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生一”的智慧——从0到1的创业进化指南

余晨 3个月前 1 商业模式

摘要:通过创新,给人类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创造新价值,让整个蛋糕变得更大。

今天,企业短兵相接地展开激烈的竞争。市场仿佛一块有限的饼,当你不能勇猛地切得比别人更大时,你就开始落后,最后甚至出局。于是企业之间开始比拼速度,比拼执行,比拼谁能更快更好地复制和翻版新潮产品或商业模式。纵然如此努力,大多数企业仍然逃不脱靠微薄利润度日乃至亏损被淘汰的命运。

在彼得•蒂尔看来,这就是“从1到n”的宿命。走在这条路上的企业厮杀在红海里,它们奉行的生存法则是从竞争对手那里夺食,出路就是足够勇猛,以在惨烈的竞争中做到第一。彼得•蒂尔认为,这种只会死盯着“有”,而局限于此消彼长的零和游戏实在不怎么高明。他推崇的是“从0到1”,或者说“从无到有”, “道生一”的智慧。这通过创新,给人类带来了更多可能性,创造新价值,让整个蛋糕变得更大。

20世纪中期技术高速发展,仅在1969年就发生了两件大事:人类登上了月球和互联网诞生。于是大家期望这个世界发生很多的“从0到1”,比如能源便宜得压根儿不用计量,能到月球上度假等等。然而这些期望都落空了,在彼得•蒂尔看来,唯一获得大幅度改善的是计算机和通信的发展。他常感叹:我们曾经想要会飞的车,如今得到的却是140个字符(推特等新媒体以140字符为限)。

从0到1,或者说从无到有,意味着企业要善于创造和创新,通过技术专利、网络效应、规模经济、品牌等形成壁垒,从而实现质的垂直性层级跨越,由此开辟一个只属于自己的蓝海市场而成为这个市场的唯一,这样的垄断足可让企业安享丰厚的利润。

即便对整个商业社会而言,这样的模式也开辟了非零和游戏的疆域,着眼创造新价值,把市场的饼做大,这才是最终商业社会乃至人类社会的救赎之道。而与之相对,从1到n只是复制,创造不了新价值,甚至可能沦为遍地抄袭的山寨模式。

“从0到1”与“从1到n”的对比

从0到1 从1到n

创新 复制

质变 量变

垂直 水平

蓝海 红海

垄断 竞争

唯一 第一

非零和 零和

厚利 薄利

第一层境界:企业只是制造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只要有原型,工业流水线可以让产品大量地复制生产出来。但产品有生命周期,市场有饱和度,利润空间也有限,这就是典型的从1到n的过程,只是一个量变的过程,只是企业追求赢利的过程。

第二层境界:企业创造了良好的组织基因,因而可以与时俱进地不断进化,实现纵向的传承,企业最好的产品就是企业自身。比如IBM公司,早期创立时主要业务是商用打字机,昔日和今日的产品完全风马牛不相及。但创建百余年来,IBM建立的文化和制度基因是不断传承的,这推动IBM不断进化,持续创造商业的辉煌。不过这样的纵向传承仍然还是在企业内部,仍然属于从1到n的过程。

第三层境界:企业创造了社会基因或者思想基因,这可以跨越企业的边界,影响到整个行业乃至社会,实现横向的传承。比如苹果,它的成功远远超过了电脑或者手机单纯产品的范畴,影响也绝不仅仅限于苹果公司内部。甚至可以说,我们这个时代深深打上了苹果的烙印,这就是从0 到1,企业创造的基因影响了社会文化和观念,乃至改变社会进程,这就是质变。

从0到1的重要性也不见得被所有思想大师所重视。如最近非常热门的《21世纪资本论》,在我看来,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的论述非常精彩,但其中却有一个不足,就是他忽略了技术创新在经济发展中的意义。经济发展并不是一个零和游戏,不是说市场上有玩家的发展速度超过GDP就一定会有其他玩家受损。没有考虑技术创新的作用而单纯讨论公平问题是有失偏颇的。托马斯•皮凯蒂的理论在从1到n的世界里可以成立,但他忽略了从0到1给人类带来的新的可能性和创造的新价值。

这也类似詹姆斯•卡斯(James Carse)对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的区分,有限游戏在边界里玩儿,是一种零和游戏,有确定的开始和结束,玩家只是在既定规则下争做赢家,有人赢就一定有人输。但无限游戏玩儿的就是边界,是一种非零和游戏,没有确定的开始和结束,玩家可以不断加入,新价值被不断创造出来,游戏因而可以不断延续。

值得关注的是,这本《从0到1》绝非学术讨论或者思想大师们的论战,它自问世起影响就迅速超越了投资圈,在美国亚马逊图书畅销总榜上跻身前列。我在硅谷和彼得•蒂尔共进早餐聊起这本书时,他也流露出对这本书寄予厚望,期待通过亲身实战经验和心得的分享,真正推动这个世界,当然包括当前山寨泛滥的中国有更多的“从0到1”。

《从0到1》的成功,不仅仅在于彼得•蒂尔深入剖析了对于当代企业突围竞争红海至关重要的“大道”,更在于这本书凝结了他身经百战的智慧和经验精华。彼得•蒂尔是赫赫有名的“PayPal黑帮”教父级人物,也是曾在谈判桌两边都坐过的人(曾做过创业者融资,也做过投资者),他是Facebook的第一个外部投资者,仅这项投资就让他赚得上千倍的回报。

之所以被冠以“黑帮”的名头,是因为PayPal这个深具“从0到1”基因的支付公司,走出了许多商业领袖,衍生了不少名震商界的公司。如领英网的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ReidHoffman),YouTube的联合创始人陈士骏,继乔布斯之后硅谷新的一位创新领袖,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特斯拉的掌门人埃隆•马斯克等等。我和唐彬从硅谷回国创立易宝支付,也正因为深受“PayPal黑帮”这种从0到1基因的影响。 2013年,我参与央视大型纪录片《互联网时代》的制作,也专门造访了埃隆•马斯克、里德•霍夫曼和陈士骏等,他们正是互联网史上“从0到1”的典范。

这本《从0到1》要勾画的是“从0到1”的可复制基因,因此它的意义不仅在于提醒我们“从0到1”的重要性,而更重要的是分享彼得•蒂尔亲身实践过的可操作方式和可行路径,相信《从0到1》在中国的问世,一定能给中国诸多拥有梦想,不甘于山寨模式而期待通过创造新价值去把握明天的创新者、创造者、创业者带来全新的启发和前行的动力。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