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年收入破10亿的只有三家,直播平台将进入收割期

师天浩 3个月前 1 行业动态

摘要:热闹的春节长假过去,央视春晚首次尝试VR直播引起很大反响,点燃了2017直播行业的第一把火。

热闹的春节长假过去,央视春晚首次尝试VR直播引起很大反响,点燃了2017直播行业的第一把火。另外一方面,直播行业也正经历着自出现以来最大的一次动荡,近日曾估值5亿的光圈直播平台倒闭,让整个行业蒙上了一层灰暗的阴影。度过坎坷的2016年,直播行业热度依然高涨,随着外力和内因等多重因素影响下,2017年或是行业的拐点,直播市场寡头化时代即将来临。

政策严管,中小直播平台不好过

1月22日,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第39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12月,中国网民规模达7.31亿,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到3.44亿,占网民总体的47.1%,从数据上可看到,整个2016年网络直播用户呈现了高增长态势。

与之相对应的则是监管力度的增加,去年仅国家政策层面就连续发布了3份相关规定。继去年6月《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信息服务管理规定》、9月《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之后,11月网信办再发布《互联网直播服务管理规定》。对直播平台和主播,包括“双资质”规定,以及“先审后发”、“即时阻断”等要求给出详细说明。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中国共有大大小小200多家直播平台,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美女”“低俗”等荷尔蒙刺激元素是众多直播平台的标配,一年间涉黄、涉暴甚至涉毒的直播平台频频被揭发检举。市场乱象带来的是严厉的管理,随着1月前后对“无证”及违规直播平台、主播等的实际整顿,直播行业早期依靠打擦边球获取用户的手段,未来将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在这一外力的影响下,受波及最严重的不是大平台,而是缺乏足够实力应对新环境的中小直播平台。有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三大新规后仅注册资金就要求在1000万元以上,而且办理相关申请时间成本也成重要因素之一。尤其是随着直播管理相关责任的落实,平台面临着从文化部、公安部到广电总局等各部门的严厉监管、审查,运营成本的指数级增长让中小直播平台变得愈发不好过。

有业内人士指出,小直播平台的压力不仅来自于实名制的落实、平台资质的获取,也来自于配备足够多的审核人员所带来的庞大人力开支。在此背景下,2017年将有不少中小型平台会选择主动退出。

年收入破10亿元的只有三家平台

热闹与喧嚣的背后,直播行业同样存在着变现的尴尬,据欢聚时代CEO陈洲预测,2016年直播行业整体的营收规模仅在150亿左右。从各直播公司公布的财报中整理,去年年收入破10亿元级别的直播平台仅有三家,分别是9158、YY、陌陌。

直播行业9158或许并不是最有名的,却是中国最早布局直播行业的公司,9158成立于PC互联网时代的2005年,最早定位是在线视频秀场,可以说9158在PC时代的成功,是中国移动直播秀场模式火爆的重要因素之一。9158母公司是天鸽互动,其发布的Q3净营收约2.36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增长49%,2016年全年营收超过10亿毫无悬念。作为行业最早入局者,天鸽互动于2014年在香港上市,成为秀场第一股。移动直播时代积极转型,推出水晶直播、喵播、欢乐直播等移动端产品矩阵,同时涉足游戏、金融科技等多元化业务。

而2016年直播收入最高为YY母公司欢聚时代,Q3净营收为20.898亿元,同比增长40.3%;净利润4.000亿元,同比增长155.8%,其中,直播服务营收17.904亿元,在整体营收中占比达85.67%。据欢聚时代CEO陈洲所言,去年欢聚时代直播业务达到了80亿元,市场份额超50%。作为以语音起家的老牌互联网公司,直播之外,YY还涉及音乐娱乐、游戏、教育和交友等丰富的业务矩阵。

紧跟YY之后则是陌陌,作为仅次于微信、QQ的移动社交平台,陌陌早期定位是陌生人社交,之后转型兴趣社交。曾推出音乐表演平台“现场”,之后涉足秀场直播推出“哈你直播”,逐渐成长壮大。据陌陌去年Q3财报显示,直播业务产生营收1.086亿美元,在整体收入中占比达到69.17%,成为仅次于YY之后收入最高的平台。仅前三季度陌陌直播业务收入折合人民币约合12.6亿,预计2016年直播将为陌陌带来20亿以上的收入。

而这之外,较为火爆的如一直播、映客、花椒、快手等200余家直播平台等大多未公布实际营收。从有关消息可看出,这些平台尚在烧钱成长阶段,不过随着变现期的将近,2017年整个市场还将发生巨大的变化。

探索更多变现模式,直播平台将进入收割期

如果说来自国家层面的政策施压,是行业面临的外力,而用户对“秀场”形式的疲劳,市场面临的变现压力则是内因。据业内人士透露,直播行业打赏依然是其核心商业模式,也是重要的收入来源。但仅靠这单一的收入,根本无法支撑整个行业的未来,移动直播想要提高ARPU必须探索更多变现模式。

据一直播CEO韩坤所言,打赏依然是最重要的商业模式,但随着商业广告植入、品牌代言等模式的发展,打赏只能是收入一部分。相比于打赏模式,更重要的还是带动流量。总的来说,传统的向粉丝售卖虚拟道具从而与主播进行分成,是直播平台目前最稳定的收入来源,而广告、游戏分发、电商等营利模式则还在摸索之中。

如今,直播平台一些经典案例正预示着整个市场对变现方式的积极探索。如直播+教育中的固定付费模式,直播+旅游中在线购物的模式,以及双11期间映客推出名为“天猫双11”虚拟道具的新型广告模式。这些根据直播量身定制的用户变现手段,正成为直播平台谋求新一轮增长的重要武器。关乎着在用户红利消失、资本兴趣减弱后,直播平台自我造血生存的根本。

由云投汇调研的一份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11月30日,全国共有31家网络直播公司完成36起融资,涉及总金额达108.32亿。去年直播行业整体营收只比融资总额规模高出1/3,这放在任何一个行业都是畸形的发展状态,因此2017年直播行业将会快速进入洗牌期,实力不济或变现能力差的大中小直播平台将面临倒闭危机,寡头时代即将来临。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