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隐形”比特币遭遇“杠杆”

闵杰 3个月前 1 行业动态

摘要:图片来源:海洛创意一场比特币的监管风暴还在持续。

图片来源:海洛创意

一场比特币的监管风暴还在持续。

从2017年1月6日开始,中国人民银行33天内6次出手整顿比特币市场,丝毫未有告一段落之意。最近的一次是在2月8日,央行扩大清查范围,约谈9大平台,并在2月9日上午郑重警告:比特币交易平台违规严重者,将依法关停取缔。

随后,2月9日晚,比特币中国、火币网、币行发布公告,全面暂停比特币的提现业务。

多位“币圈”资深人士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监管几乎是空白状态。”

中国的比特币交易量已占据全球超过90%的份额。由于中国监管层对金融创新的包容,无论是生产还是交易,中国都已经成为比特币在全球最活跃的市场。

而且,2016年,比特币在中国迎来了大牛市,比特币价格从年初的2700元飙涨到年末时的7000元。2017年1月2日,比特币价格突破1000美元。

原本由一群技术极客探索的“去中心化”、无国界的货币实验,在中国“资产荒”的大背景下,投资甚至投机的意味越来越浓。超过200%的年涨幅,无论是股市、债市还是汇市、房地产,在比特币收益率面前都相形见绌。

而监管风暴的逼近,也透露出监管层对这块虚拟资产“法外之地”的担忧。

中国成主力市场

比特币诞生的历史并不长。2009年,史上最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刚刚过去,比特币(Bitcoin)悄然而生。一位叫中本聪的密码学家发表了一篇名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的论文,文中讲述了一种通过点对点技术实现的电子货币系统。这一年成为比特币元年,随后比特币逐渐在全球传播。

在比特币的创始人和追随者看来,比特币代表了金融自由化的思潮。一种完全去中心化的电子货币,不依赖任何单一权力机构发行,并且在跨国境、跨币种转账的过程中,能够不通过银行体系实现价值传递。

它依据特定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实现的技术和原理主要是区块链技术、密码学和现代计算机的超计算能力。

“在比特币网络中,每10分钟会产生区块,用来记录交易数据,打包到一个区块里。” 壹比特数字科技联合创始人毛世行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在这个区块基础上首尾相连,形成一个区块链,保证整个网络的安全,以及信息的不可篡改。

在比特币的世界里,毛世行有个更大名鼎鼎的称呼:神鱼,比特币爱好者几乎无人不知。从2011年接触比特币开始,神鱼目前拥有全世界最大的比特币“矿池”,占据全网算力的20%。全球新生产的比特币,有五分之一来自于神鱼的矿池,这让他拥有大量拥趸。

比特币的生产被形象地称为“挖矿”,而挖矿的人则被成为“矿工”,挖矿的本质就是争夺记账权。

“每个区块里有随机数,全球有很多计算机在计算这些随机数,如果这些随机数符合一定规则的话,就能获得记账的权利,形成一个区块,联网给所有人,所有人都认同这个区块,这个区块就算OK了,继续挖下一个区块。”毛世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生成一个区块,目前能拿到12.5个比特币的奖励。

比特币发行量与区块链算法中数据块的产生速率相关,数据块产生速率的预期为每10分钟一个,但每个数据块中新发行的比特币不能超过50个。

2009年比特币诞生的时候,每笔赏金是50个比特币。当总量达到1050万时(2100万的50%),赏金减半为25个。当总量达到1575万(新产出525万,即1050的50%)时,赏金再减半为12.5个。根据这个速率,比特币的总量,到2140年,被限制在不超过2100万个。

“越往后会越难生成区块,难度会变大,让每个区块产生间隔大概在10分钟左右。到一定数量后,会减少一半。”毛世行解释,这个规则写在网络里,直到2140年,几乎没有新币产生。

毛世行是中国最早的一批“矿工”,他经历过个人电脑“挖矿”的日子。“2011年的时候,一台显卡矿机一天都能挖到一两个币。”毛世行当时还在上学,手里资金有限,但也通过挖矿积攒了几千个币。购买也很容易,早期价格很低,币值长期徘徊在五六美元。

毛世行还带动了中国最早的一批人从事挖矿。在“矿工们”夜以继日的工作下,在比拼高端精良装备的挖矿,比特币的生产越来越不容易,生产成本也随着水涨船高。“硬件不断升级,从显卡矿机到ASIC矿机,用自己设计的芯片做成整机,算力更高。”

毛世行目前拥有中国最大的矿池(F2Pool),拥有几万个“矿工”, “很多矿场,通过网络会连接到我们这里来,由我们分配任务,每台机器运算什么,如果算对了结果,会反馈给我,记一个积分。如果挖到了币的话,按积分给大家来分配。”

据毛世行估算,目前中国从事挖矿的矿工,大概有几十万人,占全球算份额的70%左右,这是比特币在中国流行的一个重要因素。

毛世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内比特币的产业链中主要包括三类人:一类是矿工,主要生产比特币,通过低廉的电力成本来生产比特币,获得收入;第二类是投资和投机者,选择比特币作为投资渠道;第三类是从业者和套利者,包括从事软件研发的各类创业者。

在币圈中有“场外交易第一人”之称的赵东,最早是一个套利者和投资者。在币圈中,关于他以“100万赚到1300万”的传闻广为流传。赵东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对此并不否认,“有些传闻是真的。”

赚钱的方法其实并不神秘,就是“搬砖套利”,通过国内外交易平台的价差,低买高卖来做套利。赵东说,2013年,比特币有一波暴涨行情,国内外价差也比较大,“最多的时候,一天在国外市场买了500万美元的比特币,在国内卖,当时价差达到了10%。”

从2013年开始,赵东专注发展场外客户。与交易平台的集中交易不同,场外交易更多是一对一的交易,在效率和用户范围上不如交易平台,但更具灵活性和便利性,能满足少部分人群的需求。场外交易更依赖人脉资源和交易信誉度,因此,赵东始终坚持实名交易。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目前每天交易额大概在100万到200万人民币,按照目前币值,大约在250个比特币左右。

与赵东相比,比特钱包创始人文浩的经历更为纯粹,从2014年接触比特币开始,除了早期买了少量比特币作为体验外,始终以创业者的视角看待比特币。

初次接触比特币后,文浩很快就感受到了这种创想的革命性,“如果以前要把100元人民币给一个冰岛人,可能需要通过银行系统的外汇转账和一系列中心化机构来做这件事。但在比特币世界里,这些概念都没有了,可以直接转给你,彼此不需要担心有问题。”

但文浩发现,对于普通人来说,了解和使用比特币有点困难,要稍微懂点密码学知识,要学会保管私钥。“用户要保管好自己的私钥,谁拥有私钥,就能花地址上的钱。”

从创业的角度,文浩一直在思考,如何能降低比特币的使用和安全门槛,他最终拿出的解决方案是,具有冷钱包和热钱包功能的比特钱包,“人们在使用比特币的时候,并不需要一个中心化的机构来帮你做这件事。但需要软件来帮你做这件事,叫钱包。需要由钱包来管理你的地址、私钥,维护账目信息。”

如果在联网设备上存放私钥,一旦被黑客攻克,比特币就会被盗,类似事件屡见不鲜。如何能够安全存放大额比特币?文浩和团队用冷热钱包的方案解决了这个难题,“每个人都有淘汰的智能手机,淘汰掉的旧手机离线断网,在上面生成冷钱包。在日常联网的手机上做热钱包。日常手机放小额比特币,断网手机上放大额比特币。”

文浩说,冷热钱包的区隔,在全球都是首创,解决了很多用户存储大额比特币的需求。“不少用户的囤币量都是以百为单位,甚至上千个比特币。”

2015年开始,比特币行情逐渐走高,文浩明显感觉到了中国用户群体的增长。在他看来,中国用户群体和国外用户群体有明显区别。国外用户对待比特币的态度偏应用多一些,喜欢用来支付。而中国用户买东西的少,更倾向于把比特币作为资产进行投资和获利,有一些人会挖矿,有一些人理财,还有人进行投机,包括套利、杠杆、做期货。

对这种差别,文浩有一个总结,“中国的真用户少,西方的真用户多。中国真正理解比特币原理的用户少,西方真正理解的用户多。”

毛世行对此也有同感,“国外主要是协议层面的研发和支付的发展。国内这块受大环境限制,还是比较弱一些。”在他看来,这是一种文化上的差别。

野蛮生长

这种文化差别的最显著之处在于,中国大多数投资者对比特币的兴趣,基本不是被它初创时颠覆政府发行“法定货币”的“自由主义理想”所吸引,而是因为它的投机属性。

对很多投机者来说,目前现有的投资渠道并不能满足需求,而比特币无国界、不受限制、7×24小时全天候交易以及剧烈波动的特点,恰好吻合了这种投机心态。

2017年2月3日,春节长假刚过,受美元下跌和中国春节的影响,比特币在中国市场再次突破1000美元大关。

一个月前,比特币刚刚经历了一次急速冲高和大幅跳水。北京时间2017年1月5日,比特币触及历史最高点1249美元(人民币8895元),然后在1月6日开始“闪崩”,一路暴跌30%,最低跌至805美元(人民币5555元)。

事实上,比特币在诞生之初几乎一文不值。比特币最早的交易所价格出现在2010年8月17日,0.0769美分。此后的6年,开启了一条从几美分到几百美元的逆袭之路。2011年4月14日,比特币价格第一次达到了1美元,之后一路上扬。2013年的4月9日达到260美元的历史高点,然后泡沫破裂,一周之后暴跌至68美元。不过,当年10月,接受比特币支付的企业和组织越来越多,欧洲一些国家也出台了对比特币利好的政策。随着全球大量资金,尤其是中国热钱的涌入,到2013年12月4日,比特币价格达到了1147美元的历史高位,超过同期黄金的价格。在中国的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上,更是创下了8000人民币的天价。

这次暴涨才开始让比特币进入中国监管层的视野。2013年12月5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将比特币定性为虚拟资产,认为比特币不是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的货币,不能且不应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给比特币在中国划定红线。受该消息影响,比特币价格应声而落,当年12月18日跌至522美元,之后一直在震荡中下行。直到2015年1月14日,比特币价格迎来本次泡沫的历史低点,114美元,相应的,在火币网上的人民币价格则为900元。

从2013年底的8000元急跌至2015年初的900元,再从2016年初的2700元飙涨到2017年初的8800元,比特币剧烈波动的行情用过山车来形容再合适不过。

对于2016年以来的上涨行情,毛世行对《中国新闻周刊》提供了几点解释:首先是2016年6月份,比特币的产量迎来了第二次减半,之前每天是3600个,现在每天只能挖到1800个,供需平衡被打破。挖矿成本也越来越高,“过去电费成本只有1200元,现在电费成本在3000元左右,如果算上机器折旧,成本达到了4000元左右。”毛世行认为,随着区块链技术在国内外发展,再加上各方面应用支持比特币,国际上各路避险资金的介入,多方面因素共同再次推高了比特币价格。

比特币价格暴涨暴跌的特性,也让比特币总是伴随被庄家操纵的嫌疑,赵东就曾落得“黑庄东”的名号。“当时的情况是,我有一个客户,挺有钱,买了5万个比特币。”赵东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当时市场流动性没有这么好的环境下,这么大量的操作,对币价影响比较大,“很多人就以为我在操纵市场。我没有操纵,只是帮我的客户买入而已。”

在他看来,操纵币价没有外界想象的那么容易。“比特币体量有100多亿美元,不像股票市场,一些小盘股筹码容易摸清楚,比特币的筹码是搞不清楚谁持有多少个,坐庄的难度更高一些。几千万、几个亿现在都没法操纵,真正要操纵可能要几十亿资金才可能,而且风险很大。”

火币网、OKCoin(币行)、比特币中国是目前国内三家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交易量已经占到全球90%以上,因此当前比特币价格更多是受中国市场驱动。

在很长一段时间,一些平台数据显示,每天的比特币交易量甚至超过惊人的上百万个。文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这些数字中的水分很大,真实的比特币交易量,远远没有这么多。“报出来的数字,中国几个交易所加起来很惊人,将近1000万个,但现在总共才挖出来1000多万个比特币,数字大部分都是水分。”文浩说,他们在进行了很多数据分析后发现,目前境外主流交易所一天的交易量大约是1000个币,境内交易所的交易量也大致在每天几千个币的市场规模。

造成虚高的交易量和真实交易量之间反差的原因,在业内并不隐秘,刷量几乎成为“行规”。业内人士介绍,一般来说,比特币交易平台刷量有三种方式:一是直接虚报交易量;二是设立账户,挂一个程序通过自交易的方式进行对倒,这种对倒表面上形成了交易,实质没有发生比特币转移;三是设立两个账户,通过程序实现两个账户之间的高频对倒。

刷量在技术上很容易实现,只需要写代码就能完成。刷量的目的在于制造虚假繁荣,从而吸引更多投资方和聚拢用户。而要实现这一效果,与零手续费交易模式密不可分。交易平台此前普遍对比特币交易免费,只是在提现环节收取手续费。

零手续费模式下,一些API用户(程序化交易用户)利用代码、机器人进行自动交易,由于不同平台之间存在价差,而且交易平台又不收手续费,因此存在一定套利空间,也是造成国内市场比特币交易量超高的原因之一。

这种现象已经引起监管层的注意。2017年1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上海总部和北京营业管理部先后约谈了火币网、币行(OKCoin)、比特币中国(BTCChina)主要负责人。五天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调查组又进驻三大交易平台,就相关情况进行现场检查。

1月22日,三家交易平台分别在各自官网发布通知,宣布从1月24日起开始收取交易服务费,按照固定比例双向收取,按成交额的0.2%固定费率收取。一家交易平台负责人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央行调查组进驻调查期间,不便对外发声。

而业内人士则分析,几家交易平台恢复收取交易费,显然也是受到央行的授意,希望将比特币的交易活跃度能够降下来,防止不理性投机风险。中国人民银行一系列举措,对于交易活跃度降温产生了立竿见影的作用。数据显示,1月23日,三大交易平台24小时交易量对比1月11日交易量,短短11个交易日,成交量下降了八成左右。

与一些大平台不同,交易平台“好比特币”从一开始采用的就是收费模式,“我们的交易量并不大,因为我们交易和提现都收费。”好比特币CEO吴钢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对交易的看法是,有手续费才能让市场更稳定,刚开始收取千分之二,后来竞争太激烈,交易量上不去,降低到万分之二,“我们整体做法跟别人不一样。”

在他看来,比特币的链条中,各种生态模式五花八门,每个人的玩法都不一样,来自于大家对比特币本身的理解和未来价值判断的差异。

推高比特币交易量的另一个普遍做法是配资交易,也即融资融币。和股票一样,比特币也普遍存在杠杆交易,分“融资”“融币”两类。比如,原本购买一个比特币需要花6000元,采用杠杆融资后,按照3倍杠杆率,投资者只需要花1500元就能买报价6000元的币。

杠杆配资并非行业机密,很多投资者就冲着杠杆而来,一旦赶上好的行情,能以最小成本赚快钱。融资融币业务最早是由OKCoin币行最先推出的,杠杆倍数为3倍,火币网紧随其后,杠杆倍数可达到4倍。而期货合约交易的杠杆更高,可以达到10到20倍。平台一般会收取千分之一的配资费用,除了平台以外,第三方机构也会参与配资。

交易平台热衷于提供杠杆配资的重要原因,在于获利。此前交易普遍免费,平台的盈利主要靠比特币提现、资金提现和杠杆业务收费。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杠杆融资的收益率,可以高达年化36%以上。

而一旦比特币价格出现暴跌,投资者会被平台强制平仓,称为爆仓。OKCoin币行和火币网设置的现货杠杆交易的平仓线都是110%,即客户实际资产快到平台借出资金的110%时,平台会提醒用户平仓止损或者提高保证金,否则会被强制挂单交易。

在吴钢看来,如何监管这些杠杆资金,或者避免杠杆资金影响到普通投资者的利益是需要特别关注的,“最让人担心的,在于杠杆配资不受监管,平台能够看到客户的底牌,通过控盘,使客户资金受到损失,这是完全有可能的。”但他表示,目前只是猜测,需要监管部门去调查核实。

赵东则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在缺乏监管的环境下,肯定存在无序竞争,包括资金管理也存在很多混乱状态,客户资金都在公司账户上,在事实上形成了资金池。但杠杆资金是否来自这个资金池,还是来自别的渠道,很难分辨,也会给普通客户利益带来潜在风险,“如果借此机会,引入监管,对行业健康发展有好处。”

监管趋严

继2017年1月6日约谈三大交易平台负责人后,中国人民银行于1月11日下发通知,要求北京、上海两地联合当地金融局、工商局和公安局,组成执法检查组,进驻三家平台进行综合执法检查。

消息除了引发比特币交易量下跌、价格大幅跳水外,比特币中国立刻在官网发布消息,从1月12日起暂停提供“融资”“融币”服务,其他两家平台也基本暂停了这项业务。

来自上海市金融办和中国人民银行北京营业管理部发布的消息,这次检查的重点内容是:企业是否超范围经营,是否未经许可或无牌照开展信贷、支付、汇兑等相关业务;是否有涉市场操纵行为;反洗钱制度落实情况;资金安全隐患等。

除了暴涨暴跌、杠杆资金等市场风险外,市场也一直存在通过比特币交易进行跨境资金转移的疑虑,这也是央行最为关切的内容之一。

通过比特币把人民币转成美元,技术上并不复杂。操作方法是:把境内人民币换成比特币,再将其转移到其他国家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提现。虽然操作上有一定风险,但理论上确实可以通过境内买、境外卖来绕过外汇兑换的额度限制和监管审查,从而实现变相“换汇”。

在人民币贬值、外汇管制日益趋严的背景下,很多人担心,比特币会成为换汇的“地下高速公路”。

不过,多位业内人士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均表示,通过比特币进行大额换汇,更多是一种假想,实际操作中存在不小的难度和风险。

“拿比特币作为突破外汇管制的通道,听上去很容易,但实际并没有这么多。”文浩对《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假如客户有50万人民币,可以买进比特币,也可以在美国交易平台拥有这些,但在美国要换成美元,也很困难,“执法者会要求说明来源,不合法的话,没有平台会轻易提现。没那么方便,也没那么容易,成本可能比地下钱庄还高。”

在毛世行看来,通过比特币换汇,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都很高。“前段时间,国内价格相对国外有很大溢价,换过去之后汇率损失有5到10个点。国外交易平台的认证非常困难,而且提现时间很漫长,即使通过了复杂的身份认证,提现周期也在7天左右,这期间可能会发生剧烈价格波动。”

毛世行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国外一些交易网站对实名认证的审核非常严格,尤其是美国,甚至对来自中国的IP禁止访问和交易。

“比特币是全球化市场,有些地方价格高,有些低,在不均衡的市场里跨境套利是很正常的。”吴钢说,他们和央行领导沟通过,绕过外汇管制,并不容易,“如果你不相信比特币,因为价格波动很大,你根本不能承担这个风险。”

文浩坦言,方法只有一条,即比特币和比特币之间的交易。但比特币和法定货币之间的转换,都会受到各国法定货币机构的监管。

“我们公测的比特币,有买卖功能。买卖比特币的时候,要证明你是什么人、身份证号,严格实名制。对于不同交易额,有不同安全级别验证。大额的交易,需要视频验证是本人。资金来源,需要本人承诺。”文浩说,归根结底,要确定是不是本人,因为有问题的资金,一般都不是来自本人,“出了问题,能查询到本人,这点很重要。所有的平台要避免的是,有一个小偷,把偷来的钱换成比特币。”

“未来监管肯定会越来越严”,文浩认为,监管趋严将来自两个方向,一是KYC方面(客户身份验证),会越来越严。第二是交易平台的衍生业务,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方面,会越来越严。

在吴钢看来,客户资金进行第三方托管,也是未来监管的一个选项。“资金如果第三方托管,对比特币行业是很大的利好。现在资金都存在公司账号,很不合适。对于比特币,未来需要更加公开透明。”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http://t.kanshangjie.com/r4

毛世行对目前央行一系列执法手段引发的市场波动并不担心,他认为短期会造成一些投机者的离场,但长远来看有利于行业规范化,让更多的人放心进入。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之前是没人管的状态,如果有一定规章,告诉大家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采用第三方资金托管,对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是有利的,“无论挖矿还是交易,比特币在中国都占据很大份额,规范化对行业未来的长远发展有利。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