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靠3分钱的色情小卡片,这个行业收入秒翻1000倍!

Sue 20天前 0 营销案例

摘要:每当城市的夜幕降临后,他们就出动了。

每当城市的夜幕降临后,他们就出动了。

驾着电动车,手腕以精准的力道翻转,云淡风轻间无数小卡片被牢牢安插在车窗和一切能插入的地方。剩下的随手撒在空中,矫健地从城管眼皮子底下吹着口哨绝尘而去。

除此以外,他们还在出没在各大平价或者高级酒店。可能前一秒你还沉浸在孤独的中央套中,下一秒你就拥有了一地的小卡片。

这群发起广告卡片跟小李飞刀一样,从环城立交桥一路能射到酒店男厕所的人,和他们手里的那些卡片,就是今天的主角。

成本不到两毛的卡片,背后却是等着大宰一笔的恶狼。不管你承不承认,现在酒店卡片背后的链条,黑的远远超出你想象:暴力、性、财,赌的就是人心里的那一个痒字。

整个利益链被扒

没有最黑,只有更黑

要说住酒店没收过几张小卡片,那你一定是被上天抛弃了。不仅如此,如果你独住一间,每天晚上肯定准时有陌生女人打你电话:哥哥一个人寂不寂寞?

这一天好几拨的卡片是哪来的呢?门背后那双手又是谁的?对方怎么知道你是一个人呢?这么细思极恐的事,创哥绝壁要来扒一扒。

3分钱成本的印刷党,有钱不赚非好汉

很多人都认为,画面这么赤裸的卡片一定是某个底下窝点悄悄印的,其实不然。印刷店就能接这活儿。

技术含量几乎为零的设计,粗糙的用料。很多商家表示,只要不存在明显的涉黄和招嫖字眼,尽管拿来印,还包设计。

这些卡片为了吊人上钩也是用尽了心思:有能“提供正规发票”的,有表面看上去像百元大钞的,一旦翻看,直击灵魂。

要知道,这色情小卡片基本都是十几万份起印,每张成本不超过五分钱,回报却超过一千多倍。在如此巨大利益驱使下,接活的自然不在少数,其中就包括不乏正规的印刷厂家。

网上一搜新闻,铺天盖地。

小李飞刀发卡党,哥发的是寂寞

印刷完毕后,就轮到发卡片的登场了。但这些人大多往往只是这个行业最底层的人员,几十到百元一天,按天外包。

一般下午5时至晚9时,就是他们出没的高峰,一波连着一波,绵密不断。

而接这种兼职的,居然大多数是未成年人。这群人多半从小不学好,一部分进了赌场和会所看堂,混的差的就去发小卡片。

然而雇主并不和他们透露团伙的信息,这样即便被抓,警方也很难问出什么来。况且未成年人最多也就进去教育几天,出来后就和没事人一样。

不光如此,发卡片的团伙之间还会互相争抢地盘,在酒店监视器的视觉死角里,发生过不少暴力斗殴事件,流血了地盘才能保住。

去年“女生北京酒店遭袭击”事件一出来就有人说:该男子为卖淫团伙成员,错将受害女生当成前来抢生意的失足女。出于维护自己团伙利益暴打女生。

之前就有这样的新闻

永远摸不清底细的招嫖党,只能我玩儿你

有经验的小伙伴都知道,卡片上印的只是一个临时号码。接电话是中间商,行话叫司机。联系卖淫女、酒店和鸡头三方,同时接送、监控小姐。

而一个房间不同卡片的十几个手机号背后都是同一个老板。每天只要接接电话,就能躺着收钱。这样的厉害角色,不仅警察见不到,大多小姐也见不到。

就算现场抓包,顺着关系链往上摸,到了管理层就断掉。新闻所说的一锅端,真的能端掉?

老板横成这样,底下人有多叼?警车上都敢给你插卡片。

然而小卡片上的电话简直就是地狱热线。小姐先是称自己已经到了楼下,要对方发红包以示诚意。等收到钱直接删除拉黑,很多人小姐都没见到就白白亏了钱。

其次,不管你要的是哪种,其实都是同一个掉着粉底的大妈等着你。

更有甚者,演一出仙人跳。一旦进圈套,同伙出面佯装捉奸,招嫖成了把柄,敲诈的你内裤都不剩。看过《后会无期》的应该都不会陌生这一招。

这么算一下,如果一个酒店一个晚上有10次进房服务,照800元一次计算,提供服务者和组织者五五分账(组织者一般会拿更多),组织者一年下来最起码能赚150万。

各大酒店神助功

互相勾结,要啥良心

不得不说地是,上面的链条想要完成闭环,都少不了酒店这个场景。

不少酒店方宣称对于发卡片的,由于人手不够不能专门去查。但微博上很多人爆料,明明安装了电梯的门禁系统,后门却明晃晃的开着,来去自如。

这样的串通,在当年的东莞根本不是秘密。关系好的,一包烟就能解决问题。

近年来,经济型酒店扩张过速,有的加盟店本都回不来,于是“钟点房”林立,“卡片党”猖狂。

部分酒店从业人员和卡片党背后的同伙,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否则客人的信息怎么被掌握的一清二楚?怎么回来的时候没人跟着,一进房间外面就塞卡片?怎么只有独住的人有“推销”电话?

新京报某记者在一次暗访中发现,拨打卡片上的电话,小姐不到几分钟就能到门口。一楼蹲守的同伴根本没见有人登记进电梯,极有可能是包了酒店的长期住房。

国家旅游局旅游规划专家王兴斌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承认了这种现象的存在。

其实这根本就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中国最早的酒店都有桑拿部,酒店往往将它承包给社会上的个人经营。

在签下高额的承包费或者租金前,双方都有一条隐性行规,那就是酒店经营方要提供入住客人的信息,以便桑拿部精准有效的推销色情服务。

桔子水晶酒店CEO吴海曾说:“发黄色小卡片只是表象,实际反映出的是色情行业从明娼到暗娼的销售渠道,只要这个渠道在,大规模的组织卖淫嫖娼就一定在。”

自己给自己挖坑

这是社会最大的报复

写到这,每一个环节都在拷问着创哥,该怪谁?

有人呼吁,酒店的客房本事私人场所,在酒店发放小卡片应被明确定罪。国家更应加大执法力度,打击小卡片背后的利益链条。

而立法程序道阻且长,难解燃眉之急。

这一切都像是消费社会下的报复。赚钱的为利所趋,掏钱的换着法子享乐。陷阱到处都是,可是每一环的人眼里都只容得下快感。

我们什么都改变不了,只能自救。不作死就不会死,不入圈套就不会被骗。不管对人对事,对最大的反抗就是竭尽所能的忽视。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