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营销案例 > 预亏10亿后,贝因美将如何“美”?
预亏10亿后,贝因美将如何“美”?
2018-01-23 10:35:09 282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作者:沈溦 叶晓丹

1月21日晚间,贝因美发布业绩修正公告,预计2017年度亏损8亿元到1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这份公告,包括公司副董事长何晓华在内的四位董事表示,无法保证公告信息的真实性,这引起市场广泛关注。公司第二大股东恒天然22日发布的声明称,“对于这个公告以及贝因美长期以来的业绩表示极度失望”。

实际上,这已经是贝因美连续第5年的第9份业绩预告修正了。受此影响,1月22日,贝因美股价以跌停报收,再次创下近一年来新低。从2013年营收61.2亿元,净利7.21亿元,到如今连续两年巨额亏损,贝因美如今境地不免令人唏嘘。

四董事不保证公告真实

1月21日晚间,贝因美公告修正公司2017年度业绩预告,预计全年亏损8亿元到10亿元,此前公告预计全年亏损3.5亿元到5亿元。

根据当日公告,向下大幅修正业绩的同时,公司的9名董事中,有4名董事无法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没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这4名董事分别为董事、副董事长何晓华、独立董事刘晓松、董事Johannes Gerardus Maria Priem和董事朱晓静。

其中,何晓华表示同意2017年度业绩预测向下修正,但由于截至目前公司管理层尚未提供有助于对业绩修正区间确认的相关资料,无法对修正后的2017年度业绩预测区间发表意见,不能保证公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刘晓松认为,公司2017年度业绩预测向下修正符合公司目前现状,但由于公司内部控制有效性方面可能存在重大风险,无法对修正后的2017年度业绩预测区间作出准确判断并发表意见,不能保证公告内容的真实、准确、完整。

此外,由贝因美第二大股东恒天然集团提名的两位董事Johannes Gerardus Maria Priem和朱晓静同意公司2017年度业绩预测应当向下修正,但由于以下原因:

(1)公司提供的部分信息和说法前后存在反复和差异,且未能合理解释原因,以及未及时完整回复董事关于公司运营和财务情况的问询;(2)公司多次发生业绩预测重大偏差,显示内控体系和财务管理存在缺陷,未能有效改善,致使董事无法对业绩修正公告中的业绩预估区间和修正原因作出准确判断。

因此,无法保证公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无法保证是否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

为探究背后真相,1月22日,记者前往贝因美位于杭州滨江区的总部实地采访,不过大楼接待人员表示,包括董秘在内的高管行程都有具体安排,所有采访需要提前预约。记者现场致电贝因美董秘办,但始终未能接通。

随后记者又将采访提纲发往公司董秘公开邮箱,并致电贝因美证代‬祝迪生。祝迪生表示,目前公司公开信息已有公告发布,其他事项因为已到下班时间,建议隔日致电了解。

1月22日晚间,贝因美连发两份公告,一份为《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问询函回复的公告》,另一份为《关于收到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文件的公告》。

值得注意的是,对贝因美回复深交所的公告,除何晓华外,其余前述三名董事仍然表示,不能保证公告内容真实、准确、完整,无法保证是否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而在另一份公告中,贝因美则表示,收到证监会浙江监管局关注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证监会浙江监管局提出了六个方面的问题,要求贝因美说明此次业绩预告修正公告中,公司有四名董事在分别阐述各自原因的基础上表示无法保证信息披露内容的真实、准确和完整的原因;业绩巨额预亏对公司未来生产经营可能造成的影响以及公司拟采取的应对措施等问题。

业绩变脸有四方面原因

对于导致2017年公司业绩出现巨大亏损,贝因美在前述对深交所的回复函中表示,主要是出于四方面原因:

一是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制“洗牌”效果未如预期般强烈;二是子公司订单变为亏损合同,减少了公司利润;三是市场竞争激烈使存货核销较原预期增加;四是应收账款回款未达预期。

此外,根据子公司和Darnum Dairy Products共同签署的《产品购买协议》规定,公司预期对其采购订单不足,预计执行该协议变为亏损合同,满足预计负债的确认条件,减少了公司利润;因市场竞争激烈效期较短的产品买赠及消费者促销受限,产品到期报废致使存货核销较原预期增加;应收账款回款未达预期,较预测的坏账准备增加而减少公司利润。

值得一提的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2013年半年报业绩预告开始,贝因美每年的业绩预告都要作出修正,这已经是连续第5年的第9份业绩预告修正了。在此次业绩预告修正中,多名董事都指出贝因美多次发生业绩预测重大偏差,显示内控体系和财务管理存在缺陷。

实际上,早在2017年半年报业绩预告修正时,贝因美就因为相应问题受到监管处罚。由于2017年半年报业绩预告修正时间太晚,公司月度合并报表显示2017年1~5月亏损3.29亿元,并且没有充分证据表明6月能扭亏,但是公司在4月底披露的业绩预告却为扭亏为盈。

除此之外,公司2017年半年度计提坏账准备大于预期,是影响业绩修正的主要原因,但是公司却并没有在修正公告中披露。

据澳华财经在线报道,作为贝因美的第二大股东,恒天然1月22日发布声明称:“我们对于这个公告以及贝因美长期以来的业绩表示极度失望。我们正在寻求包括贝因美2017年度业绩公告以及业绩预期下调更多的信息。我们会在我们即将发布的中期业绩报告中考虑我们此次投资的财务影响”。

同时,恒天然表示,其注意到公告中有四位贝因美董事对财务管理和真实业绩报告持保留意见,其中包括两名由恒天然提名的董事,Johannes Gerardus Maria Priem和朱晓静。

恒天然进一步称,“尽管贝因美最近的业绩如此,但我们与贝因美更广泛合作的战略逻辑仍然成立。我们很失望,贝因美没有最大化利用在奶粉注册新政下,最早获得注册资格的51个婴幼儿配方带来的机遇。可是,中国市场发展迅速,在5年之内,这个市场对于婴幼儿产品的需求将超过其他全球市场的总量,所以中国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潜力。”

备受争议的总承销模式

根据贝因美公告披露,自2017年8月3日首批公布行业“史上最严”的婴幼儿奶粉配方注册制89个注册配方,到2018年1月19日第38批注册信息的公布,已有国内外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的1040个配方完成了配方注册,其中贝因美凭借6家工厂拿下51个配方注册名额。

在获国家首批奶粉配方注册资格后,2017年8月7日起,贝因美便与上海育博、孕婴联、达维优加等7家公司签署承销大单,累计目标销售金额为36.8亿元。

贝因美在奶粉新政后推行的总承销模式区别以往的各级分销、区域分销,它是由一个总承销商将负责一两个产品品类在全国范围的渠道规划、营销推广。但是对于贝因美的总承销模式,行业内却备受争议。

据《新京报》此前报道,有大型乳企奶粉事业部负责人认为,这种承销模式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一是承销商同时代理几个品牌,不可能把资源集中起来只做贝因美;二是不排除承销商为开拓市场挖贝因美经销商墙脚的可能,即“贝因美杀贝因美”。

而母婴行业独立评论员年永威认为,贝因美抢得注册制“头注”对其来说是重回“头把交椅”的机会,但把这些稀缺品牌拱手交给承销商令人匪夷所思。

对此,贝因美此前回应表示,总承销商带来的是杂牌清退后的增量市场,原有市场依然掌握在公司经营团队手中,因覆盖的区域和渠道不同,不存在价格和促销等方面的冲突。

此外,公司还建立了总承销商品类管理协调机制,总承销品牌品类的推广和铺货方案要先报公司审核,方可实施。

谈及贝因美推行的这一模式,乳业专家宋亮表示,目前贝因美整个渠道比较混乱,而且营销团队相对而言也不是很好,推行总承销模式很大程度上让渠道放手一搏,这种做法优势在于能够迅速地起到一个激励作用,同时,能够让渠道有自由发挥的空间。从短期来看,这种模式可以有效地帮助贝因美解决产能和财务等方面的问题。

“奶粉新政”背后的新挑战

近日,有不少国产奶粉品牌纷纷盘点过去一年的业绩。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伊利奶粉2017年销量增长20%;君乐宝奶粉事业部总经理刘森淼此前也向媒体表示,2017年,君乐宝奶粉实现销售收入25亿元,同比增长108%;飞鹤的数据显示,2017年1月至12月初,飞鹤实现主营业务收入超过70亿元。

宋亮表示,奶粉新政实施之后,对很多获得注册配方的国产奶粉而言,迎来了红利时代,伊利、飞鹤等国产奶粉在2017年下半年表现出了较明显的增长,而且奶粉新政实施之后,也提振了国产奶粉的信心。

据中国新闻网此前报道,截至2018年1月11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共发布了36批配方注册,共有1000个奶粉配方获得注册,从通过奶粉新政审批的结果看,国产奶粉占比近80%。

中泰证券研报认为,行业整体产销量保持个位数增长,随着人均收入提升和龙头渠道下沉,三四线城市需求打开,有望显著扩容乳制品市场;随着注册制的落地,奶粉行业格局改善将为乳制品行业再添增长动力。

宋亮也表示,对贝因美而言,奶粉的市场信心也正在逐步恢复,但是市场的逐步恢复和贝因美当前面临的财务亏损以及内部矛盾如何化解,仍是一个大问题。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相比其他国产奶粉业绩上扬的趋势,此次贝因美下调业绩预期也是一个恶性循环的过程。前两年贝因美受假奶粉事件,对品牌的伤害和消费者信任影响比较大,最近几年品牌也一直处于调整期和恢复期。奶粉新政腾出了新的发展空间,也带来了新的红利,另一方面也带来了新的挑战。

朱丹蓬进一步称,随着奶粉新政的实施,很多国际大品牌以及国内此前主要聚焦一二线城市的大品牌,也纷纷把目光瞄准三四线市场,实现渠道下沉。

乳业专家王丁棉此前向记者表示,随着配方注册制的实施,各乳企手上的配方有限,不能再生产出更多的品牌奶粉,今后的生存取胜之道是靠以量取胜。而一二线市场已有了一个量的饱和度,再增量的可能性已很有限,唯有加重加大三四线市场去争夺客源。

对于这一情况,朱丹蓬认为贝因美此前主要卡位三四线市场,一些大品牌纷纷做三四线市场渠道下沉,对贝因美而言,这也意味着未来市场竞争很可能会加剧。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