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中兴、乐视们的最后退路:手中有地 心里不慌

90度地产 29天前 0 行业动态

摘要:看上去风牛马不相及的事件背后总有共性。

看上去风牛马不相及的事件背后总有共性。

四月,中国互联网以及科技领域发生两件大事。一个是贾跃亭旗下FF在广州南山拿地,一个是中国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中兴被美国商务部裁定7年出口限制事件。

前者似乎给乐视汽车这个本以为被打入深渊的企业带来了一丝回春的希望,而后者则是将号称5G领先势头猛烈的巨头一棒子打晕进入了“休克”状态。

从地产领域观察者的角度来看,尽管乐视与中兴这两个企业所处的领域不同,但除了主业都遭遇重创外,我们注意到这两大企业、乃至以其为代表的更多科技企业的一大共性——手中有地。对于这些企业来说,哪怕业务遭遇重大挫折,但在需要面临变现与补血时,身后的土地依然是最坚实的“堡垒”。

“醉心”拿地的贾跃亭

而一个引人注意的细节是,FF关联公司睿驰汽车在南沙拿的这块地像是为FF“量身定制”。

按照竞标要求,竞买申请人须在南沙设立项目公司,主要经营范围为车辆工程的技术研究、开发;汽车零部件及配件制造、销售;汽车销售,此外项目注册资本不少于3亿美元等要求。

最终,参与该地块的竞拍公司只有睿驰汽车一家,这一土地竞拍过程中间仅历时几分钟。

以单价约910元/平米、总价3.64亿元竞得南沙区万顷沙保税港加工制造业区块后,贾跃亭的幕后金主浮出水面,FF战略投资方为“香港时颖”,而公司股东是香港隐富赵渡。

按照香港时颖的说法,在与贾跃亭合作成立的公司中,时颖出资20亿美金,占45%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以FF公司作价,占股33%;公司管理层占股22%,投资款将分期分批投入到该合作公司,用于产品研发生产及在广东南沙设立生产基地,目前时颖已向合作公司注资5.5亿美元。

也就是说,贾跃亭的FF目前已经有钱有地。按照他此前的计划,FF91预计在2018年底前交付,一切的推进似乎又已经顺风顺水。

贾跃亭旗下公司的南沙地块,可以算上是他在土地市场布局的一撇。按照媒体的统计,乐视系除了在浙江莫干山有10000亩土地,在北京亦庄有5000亩土地外,近年来来,乐视直接拿地规模达到8300亩,如果加上与地方政府协商中的建设用地,不少于25000亩。

搞机造车,买地卖地

贾跃亭投资的Faraday Future(法拉第未来)回国建厂是必然。因为谁都知道,FF汽车最快大的潜在客户群体是中国人。目前,中国已经连续三年位居全球新能源汽车产销第一大国,而在全部销量中,个人消费占比近75%。

南沙拿地后,意味着贾跃亭FF项目的推进迈出关键一步。而他在浙江莫干山拿下的与乐视汽车项目有关的2000亩地仍少有公开声音。近期就有媒体报道,一汽或吉利有意接手乐视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在浙江德清莫干山高新区的两块土地。

除了乐视汽车外,新能源汽车在近年来备受资本拥簇。以珠海银隆为例,在董明珠个人入股作为第二大股东后,其圈地造车的速度也不断加快。

去年11月16日,珠海银隆投资150亿元、占地7000亩的产业园项目在洛阳高新区正式开工建设。而有媒体统计称,仅仅截止到2017年8月,银隆已经在全国拥有了十一个产业园区布局,同时处于建设阶段的有8家。

不光是造车,“搞机”企业也不缺土地。以全国最大的手机厂商华为为例,2017年12月,华为在东莞松山湖重磅拿下几百亩土地继续扩建办公园区。据东莞市政府官方信息披露,作为东莞市重大项目之一的华为终端总部项目,其总占地面积达到了1900亩。

而对于中兴来说,有媒体将其隐形地产王国做了粗略的估算,文章提及,仅仅以2017年12月中兴通讯交由万科开发销售的深圳南山区深圳湾超级总部地块为例,戴德梁行就预计该项目总体开发价值合计102.91亿元,其中可销售物业销售金额约为45亿元。

除了中兴、华为等有手机业务的科技巨头外,作为手机代工厂商的典型代表,富士康的“土地王国”也遍布中国主要地区,据不完全统计,仅仅是工业园区富士康就有高达30余个。

拿地建厂甚至建小镇,富士康“小社会”正不断落地开花结果。广州是其中一帧图片。2018年前两个月,碧桂园和富士康联手,共计斥资59亿元,在广州增城以底价拿下三宗商住地块,成交楼面单价八千多,其附近楼盘均价在1.9万元/平米左右。按照规划,这里未来将崛起一座以8K面板产业为核心的“科技小镇”。

当然,富士康在广州增城的“地产”不止是这个即将兴建的小镇。在一年前的2017年2月17日,富士康旗下子公司以9.89亿元拿下位于增城经济开发区、面积接近1900亩的一类工业用地。在此之前50天,富士康旗下公司刚刚敲定其10.5代8K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区将落地广州增城。

对于企业而言,手中有地,万一遇到经营问题,总会有回旋余地。以老牌手机厂商酷派为例,手机业务亏损情况下,想要活下来还可以凭借土地优势“引血”。在今年1月初,酷派第一大股东、贾跃亭旗下公司以6.7亿卖了酷派8.97亿股份,接盘方威日创投成为新的大股东。有消息显示,威日创投背后是很有可能深圳地产商京基地产,而这个企业看中的或许就是酷派的土地资源。

酷派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酷派拥有物业、厂房、设备资产超11亿港元。其中,位于深圳南山区的酷派信息港面积超3万平方米,位于东莞松山湖的酷派产业基地占地500亩等等。按照酷派前高层的说法,酷派的土地资源价值近百亿元。

低价拿地,刺激的不止是GDP

地方政府为了引入科技巨头,可以说是费劲心思:给补贴,给政策,给服务。只要你能留下来。

就以富士康为例,其在广州增城的610亿显示器全生态产业园项目,从签约到注册实体公司只用了19天,再从注册公司到项目动工只用了31天。更有诚意的是,就在这短短的50天中,广州市就已经准备好五块土地,供富士康挑选。

而在全球“iPhone故乡”郑州,当地政府对于富士康的服务也可谓“贴心”。《纽约时报》曾如此报道:“当地政府不仅为富士康提供了超过15亿美元资金修建工厂设施和员工宿舍,而且还专门铺设了道路,修建了发电厂。”

地方政府为了招商引资,工业用地的价格都极具吸引力,比如说富士康在广州增城的一类工业用地,成交价以起始价成交,折合楼面价约263元/平方米;乐视在德清拿的一块土地,成交单价算下来约310元/平米。

这一现象的背后,折射着城市之间对于巨头落地的激烈竞争。以土地优惠引入造车及手机巨头,对于地方政府来说,相比短期的土地款收入,显然长远的经济效益更为可观。大的制造业项目落地,除了能够带动当地的就业外,更会随之推动当地服务业的发展,在刺激GDP提升外,带动整体税收上的提升。

以重庆为例,在引入了包括OPPO、vivo等在内的众多手机企业后,重庆市已经有93家手机整机企业。2017年全国生产手机19亿部,其中智能手机14亿部,重庆手机产量3亿部,占比15.78%。

手机企业落地,不仅仅带动的是当地的GDP。以OPPO在重庆占地1556亩D 智能生态科技园为例,按照此前的预计,2017年全年手机在重庆实现产值140亿元,缴纳税收5亿元。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