而至,88岁的巴菲特就没有关于梦想的挑战。伯克希尔哈撒韦与腾讯做投资的区别,不在于后者作为一家科技公司不应该靠投资赚钱,而是腾讯的投资逻辑是社交流量变现,正如有人所说这是一种变相的“创业税”。而在这两天热闹的讨论中,少有人提及的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微信和QQ活跃度已经不再增长。

从“狗日的腾讯”到“没有梦想的腾讯”

上一次腾讯引起如此大规模的讨论还是在纸媒尚未过气的2010年。2010年7月,《计算机世界》刊登了一篇题为《“狗日的”腾讯》封面头条文章,封面图采用了一只身中多刀的腾讯企鹅作为其封面。

《“狗日的”腾讯》封面头条文章

彼时的腾讯是所有新互联网公司的公敌,市面上流传着腾讯抄袭包括联众、奇虎360、团购网站等各类产品的段子。“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美团网的创始人王兴在腾讯上线了团购网站后发出了几乎所有2010年前后,不得不面对腾讯竞争的互联网创业者的焦虑之下的感慨。

而这句感慨勾画出了2010年腾讯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一个强势而充满进攻性的抄袭者。依靠QQ带来的庞大入口和流量,腾讯在游戏、内容等领域四处出击,轻易就能击败市场上曾经的领先者。

由此引发的科技圈恐慌导致了2010年”3Q大战“爆发后,不少人站队360 ,跟着指责腾讯扼杀互联网创新。这是腾讯自1999年成立以来面对的最大的舆论危机。

《腾讯传》里详细的描述了3Q大战对于马化腾和腾讯的影响:”在腾讯史上,3Q大战的确是里程碑式的事件,它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马化腾的性格。他开始重新思考腾讯的平台策略以及公共属性,在外部沟通上,他也渐渐变得柔软和开放。“

以3Q大战为界限,腾讯确实做出了颠覆性的改变。

3Q大战概念图

3Q大战之后,腾讯以流量和资本为核心动能,不断拓展自己在互联网上的业务边界。

腾讯这8年的转型方向错了吗?从商业角度来说,显然没有,决定以“资本和流量”打造开放平台的腾讯自2011年以来至今市值涨了十倍,甚至在2018年初突破五千亿美元,与另一家巨头阿里轮流坐上国内市值最高公司的位置。

从舆论角度上,腾讯的开放和去“抄袭”化同样成效显著。2018年年初,腾讯上线了一款名叫“立知”的资讯类产品,该产品一经上线便被指责抄袭了另一款腾讯曾有意投资的资讯类产品“即刻”。

该消息曝光后,人们立即想起了当初被腾讯抄袭所的恐惧所支配的时光,但尚未等舆论发酵,马化腾就第一时间做出回应,在产品上线不足12小时内下线了“立知”。

从这一事件里腾讯的反应中,并不难看出,这家公司在3Q大战后的反思力度。而这使得这家通过社交产品几乎覆盖中国所有网民的科技公司,在近些年来无论是商业营收还是公共舆论方面,都获得了巨大的回报。

但潘乱所说,作为科技公司的腾讯已经许久没有做出令人惊喜的产品也没有错。腾讯微博和微视两款产品,让腾讯在弱社交关系上的失败无所遁形,尽管还有《王者荣耀》《绝地求生》这两款近两年来最赚钱的游戏产品让人不敢小觑腾讯的创新能力,但两款游戏失败的全球化同样折射出腾讯在组织结构、产品开发上的不足。

腾讯的国民游戏”王者荣耀“

而距离上一个腾讯国民级产品微信的诞生,如今已经过去了八年,人们难免会产生这家公司是否还具有产品创新能力的质疑。

腾讯真的不焦虑吗?

在这两天以腾讯和梦想的命题作文中,曲凯的《谁说腾讯没有梦想》旗帜鲜明地反驳了腾讯产品失败论。“腾讯正是太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太知道什么才是最重要的,才看起来在很多时候都没那么激进”。

但腾讯真的对新冒出来的信息流和视频产品不焦虑吗?起码市场反馈不是这样。

2018年年初,腾讯的股价还在476块港币,到5月4日已经跌到了382元。五个月的时间,腾讯蒸发了一千多亿美金的市值。在今年3月份,他们还公布了一份成绩并不好看的季度业绩,该财报隐隐透露出腾讯今年利润率可能收窄的信号。

可以说股价的波动并不完全来源于公司的整体运作,实际上,受到全球投资者对于科技公司股价质疑的风波,2017年阿里、百度、腾讯、京东等巨头的股价都呈现了不同程度的下降。而快手抖音算不算社交产品,这一论题至今仍旧无法得出明确的论证。

风靡青少年的短视频两大巨头

但无疑这一领域新崛起的产品,如快手抖音目前无论在用户数、用户时长、甚至年轻人群体中的影响力上都有变现优势。

毫无疑问的是,在抢夺用户时间和注意力这件事上,腾讯绝对无法忽视短视频的重要性,即便目前短视频平台还无法对腾讯的社交形成冲击,失去用户的注意力同样值得这家以运营流量维生的公司提高警惕。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今年2月发布第4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去年12月,我国网民人均周上网时长为27小时,平均到每天是不到4个小时,所有互联网产品的战争都是发生这每天的230分钟里。

而根据猎豹统计的2018年第一季度APP总数据显示,短视频应用成了用户时间的最大杀手,人们花在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快手、抖音等短视频的平均时间都在半个小时以上,尤其是资讯类短视频产品,如西瓜视频的用户时长甚至能够达到60分钟左右。

在不停的刷刷中,人们的碎片化时间被消耗殆尽,随着而来的就是短视频公司们的估值爆发。旗下拥有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抖音等多个短视频产品的今天头条成立五年,估值就达到了220亿美金,另一家和他发展同样迅猛的公司快手估值也达到了180亿美元。

即便是腾讯这样的巨头,也因为短视频的增长而感到焦虑,今年3月参加人大的马化腾就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关注短视频跟社交的结合点。

重启微视正是腾讯在这一赛道做出的“亡羊补牢”之举,在大多数科技媒体看来,通过模仿竞品来阻击对方的腾讯,在微博上获得了失败,在微视上同样不可能获得成功。

那么,万一微视做不起来是否意味着腾讯产品创新上的一败涂地?

这个结论在腾讯的执行总裁刘炽平看来并不成立,他在回应这篇文章时表示“腾讯是一个比作者(潘乱)想象更大的组织和生态,每一个部分都在追求自己的理想,发挥自己的力量。把腾讯简化成一个产品的得失,一种战略的部署,一个人的意志,都是太狭隘了,是忽视了腾讯无数产品团队的努力和成绩。”

而在曲凯看来,”对于腾讯来说,短视频做不做的起来是次要的,短视频里面能不能长出来社交才是绝对的核心“。因为社交才是腾讯的立命之本,围绕社交搭建生态对于腾讯来说,远比做短视频更为重要。而近几年来,无论是微信支付、小程序等产品的出现,都证明了腾讯仍旧保有在社交领域的创新能力。

实际上,这一场论辩根本无关腾讯在一城一地上的输赢,任何公司都无法保证自己能在任何领域无往不胜,即便是2010年的腾讯通过所谓后发优势和流量导入不断成功,在电商、搜索等领域也会踢到铁板。

自互联网进入中国,这个领域的竞争激烈程度就远远高于其他传统领域,人们习惯于对后来者报以宽容,也乐于看到长期垄断市场的巨头倒下。人们并不真正关心腾讯有没有梦想,对于这家曾经做QQ和微信这样影响10亿人产品的公司,人们关心的是,垄断了社交网络近二十年的腾讯,能不能在下一个十年继续统治社交网络?

这种担忧并不多余,社交流量见顶痕迹已经十分明显。2017年一整年,社交类APP周活跃指数下跌了8.61%。尽管微信和QQ仍然盘踞在所有APP排行榜的前二,但在突破10亿用户数后,微信的各项数据增长都已经陷入瓶颈,尤其是朋友圈的使用明显开始出现下滑。

根据猎豹移动2018年第一季度的APP报告显示,与去年相比,2018年以来微信的周活跃和周人均打开次数都有了明显的下降,而QQ和QQ空间更是从2016年开始,月活就在不断下跌。

不得不说,腾讯对此也早有布局。网民整体数量已经达到瓶颈,下沉是互联网公司们新的救命稻草,而腾讯通过投资快手、趣头条等产品也对这一赛道进行了覆盖。线上红利逐渐消失,腾讯也早已投资了美团、滴滴等生活场景服务巨头。

打个比方,腾讯前几年的投资象是往微信这个架子上赶鸭子,当架子不再能变大,鸭子迟早会站满到站不下,而鸭子长大了也可能会飞走。对于腾讯来说,这不是盈利问题而是未来的增长问题。当然,腾讯如果有能力,可以做个新产品,再造一个新的架子,这就是潘乱为腾讯担忧的产品创新问题。但就算有了新产品,也不会象QQ切换到微信那么简单,毕竟上面站满了鸭子。

还有一个办法是把原来的架子再设法弄大些,这难度很高,因为在现有社交底层技术上,社交流量已经很难再有增长,但这正是腾讯正在做的。

“类似于腾讯这种体量的公司,人们从外部看到的只是它的冰山一角,而支撑整座冰山的底层却很难被看到。”紧密关注腾讯最新动向的同步社交平台tiki创始人吴永辉告诉记者,实际上在人们看不到的地方,腾讯早已开始在社交的底层技术研发上成立了多个团队进行探索。“一家优秀的科技公司,必然要在两方面做的不错,一个是现有的市场竞争,一个是押注未来,这两方面腾讯都在做,只是大家还没有看到。”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