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这次,美团想把携程的生意再做一遍

陈末 3个月前 0 商业模式

摘要:很多年后,人们会开始回忆互联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老,恐怕就是当互联网已经开始重做互联网的生意时。

很多年后,人们会开始回忆互联网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老,恐怕就是当互联网已经开始重做互联网的生意时。互联网从此被分为两类:传统互联网和互联网。18岁的携程正透露出前者的疲态,而美团在努力待在后者的队伍中。

01

美团酒店潜行

“您有一个新的美团酒店订单。”总是在大小餐厅响起的提示语音,已经潜入到各个酒店,“美团订单”也就成为了”美团酒店订单”。

根据2017年年初,美团发布的数据,美团酒店2016年的间夜数已经达到了1.3亿。2017快要结束时,美团就乐观预测全年间夜数有望突破2亿。尽管,行业纷纷对这个乐观的数据表示怀疑。

其实,美团早在2012年就开始以团购切入酒店在线分销市场。当时王兴正身处千团大战修罗场,而OTA行业中,携程、艺龙都推出酒店团购业务。

携程和艺龙的这一举动,引起了负责美团移动业务陈亮的注意。他发现,用户在手机上十分愿意点开酒店等旅游产品,比例颇大。

移动代表未来趋势,是王兴一直以来的基本判断。于是王兴决定让陈亮去组建一个酒店产品团队,用团购的方法进入酒店业务。

“我们关注到了之前行业完全忽视掉的一群商人和消费者,他们不是高端的商务用户,但他们有非常切实的住宿需求”,陈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携程、艺龙的团购产品,集中在商旅出行。王兴则看中了“年轻人自己掏钱”的市场,这也正是当时的OTA三巨头吃剩的长尾市场——钟点房、民宿、零散酒店。

这个切入点,既让美团在团购版图添上了酒店业务,又避免了和巨头的短兵相接,悄然游走在炮火范围之外。

美团酒店官网首页,将美团酒店的定位直白地告诉大众

02

直面携程

2015年7月1日,已结束千团大战正谋求全面发展的王兴发布内部邮件,宣布从即日起设立酒店旅游事业群。3个月后,美团和大众点评合二为一,成为国内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有了底气的美团,不想只在酒店业务边缘徘徊。穿越火线,面对携程,成了迟早的事情。但此时的美团酒店和完成并购的艺龙、去哪儿,并不在同一个重量级。

这时的携程,也刚吃下艺龙和去哪儿,完成对OTA的大一统,2015年集团交易额近3000亿元。

到了2016年,整个美团酒旅事业群的交易额也才320亿元,勉强超过携程头一年交易额的十分之一。当时的携程并没有在意这个不及自己十分之一,专做钟点房、民宿“小”生意的美团,会在日后成为自己的威胁,仍在潜心消化刚吃下的艺龙、去哪儿,然后放眼海外。

美团则在携程的眼皮子底下,开始暗度陈仓。

携程和美团都是流量平台,流量属性却各有不同。美团用户诉求以本地服务为主,和大众点评的合作,以及美团外卖业务的展开,用户打开美团频次越来越高。反观携程,虽然通过行业中的不断并购,将行业流量都攒在手中,但用户仍然只有商旅在出行时才,需要打开的App。流量汇总,但频次没有叠加。

高频打低频,是互联网最擅长的套路。经历过千团大战洗礼的美团,比携程更明白互联网的丛林法则。美团将自己定位在“O2O服务解决方案”的服务商,不仅线上分销,做供应商和消费者的中间人,更为酒店提供多元化的服务。

利用美团、大众点评的海量资源链接酒店和消费者只是服务的一项,更重要的是帮助酒店进行预定、房态、评价、团购、财务等管理,并通过美团、大众的大数据,为酒店提供运营方案建议。在酒店看来,携程和美团都是渠道,并没有本质区别,多个渠道多点客源,何乐而不为?

美团只需要比照着当年自己在餐厅、发廊上套路,再给酒店来个全套服务。

03

传统互联网VS互联网

2017年,王兴已经可以在某次采访中“不小心”地透露:“酒旅业务,我们的间夜数已经超过携程,估计再用1~2年,我们会超过整个携程,加艺龙,再加去哪儿的间夜数。”

仅隔一天,携程便发布梁建章署名的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梁建章表示不看好美团点评这种收购或模仿来的多元化,应该是携程这种在业内高度专业化,再大力拓展国际化的公司才会成为BAT后的伟大企业。

但是,BAT并没有打算放任携程成为下一个“伟大企业”。在2016年,原名阿里旅游的飞猪,就已经成为在线旅游行业第三。

作为“互联网二代”,飞猪和美团酒店都有个共同点,背靠强大流量平台。美团酒店背靠新美大,背后有2.9亿年活跃用户;飞猪有淘宝和支付宝,背后的年活跃用户是1/3的中国人口。它们都能直接在自己的首页生凿出入口,直接将上亿的用户导入自家酒旅平台。

对美团和阿里来说,这就是开个口子的事。而一个新项目,不用什么太大成本,就能收获大量精准用户,直接从冷启动变成充满了热能的启动。

 

美团APP首页VS淘宝APP首页

04

让互联网生意重来

从1999年诞生,到最得意的2015年,这16年里携程最擅长的“帝王术”,正是“凡威胁我者,必吞并之”。

正是用这种打法,携程封死了行业对手的进攻路线。

梁建章曾说,“如果你不想被小公司颠覆,先来颠覆自己”。也许在他看来,携程未来的对手应该是行业里以下犯上的颠覆者。他没想到,自己需要担心的不是“小而美”的同行,而是拥有比自己更庞大流量的美团、阿里。

他们自带流量入场,要把携程的生意再做一遍。就像携程曾经对传统旅游公司做的那样。

对小公司,梁建章可以大刀阔斧地收购、并购。面对自己吃不掉的美团和阿里呢?

2018年,在线旅游市场的焦点仍将集中在占据76.5%市场份额的机酒业务,虽然美团现在的优势是酒店,但以它的模式,机票业务的发展也不会慢,飞猪则是机酒、路线全面出击。除了携程系、美团酒旅、飞猪,如家背后的首旅集团、7天背后的铂涛集团,其实并不甘心中间平台在自己身上薅羊毛,都在布局自己的线上平台。对手越来越多,进入的方式也不尽相同,携程的2018不会好过。

2018年,机酒业务仍是市场争夺的重点

这不再是颠覆者们的游戏,是巨头的博弈,是第二轮的流量战争,更是第二次重塑行业的机会。

但美团酒店和飞猪,并不是行业中会被轻易并购的小玩家。不仅如此,美团酒店和飞猪都不是“小而美”的创业者。他们不断从自己的母体吸收流量,迅速推进发展。携程依然只能携庞大的供应商资源、用户积累,走在不断并购的路上。

2017年12月29日,同程与艺龙宣布合并为新公司“同程艺龙”,至此携程系在线旅游市场的份额超过半数。但对美团酒店、飞猪来说,不论是“同程”、“艺龙”,还是“同程艺龙”,都只是酒旅市场上4.9%的生意,和携程一样。再做一次,迟早变成自己的生意。

如今的携程,在用户体验上唯一能碾压的就是12306。从360那儿学来的“请不要勾选你不想安装的应用”;隐藏在机酒订单的各个角落里,被折叠、折叠再折叠的收费服务,都在让用户果断投入美团或是飞猪的怀抱。

携程可能忘了,当初自己能攀上行业顶端, 是靠着“解决用户痛点”和比传统企业更快的速度。

从前慢,车、马、邮件都慢,企业老得也慢;如今快,外卖、快递、数据,什么都快,企业老得也快。互联网的青春期,可能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长。

而在旅游之外,美团已经开始继续重做滴滴的生意了。

1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