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资讯 > 营销案例 > 霸王末路:成龙的代言魔咒
霸王末路:成龙的代言魔咒
2018-01-01 12:39:17 152

来源:创业家作者:白开水 孟雯

曾几何时,霸王集团随着娱乐明星成龙“duang,duang,duang”的洗发水广告造型闻名遐迩。大家可能都还记得,成龙为小霸王、爱多VCD、霸王洗发水等拍摄的一系列广告。但自从经历长达6年的致癌风波和近年的夫妻离心之后,这家公司的风光已不复当年。

霸王集团迎来了新一轮低谷。

11月27日,霸王集团(01338.HK)股价持续下跌,盘中进一步扩大,随后停牌。停牌前报0.197港元,跌30.88%,成交727万港元,最新总市值6.22亿港元。盘中跌至0.19港元,创历史新低。2009年霸王集团上市时,其股价触及最高位6.60港元。

导致这一低谷的原因,主要是该公司联合创始人万玉华女士拟上诉高等法院,要求法院把霸王国际的控股公司Fortune Station Limited清盘。

霸王集团由万玉华与丈夫陈启源在1988年联合创立,如今已历经近30年。曾几何时,霸王集团随着娱乐明星成龙“duang,duang,duang”的洗发水广告造型闻名遐迩。

那个年代,大家可能都还记得,成龙为小霸王、爱多VCD、霸王洗发水等拍摄的一系列广告。但自从经历长达6年的致癌风波和近年的夫妻离心之后,这家公司的风光已不复当年。创业家&i黑马,梳理了霸王从当年起家,到如今没落的全部过程。

成龙为霸王代言的广告图

“传奇”和“童话”

陈启源的发家史,颇具传奇色彩。

陈启源现为加拿大籍华人,祖籍广东罗定。创业家&i黑马在CBN对其乡亲的访谈中发现,陈氏族谱甚至可以追溯到1500年前的陈朝开国皇帝陈武帝霸先,陈氏后人迁移到罗定后,行医者众,“中药世家”的称号逐渐流传开来。

1928年,陈启源的爷爷陈琼芝成立了小型的手工作坊,主要密制养颜、乌发、养发用品。这一年前后,陈家人教乡邻用茶麸、防风、辣蓼、樟木等煲水洗头,治疗头蚤,由此中药养发之风盛行乡里。

1988年,作为“中药世家”第十九代传人,27岁的陈启源和23岁的夫人万玉华创建霸王公司,这也是现在的霸王集团的雏形。

陈启源与万玉华早在80年代初就相识了,他们的经历,在创业家&i黑马看来,可以形容为中药世家传人爱上高知技术才女的“童话故事”。

万玉华从华南农业大学植物遗传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中科院华南植物研究所任工程师。而陈启源当时是在从事杀虫剂的贸易业务。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万玉华认识了前来咨询专利项目拓展的陈启源。不久后,二人便陷入了热恋。

几经起落

陈启源与万玉华在相互交往中,逐渐将关注点放在植物研究所的植物洗涤剂方面。

80年代中期,他们承包了所里一个下属企业,类似今天的试验车间。二人合作的第一个项目是洗发护发产品——啤酒香波。在黄河以北,定价3元的啤酒香波一投入市场就反应良好,两人遂与研究所脱离。到90年代中期,陈启源夫妇已经完成霸王企业资本的原始积累,也遭遇了外资品牌的入侵,啤酒香波的历史宣告完结。

于是,霸王开始寻找新的利润增长极。

1997年,本土企业重庆奥妮以首乌洗发露实现年销售额数亿元。与此同时,万玉华老东家华南研究所刚好研究出中草药的植物洗发配方,霸王公司火速买下了这个专利,霸王果酸首乌、皂角首乌洗发露于1998年面世。

随后,霸王洗发露大手笔请来香港明星代言,打开知名度。同时,霸王还开始尝试当时内地日化厂商少见的终端销售,在卖场门口搞活动,而且以高返利、无需铺货等模式争取了珠三角的众多宝洁经销商,打开霸王的销路。

2001年,面对拉芳、舒蕾等竞争对手的异军突起,当时主管研发和营销的万玉华指导霸王推出“丽涛”系列对撼。但是由于市场环境以及推广方式的问题,“丽涛”系列出师不利。

一年后,霸王对业务进行整改,包括改换原有产品的包装、调整价格、推出新的广告片段,加大终端促销力度,上马牙膏等日化产品。

在接下来的2003~2004年,销售恢复起色的霸王在广州白云兴建四星级的霸王国际大酒店,由万玉华兼任酒店总裁。2005年,陈启源又拍板以外界传闻的1000多万元巨资,聘请成龙做产品代言人。成龙为其拍摄的电视广告,创业家&i黑马还记忆犹新,这也使得霸王的名声和业绩一起攀向高峰。

2009年7月3日,霸王以霸王国际(集团)(1338.HK)在香港联交所主板挂牌上市,掌门人陈启源和万玉华夫妇身价当日飙升至64亿港元,成为内地洗发水生产商首富。

陈启源和万玉华夫妇在霸王上市首日合影

致命一击

2010年7月,香港媒体《壹周刊》刊登了一篇有关霸王洗发水含致癌物的报道。

根该报道,当地机构对霸王旗下的中草药洗发露、首乌黑亮洗发露以及其生产的追风中草药洗发水进行了化验,这几款洗发水中均检出了含有二恶烷。

资料显示,二恶烷主要用做溶剂、乳化剂、去垢剂等,对皮肤、眼部和呼吸系统有刺激性,并可能对肝、肾和神经系统造成损害,急性中毒时,可能导致死亡。

万玉华回应上述媒体报道称,有关物质是在原料上出现,全行业大部分洗发水均有此物,含量少对人体无害。

创业家&i黑马获悉,在2016年,霸王已于控告《壹周刊》诽谤的官司中获得胜诉,并获对方赔偿约300万港元及支付80%讼费。

尽管如此,这篇报道仍然令霸王公司收入大跌并连年亏损:

2010年,霸王集团净亏损1.18亿元;

2011年,净亏损扩大至5.58亿元;

2012-2014年,霸王集团净亏损分别为5.19亿元、1.36亿元和1.15亿元。

直到2016年,霸王集团才终于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4370万元人民币。

然而,在这场官司持续的6年间,市场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直在生死线上挣扎的霸王错过了太多机会。

很典型的,随着互联网和电商的兴起,霸王原本拥有改变和升级传统终端大卖场销售方式的机会。

据了解,霸王集团之前主要靠终端大卖场促销,即大批的促销员面对面地跟顾客进行沟通、销售。在霸王集团发展最高峰的时候,光促销人员就有将近9000人,也就是说基本上全国的大卖场都有它的促销人员。但这种这种依靠终端促销员的销售方式已经有些“过时”,并且随着霸王集团的衰败,这一庞大的促销队伍也在逐渐减少中。

实际上,致癌风波不仅撼动了霸王的洗发水根基,也把霸王的凉茶副业拖下了水。

2010年4月,霸王集团曾顺公司“上市”之势推出霸王凉茶,并于同年6月在市面上销售,希望以此为契机打造大健康产业。为了推广霸王凉茶,霸王集团甚至又讲起了“中药世家”的故事。

然而,仅上市销售一个月,霸王凉茶就受到了洗发水致癌风波的牵连。

从2011年到2013年,霸王凉茶的销售收入几乎连年下滑。2011年,霸王凉茶实现销售收入1.67亿元。2012年,该业务仅实现营收1758.3万元,同比下降89.5%。到2013年上半年,霸王凉茶的收入进一步收窄,仅为79万元,同比下滑幅度达95%,经营亏损约为200万元。

时代周报报道称,截至2014年1月,霸王集团即已完全剥离凉茶业务。从上市到退市,霸王凉茶维持了仅仅不到四年时间。

“断臂自保”的霸王集团也在中期报告中坦言,集团决定将资源集中在经营洗发护发产品及护肤品方面,并计划沿用“中草药洗发护发”这一核心概念来推广霸王品牌。

“现在看来,凉茶业务就是霸王集团的一个败笔,从洗发水到凉茶的延伸跨度非常大,消费者很容易产生排斥心理。”日化专家冯建军分析称。

从官网来看,霸王现在专注在洗护领域。旗下4大洗护子品牌包括:霸王(主打“中药防脱”)、小霸王(面向婴童洗护)、追风(旨在解决年轻消费者的“祛屑止痒“等头皮头发健康问题)、以及本草堂(主打”中药养颜护肤“)。不过,创业家&i黑马发现,由其官网跳转的小霸王天猫商城无法打开。

雪上加霜

陈氏夫妻原来美好的“童话”故事,到后来也变了模样。

霸王内部员工曾透露,老板和老板娘的分工各有不同。老板陈启源在执掌企业的19年中,员工能见到他的机会并不多,但是他一直牢牢主导企业的战略发展以及资金运作。作为老板娘的万玉华,则主要负责产品研发、企业营销和市场管理。也就是说,陈启源和万玉华是一对“妻在台前,夫在幕后”的组合。

接近霸王的人士还透露,陈启源长年居住国外,广泛结交各行各业的朋友,为公司的发展铺路,很久才回来一次。不过,这些都能得到妻子万玉华的理解。

但这种高度默契和配合的状态终于还是被打破了。据信报报道,陈启源及万玉华夫妇自2015年初分居后,双方争执不断升温。

陈启源曾上诉香港高等法院,指他与万玉华一直以夫妻身份一同投资,投资各占一半。而万玉华坚持以个人名义出售两人于2010年购入位于香港土瓜湾的“半山壹号”的两个单位,虽然两单位均以被告一人作为登记业主,但购入该两个单位和供楼的款项都来自两人的联名户口。陈对此不满,夫妻二人便对簿公堂。

今年4月,陈启源再次入禀高等法院,意图禁止万玉华出售何文田(香港九龙的一处住宅区)豪宅。

万玉华则称,她曾两度遭陈启源暴力对待,并遭到财政封锁,无法出售名下物业。她曾经向丈夫提出分配不足5%的资产,但遭到拒绝。

2015年12月,万玉华卸任霸王的执行董事、首席执行官、以及董事会薪酬委员会成员,由儿子陈正鹤继任。

万玉华表示,她向儿子透露过清盘一事,并希望通过法律程序将控股公司清盘,变卖控股公司的资产,以分配予股东。对于近日公司股价急挫及停牌,她表示对股东深感抱歉,但觉得非法、违法的事应公平公正处理,对上市公司才是好事。

创业家&i黑马查阅霸王集团2017年中期报告显示,Fortune Station持有霸王国际60.12%股权;其中,陈启源及万玉华分别持有25.72%及24.71%股权,万玉华18岁以下的六位子女所持有的Heroic Hour则持其余49.57%。

万玉华在12月27日的记者会上还透露,她自霸王国际上市程序开始,一直担当霸王国际决策人角色,直至现在仍保留控股公司董事一职,理应拥有控股公司的决策权。

但2016年9月22日,曾有人伪造一份万玉华的董事辞职信,以及一份控股公司的董事会同意决议通过接纳该辞职信,意图把万玉华排除于控股公司管理阶层外。其后,万玉华称,在2017年1月24日,她不知情的情况下,控股公司增发19657股新股给Heroic Hour Limited,令万玉华在控股公司的股权被稀释。万玉华认为,这对她于控股公司的决策权及应占公司的收益,产生了极为不公平的损害。

根据霸王集团公关人员给媒体发的陈启源最新个人声明,陈启源与万玉华现正办理离婚手续。

陈启源声明截图

各自何去何从?

万玉华从霸王卸任时是50岁。

但万玉华会和普通人一样,安心退休在家带孙子吗?别忘了,一直以来贴在万玉华身上的两个性格标签是“低调”(对外)和 “霸道”(对工作)。

万玉华早有另立山头之意。根据霸王集团发布的公告,万玉华辞任的原因是“考虑可能开展其他与公司及其附属公司的非竞争业务”。

果然,淡出大众视野大半年后,万玉华携新项目再次“出山”了。记者获悉,2016年9月,小小世界全球购大健康O2O首家体验店在广州白云绿地中心营业,而万玉华也出席了现场,身份是小小世界集团创始人、董事长;2017年8月,万玉华又代表小小世界集团以500万元投资了“搜猴国际时尚白领装智能商店”的天使轮。

小小世界集团官网介绍显示,它想做一个融合新零售、新金融、新科技、新大数据、新城市的生态圈平台,目前旗下拥有健康管理、资产管理、服饰设计、电商等13家相关公司。

另一方面,尽管霸王国际发言人称,陈启源和万玉华离婚的事情对于公司运营来讲没有任何影响,但霸王仍然在下坡路上一路滑行。

霸王集团当年的招股书显示,2008年霸王的营业额超过14.11亿元人民币。而9年后,2017年霸王集团年中业绩报告公告则显示,霸王今年上半年的总营业收入仅为1.071亿元人民币。

结语

霸王的没落,或许意味着,一个创业“传奇”和一个夫妻档爱情“童话”两个故事的同时破灭。尽管这个“传奇”打赢了官司,证明自己曾经是被冤枉的,但这件事对于霸王的打击,却几乎是毁灭性的。

而且,这两个故事的破灭,就像多米诺骨牌,引起了连锁反应:霸王的营销跟不上趟了,竞品的冲击也挡不了了,副业也做不好了……

对于和霸王类似的众多家族式创业中小企业而言,创业家&i黑马认为,或许可以从中吸取两个教训:一是在做好产品和服务的同时,也要随时准备危机公关;二是,对于家族公众企业而言,家事还是尽量私了的好。如果还有第三,那就是,在请成龙代言这件事上,千万要慎重。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